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落寞的黄昏和噩梦 阿富汗无解 (写于2021年8月27日)

帝国落寞的黄昏和噩梦 阿富汗无解

付明泉

阿富汗机场发生了一场血腥的自杀袭击,就连最亲美国的盟友们和赞美乔拜登的美国媒体也不得不发出了痛苦的哀鸣。阿富尔,名副其实的帝国的噩梦,再次成了一个无解的难题。

如果说德国大数学家大卫希尔伯特提出的23个问题,还有哥德尔这样的天才可以解答一个,那么阿富汗这样的题目,可以说帝国无解。前世界二霸主之一的强大的苏联曾经入侵阿富汗,试图控制这个国家和书写苏联的地缘政治。可惜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以苏联的惨败而告终,甚至最后武器落入阿富汗之手,还要用重金买回来。毫不夸张说,阿富汗战争几乎是拖垮苏联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么今天的美利坚合众国如何呢?

当年的911事件,就是纽约双子大厦被本拉登部下的劫持飞机撞击坍塌后,美国乔治布什开始对阿富汗进行打击,可以说这是一个价值千万的导弹摧毁一个几元钱帐篷,一个导弹摧毁一个无人山洞的不对等战争。但是为了御敌于国门之外,布什政府下了大力气。当然也不忘记后来顺手把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也灭了。之后美国开始长达二十年,从布什政府,奥巴马政府,川普政府到拜登政府的对阿富汗的控制。扶植起了亲美的政权,这个内陆国家,比邻俄罗斯和中国,可以完全很好的形成美国的地缘政治良好格局。

然而如孙子所说,战争,哪怕驻扎的战争,也要和塔利班周旋,可谓日费千金,美国投入百亿美金训练招募志愿军,进行情报战,训练扶植的阿富汗政府,以为撤军后,可以坦然享受依旧的和平。然而塔利班势如破竹,战必胜攻必取,阿富汗政府军丢盔弃甲,最重要的事连战斗的意志都没有。最后的情景全世界都看到了,美国连使馆人员都撤退不及,本来预备的平安潇洒的撤退,不仅没有一个华丽的身影,甚至连一个体面的尊严都没有保存。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打击很久的伊斯兰国复活了,这个极端激进的组织,再次以绝对的自杀袭击,信仰第一的方式,让美国军人死伤十四人,这些美国军人估计朝思暮想的等待着最后安全的撤军,和家人相聚,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妻子儿女丈夫在等待他(她)们,然后瞬间,他们再也不能回到美国家乡。

拜登在阿富汗的撤军失败了,不论他如何站在镁光灯下振振有词的狡辩,不论他的声调多么依旧保持着磁性的中音,但是美国军人死去了,美国如同战败,帝国的尊严当然无存,毫不夸张的说,这场溃败如同珍珠港一样,不同的是,前者是被敌人偷袭,这次是自己主动计划了一年多,历经两任政府,就落得如此凄惨的结局。

在政治正确的口号中,没人说拜登决策是不是和他的老人政治的历史错觉有关,思想落伍了,还是灵光依旧,在国会民主党人的强力支持下,没人说拜登失败了,但是拜登确实失败了,败得一塌糊涂,拜的天昏地暗,败得把前一段好不容易拉拢扶持的西方同盟兄弟都灰心丧气了,败得全世界都看不下去了。

阿富汗的战事,证明了一个真理,那就是任何一个民族纠纷,民族内部事物,都是盘根错节,极端复杂的。也证明了孙子那句名言,不战而屈人之兵,永远是上策,大兵一动,日费千金,最终惨败告终的战事比比皆是。曾经有一个英国青年外交官傲慢的对约旦国王说他完全能解决中东问题,约旦老国王说,孩子,如果那么容易解决,你的祖父和祖父的祖父,包括我们你们的父辈,早就都解决了。

帝国的落寞的黄昏,阿富汗的惨败,美国的伤痛,拜登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