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分析 (一) 左右之争

社会分析 (一) 左右之争

付明泉

全世界一直存在左派和右派。在西方,左派思潮主张平权,男女平等,同情弱者,种族平等。右派往往主张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坚持一定的强者弱者的丛林法则。而在中国近代,左派则是指坚持毛泽东思想和纯粹社会主义的均贫富,国有和民族主义。右派则主张私有财产一定贫富差距,,平等,自由,民主,和西方接轨,在西方左派和右派之间的的一个混合体。在毛泽东时代,左派是牢牢执政,因而一切右派思潮,都被视为资产阶级走资派,视为劳动人民的死敌,是让中国人重新受剥削吃二遍苦的资产阶级代理人。

曾经有一段毛泽东和邓小平之间有案可查的谈话,毛泽东对邓小平说,“小平,你也有个窝(家), 政府干部把你的窝端掉了,没个理由,没个赔偿,你会不会闹一闹,所以强制拆迁是行不通的”。而左派领袖之一,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张春桥被逮捕后一言不发,有个传言是张春桥说过的唯一一句话是,“我看不到你们(右派)的灭亡,但是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堕落”。 这话不论是不是张春桥真正说过,不过,确实代表了左派对右派的鄙夷态度,因为左派认为自己才是引领中国几千年之大变局,改天换地的代表人民的思想者和执行者; 而右派不过是奴颜婢膝的软骨头,或者说是一群没有理想的,搞封建等级制度的旧官僚和买办阶级。

邓小平南巡说,“中国穷了几千年了”, 这显然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如果这样,西方的华人不会引以自豪叫唐人街,大唐盛世,康乾盛世,甚至秦皇汉武,哪怕偏安一方的赵宋王朝,都不能算是穷,甚至是富裕的厉害。江南的繁荣也不是说说的,老百姓并不是一直几千年都在战乱和穷困之中的。邓小平更准确的表达是,我下台这几年,搞运动没搞经济建设,让中国穷了几年,但是也不全对,因为中国在1949年到1978年的30年确实建设成了全面的工业国基础,而且发展了两弹一星,所以前三十年也不是一无是处。以邓小平为首的右派模式正是在左派的基础上进行了改革开放政策,所以否定前面,就如吃了9个馅饼,饱了,就后悔吃了前面8个一样。

从1949年开始,以毛泽东为领导的左派确实折腾了30年,这30年是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虽然当时心系亚非拉,但是普通人是没机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的,哪怕那些亚非拉的穷苦国家。而高层的很多行为都是如铁桶和铁幕,普通人是不了解不知道的,知道今天反对美帝国主义,明天就邀请了大鼻子的尼克松和他魅力的夫人访华了,宣传中美友好了。今天还和斯大林友好,明天知道赫鲁晓夫不是个好东西。今天说,苏联老大哥,苏联老大嫂,明天就成了“苏联老大哥,拉个大破车,苏联老大嫂,戴块破手表”。总之,一切都是高层领袖的翻云覆雨,普通人只是跟随高歌。

当风水轮流转,邓小平上台后,开始了右派掌权的时代,对内改革,对外开放,一切松绑,承认个体差异,承认私有财产,保护私有财产,普通人有机会走出海外看看亚非拉的贫困和发达国家的富有。但是在权力的绝对诱惑下,市场和计划经济两套制度下,特权阶级形成了,毛泽东比较担心的一个富有的特权阶级显然形成了,而且特的超特,远远超越了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更超越了小贪小占,从几万到几十万到几亿到几十亿,富人和特权阶层的奢华让普通人无法想象和无法构想。但是好在普通民众要求不高,只要不挨饿,只要不受冻,温饱之下,就已经足以,所以右在中国从1978年以后接近40年都畅行无阻,得到了社会各个阶层的拥护,人们在现有制度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中国人的创造性得到了极大的展示,城管,公安,税务,海关,纪检,政府,都各有自己的办法,小则安排亲属工作,大到占有一些国家资产,在这个过程中,依附于权力阶层的中国商人阶层开始形成,可以说,中国的商人,如果想做到,不和政府和官员打交道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纯洁无瑕的商人阶层并不存在,当然,这个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只是形式不同,而且因为中国宣扬为人民服务,就让这个显得更加刺眼和醒目。

左派是理想主义的,希望以最少的特权(而不是特富)阶层保持其他全部人的均贫富。而右派是现实主义的,但是所谓大家一起闷声发大财也是一个伪概念,只有权力拥有者才能闷声发大财,小商小贩工人农民和普通知识分子如何能闷声发大财?所以两者虽然都有缺点,但是左派的缺点是以权力划分了奴隶和奴隶主阶层,而右派则试图以财富划分两个阶层,虽然也是以权力为核心和基础。而中国的左派和右派在保持权力上,则是出奇的一致意见,因为只有权力才能保证财富的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