致读者

辞旧迎新 迎接2021年

付明泉
2020年12月30日

再有一天,我们将告别2020年,迎来2021年。2020年,是怎样的一年?经历的所有的世人,都不能忘记2020年,在21世纪的前20年,还算风平浪静,忽然的2020年,让世界陷入一场疫情的风暴。美国前总统威廉克林顿曾经在国会报告中说,“我们在书中读到历史,而我们今天的所作的一切将是我们孩子们所读到的历史。”   那么2020年无疑将成为历史沉重的加重的一年。

人类在浩瀚的宇宙星河的空间和至今人类认为无起无终的时间中,无疑是太渺小, 而每一代人都如囚徒,被困于时间轴上和时间的牢狱中,不能穿越过去,不能提前游曳于未来,只能困于当下,每一代人,每个人,都和他所处的时代紧紧绑定在一起,在时间上,完全没有任何自由可言。那么2020年则让人感受到受困于时间和空间的双重枷锁。

如果说有期盼,那么大概大部分今天的世人都希望2021年我们能自由的呼吸,自由的旅行,自由的交谈,自由的聚会,看不到,摸不到,在健康时感不到的病毒,在2020年彻底让人们失去了这些自由。新冠病毒完全如一场世界的大战,和人类激战亚洲,血战欧洲,登陆非洲,沦陷澳洲,屠戮美洲,连南极洲也在2020年12月最后沦陷,人类在和这场病毒的战斗中,几乎在2020年写下了历史最悲惨的一页。在病毒面前,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所有的原子武器,刀枪剑戟,棍棒绳索,人工智能,生物医药,似乎都黯然失色,毫无作用。人能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却对这看不到摸不到的病毒无法精准消灭。

好在,我们看到了一丝曙光,疫苗和各国政府的努力行动力。丝丝曙光逐步扩大,如朝阳喷薄预出,似乎给人们带来很大的希望,但是这种运输保存的困难,这种普及的速度和病毒的感染比起来,又让人感觉到一丝绝望的气息。而第一次,人们感觉到自由和纪律的辩证关系,在病毒前,一切自由,都成了不自由,如果你坚持野马奔驰的自由,聚会无防护,对病毒视而不见的自由,那么病毒就会攻陷一个又一个社区,正如德国哲学家康德所言,“自由并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不想做什么就能不做什么。”,我们可以想去聚会就去聚会,想不戴口罩就任性,可以自由到对病毒视而不见,但是我们却不能做到不想染病就不染病,不想社区爆发,就不爆发,这正说明了自由的真正含义。

林觉民说,“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疾病可以死,天下无时无地不可以死。” 人类在自然和苍穹面前,是如此的卑微和渺小,尽管我们可以号称人类的智慧可以“人定胜天”,但是真正的灾难来临时,这些豪言壮语瞬间就脆弱的如同狂风中一页薄薄的蜻蜓的翅膀,既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也不能成为真正的避风神针。这时,才能理解人类为何在古代和今天依然会相信神的力量,佛陀的无量无边,因为人类,凡人,终究太渺小。

活在当下,是我们最常说的几个字,是人类对大自然和灾难的一种无奈,但是在这个宇宙中,没有什么退路,不是妥协就可以生存,不是哭泣就可以解决问题,不是软弱就可以面对残酷的自然法则,只有战斗和面对,当然,战斗不意味着人类一定会赢得胜利,尽管这是我们最期盼的。

无论如何,让我们迎接2021年的曙光,如果宿命和有神论,我们希望自然和宇宙法则能倾向于人类的一面,当然,希望这不是因为人类道德的堕落,导致自然超自然力的惩罚,不是圣经中终极审判的到来,不是佛教中成、住、坏、空的轮回的最后一劫,希望明天的太阳依旧耀眼,依旧精彩绝伦,希望病毒消亡,希望人类在发展的路上战胜这个灾难,当然,希望人类也能检点和改正自己,让伟大的人类道德法则占有至高无上的祭坛,追求崇高,追求道德的终极梦想,发展灿烂的未来人类的文明。让我们借用伟大的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的名篇的诗句迎接2021,那就是:“但愿太阳永在,但愿黑暗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