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观

我的人生观

付明泉

人们常说人生观,人生观在书本中有很多标准的定义。但是通俗的讲就是人对人的生活的一生的基本看法,包括奋斗,努力,休闲,娱乐的基本看法和理念。在世界观人生观和爱情观中,人生观显然是非常重要的甚至最重要的一个观念。因为在生活中,在人生中,所有世间的人都不是观众,都是参与者,生活没有观众,这也说明每个人不论是不是愿意,儿童跟随父母监护人的世界观,而对于一个成人,他或者她必须有自己的人生观。

人生观有很多种,享乐主义的,依赖的,奋斗的,随遇而安的,随波逐流的,无所作为的,认为人生苦短的为所欲为的,也有很极端的,爽一把就死的,爱我所爱的。我的本文不是科研历史论述,就不一一列举了。我只是想写写我的人生观,大概也会提到这些概念。

青少年的人生观还没有形成,甚至可以说即使有,也是不完全的人生观。中国古代孔子讲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我正好在不惑和知天命的之间。大概现在社会信息量太多,很多事情比古代复杂,所以人很难感知自己可以四十不惑,五十真的知天命。但是这个概念和定义大概还是有道理的。德国哲学家康德曾经说,“智慧的人在40岁左右应该能有对自己行为的自我反思能力,而在50岁后能总结前面所有自己犯过的错误。” 大概说的是和孔子相似的意思。那么显然这个年龄,经历了童年,少年,青年,中年,都有了自己的人生观。

首先,就是追求。我一直认可人生要有所追求。这个追求当然是积极的,向上的,有利于人生的积极的一面,比如健康,比如精神的充实,比如自我的提升,比如视野的开阔,包括父母对孩子教育看护养护监护的追求,比如以家庭为中心的爱家人为中心的追求。这些追求是积极的而不是消沉和相反的。所以在电子游戏和读书之间,我更倾向于后者的自我的提升和积极性。虽然前者的辩护者会说电子游戏有利身心健康,有利防止老年痴呆,锻炼思维力,有利于培养团队合作等等。但是因为本文是我的人生观,我只能说我认为这种负面东西更多些,比如浪费时间,浪费眼力,很多是程序的限定的重复性的消减性工作,人更多是参与到代码的设定中(这个大概和我职业计算机科学和软件工程有关)我认为至少在提升人生上弊大于利。在积极的追求中,不存在非要求同,这个追求不是消遣,不仅仅是旁观和浅表的参与,而是深度的参与,比如商业追求,比如政治追求,学术追求,知识追求,智慧追求,教育追求,艺术追求,而这个追求本身是要谋生和经济有关,又不是完全的钱的追求。当然,仅仅追求赚钱,不论做什么,也是一种追求。但是不能认为追求赚钱包含我前面所说的一切追求。对我来说,我的人生观的第一项,我是很认可追求的,我也努力实施我的追求,从教育到我的深度的智慧提升的追求,在生活中,就是学术领域的追求,教育的追求以及部分的政治追求。我觉得没了这些追求,人生就丧失了根本的灵魂的东西,这是人生活着,除了存在和健康,最重要的内心和核心所在,没了这些,就如人丧失了灵魂。

第二,就是健康,放在第二点,并不是说健康是处于第二位,健康永运是处于第一位的,只是在人生观的讨论中,我肯定默认都是活着的人,完全丧失了健康和接近死亡,就谈不上了什么人生观。而在病痛折磨和严重疾病的人,大概很多事完全是考虑如何活着。所谓生病前有100个追求,生病后就一个追求就是活着。所以健康自然是重要的,而且是首要的,所以在人生观中,如果你还在健康中,肯定包括着如何努力保持自己更好的健康状态,所谓健康是生命的根本的1.所以我的人生观,一直信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把身体搞垮的拼命追求争强好胜的获得人生更多奖牌,不是我的人生观。我一直觉得只有会休息的人才能更会工作,会偷懒的人才能更好的发力。所以休息不是为了懒惰,休闲不代表没有追求,正如快并不代表效率一样,所以人生更像马拉松,而不是2岁会唱歌剧,三岁就能登台表演,我一直不欣赏这些东西,速成的东西不符合生命的本质,除了极少量天才,有得必有失,耗费太大的人生必然以很早的凋零而结束。

第三,要精彩。我一直觉得追求人生的精彩和复杂并不矛盾。有人说我喜欢简单的人生。只能说他很幸运,或者他的人生很有机缘。并不代表完全个人能力就能简单和复杂的人生,换句话说,人生的简单和复杂,人生的迭荡起伏甚至不是你自己完全可以选择,不是你可以完全掌控的,简单和复杂的人生这不是一个选择题。每个人的人生就如一个函数,你的人生观可以去规范和试图塑造这个函数,但是又不是你完全可以控制,不是说你有了一个人生观,就一定形成一个人生的路途,就一定是简单的或者复杂的,依然是千变万化的。另一点说,人生的精彩与否和简单复杂并不是一个正比的逻辑关系。你的人生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精彩,你的人生可以很复杂,依然可以很无趣。生活不是戏剧,尽管很多生活本身的起伏远比艺术化的戏剧精彩,但是生活中,没人为了追求一个剧情而去生活,我们的人生需要存在平静和平和中获得精彩,戏剧和电影需要在爆炸中和生死相伴中获得刺激,这是完全不同的追求和理念。而对我来说,不论简单还是复杂,我更希望我的人生精彩,有更多地收获,更多地对生命的理解,有更多地体验和更好的思考,这和第一点的追求息息相关,当然,是在不影响第二点保持健康的休息的基础上。

第四,要自强不息。我一直觉得人生根本是个自强不息的过程。自强不息不代表你可以不求人帮助,不代表你永远不能有一段处于低谷的依赖了他人。但是你可以一段时间不得不依赖,所谓小时候依赖父母,出门靠朋友亲友。但是你不能一直依赖。所谓古人讲的救急不救穷。人生本质是个自立的过程,这个自立当然不排斥男耕女织这种分工的差异,也不排斥一方工作一方照顾家庭和孩子的分工不同的差异。上天登月是劳动,挖矿耕地是劳动,照顾好孩子也是劳动。而劳动应该是生活和人生的主旋律,在保持健康,学会休息和适当的娱乐同时,必须保持劳动的持续和劳作不息。这并不是人喜欢劳动,而是劳动是我们生活和存在的必须。我的人生观一直信奉“一生之计在于勤”。圣经上也说,“勤劳让人富足,而懒惰让人贫寒”。又说,孩子,蜜蜂尚知辛苦的劳动,你怎么可以停息。也有民间说,生活就是干活。这大概也充分说明了生命和人生的过程,是勤劳奋斗不断自强不息的过程。中国讲君子,讲提升品行,讲人生,而易经的第一篇开篇就有“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这更深刻的阐明了这个过程。你可以说我这段没有能力,依赖了父母,依赖了亲友,依赖了朋友,但是你必须保持一个自强不息的精神,这个是我融入我的人生观的深刻的内涵中,我一直觉得只有这样,我才能不丧失我自己,完全的依赖,意味着一种残疾和深度和病态,这种病态和残疾,不能保持一个独立的人格,自强和自我坚强的独立,是一个人的维持独立的人生不可或缺的基础。

第五,是自我和他人的平衡,换句话说,是获得和宽容的平衡。 一个人完全站在他人的角度看问题是不客观,也是不现实的,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 而生活中,我不是你,你怎么可以要求我无私到忘记我自己,而完全去考虑你的角度你的人生?所谓我相信佛教的静心和修养,唯独无法理解所谓的无我,我觉得佛教的真正的内很反而是念念不忘“我的修养”“我的提升”“我的达观””我的宽容”,怎么可能说忘我?
另一个角度,人生必须考虑他人,就如古希腊哲学家之诺所说:“我不为了我自己考虑,谁能为了我呢?但是我只是为了我自己,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这正如有时被盛待是一种快乐,有时去招待也是一种快乐,有时你获得是一种快乐,有时你付出也是一种快乐。就如父母看到孩子健康成长,付出再多辛劳和金钱也开心。而看到老人能老有所养,你也会为自己的付出和还有财力体力能尽孝而高兴。所以获得是快乐,付出也是快乐,而人生斤斤计较于自我的得失是快乐,但是帮助宽容朋友和亲人甚至全社会也是一种快乐。正如法国哲学家伏尔泰的那句名言“学会宽容吧,这是人类的最高美德”。只能说在付出和获得,自我愉悦获得和付出宽容之间,我还在学习,但是我信奉这是很多人都明白和追求的,不是一个人意识和付出。人要首先承认人的自我满足和自我角度看问题,动辄扣上一个自私的帽子,好像自己就是无私的人,是不符合人生的基本逻辑的。有些人就是这样,比如一些贪官,要求他人不贪,自己贪,这是典型的双重标准,你要求别人无私前,呵斥他人自私前,说他人不宽容前,首先应该思考,自己是不是宽容,自己是不是无私,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都不愿意和没有做到的事情,不要求别人。 我一直觉得人可以不要求自己也不要求他人,也可以要求自己不要求他人,但是不能只要求他人不要求自己。这是我的人生观的一部分。

第六。中庸。我一直觉得中国孔子讲的中庸之道是人生的精髓。所谓不偏不倚中庸之道。而孔子又说中庸是最难的。所谓中庸,我的理解就是做事情不偏激,不极端,不过分。不论是对朋友,对夫妻,对父母,对孩子,都能做到理解在孩子教育上,父母朋友夫妻思想上,不存在极端。有些教育孩子的虎妈我是不赞同的,姑且不说她妈妈对她那样她能否接受,不要求自己就要求别人,就说那种方式也是错误的(在我看来,再次强调,我的本文是我的人生观,不是辩驳真理的人生观,酒鬼赌徒都有自己的人生观)是违背中庸之道的。而我一直希望自己,也努力要求自己能够以一种纯粹的理性看待很多问题,虽不能至,一直调整努力为之。我信奉康德的话“一个明哲的人,就是理性的(而不是在激情情欲的蛊惑下)做出明智判断的人”。

第七。我信奉现代科学。尽管我也相信宗教,艺术,神秘主义,传统医学很多对人的身心健康,对人的思想寄托,对未知领域有很好的解释,但是我始终还是相信可重复的,以现代物理学和现代数学为基础的逻辑和实验科学,可重复,可比较,可论证,可证明和可普遍解释的现代科学理论。

我从来不觉得世界有什么活着的圣人(死去的圣人往往是经过了美化和加工的宣传),也不觉得自己可以修炼成什么圣人,也从不是希望谁崇拜和膜拜我,我一直觉得希望被崇拜本身就是一个严重的心理疾病,但是我喜欢被赞美,喜欢被适度的承认和鼓励,喜欢被人欣赏,也喜欢偶尔成为一个舞台的主角,我想这可能也是很多人的童心延续和人生的一部分。人生就是一个过程,两边都是无尽的黑暗,只有中间这一段的亮光,随波逐流,浪费光阴(当然这个不同人不同理解),随遇而安,浑浑噩噩,喝酒癫狂,恃才傲物,纸醉金迷,这都不是我的人生观。我一直也不追求那种极端的富有,极端的奢华,极端的高洁,极端的无私。我也信奉“太完美的东西不属于人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自己的优点,或者说自己的特点,完全否定这点,不是一个科学的态度。而我们不是粗暴的指责别人的人生,如果你不是一个人去苦修,那么但是对于夫妻,家人,孩子,因为对方的生活和人生观影响我们的生活,我们就不能熟视无睹,必须协调,必须妥协,必须双方商量和沟通,不然,我们的人生依旧会是痛苦甚至是噩梦。

我一直觉得是人就有喜怒哀乐,是人就有爱恨情仇,就有对性,对爱,对吃饱穿暖赞美承认甚至玩乐休闲都有基本需求,除了神和圣人,我也不例外,所以要求我成为圣人和神仙,不现实,也不是我的人生观。

人生观是个复杂的难以描述的题目,我努力写下上文,对关心我的家人和朋友,或者也思考过人生观的读者和朋友,也许有兴趣可以读完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