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国思想家谈到卡尔.马克思

2021年7月27日

付明泉

对德国人卡尔马克思的评价是很不同的,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人一直把马克思当作教主,革命的导师,他就如同神耶和华在圣经旧约的地位,主耶稣在圣经新约的地位,而把他的思想奉为金科玉律,至少认为他的理论对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是不分国家的具有普遍的指导性的。 反对他和他的思想在一些国家很可能万劫不复,但是我深信很多人并没有真正读完马克思的著作,甚至不了解这个大胡子的德国人的背景和到底说了什么。

不论人们对马克思的评价如何迥异,任何人都很难否定他是个博学的思想家, 他是个哲学家,他博览群书,自己有一套没人能说服的自圆其说的思想体系。对很多东方人和中国人来说,这似乎是个旷世奇才,但是如果你了解近代德国的历史和思想史,你会发现,并非如此,德国这个国家在近200年,源自康德和更早,就是以思想者和哲学家而闻名。至于康德开始,更是思想者辈出,康德,叔本华,黑格尔,费尔巴哈,尼采,几乎是群星闪耀,换句话说,一堆固执的老头子,都是才华出众,博古通今,很有自己一套理论和哲学的。康德的三大批判,第一批判把过去的纯理性和经验主义都批判了一顿,建立了第一次认识论上的康德认识论。接着的黑格尔则是更博古通今,到底读了多少书,没人知道,但是黑格尔野心大到了想建立一套终极哲学,换句话说,我就是哲学,哲学就是我,没人能超出我的哲学。类似大发明家爱迪生那句名言“不要再像我建议什么了,任何什么高明的建议,都超脱不了我的思维”。当然物理学家,相对论的创立者爱因斯坦不太欣赏黑格尔,说过黑格尔的哲学不如同一个喝醉的醉汉的胡言乱语。黑格尔以博古通今出名,他有闻名的“绝对精神”说,也有大逻辑和小逻辑。而在中国特别被推崇倍至的是黑格尔的“辩证法”,因为这个是被卡尔马克思继承了,他有个名言“绝对的光明,等同于绝对的黑暗”,这种语言,确实看了觉得非常高大上,当然,估计真正能领会黑格尔心境和意思的人并不多。

当然,每个有思想的人,也都很固执己见。比如同为德国人的叔本华显然就很不喜欢他同时代这个黑格尔,尤其看不得他写的那些东西,觉得不是骗子就是故弄玄虚,让谁也听不懂。 叔本华青年时代也去听了几次那时候就如日中天的费尔巴哈的课,叔本华感觉费尔巴哈简直就是浪费他的时间。叔本华认为真正的哲学就是浅显易懂的不是谁也听不懂,看得似是而非的,在他看来,那就是故弄玄虚。1818年,不到30岁的叔本华出版了他那本奠定了他作为群星闪耀德国哲学家一员的书《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可惜那个时代没人认可他,偏偏他母亲也不是那种鼓励孩子的妈,她说,你这书如同垃圾,真是浪费油墨和纸张。可是叔本华说,我这书,是一定会被认可的,这自信,可不是普通人。当然,在叔本华70岁时,这本书真正开始得到了承认和认可,而叔本华就在两年后去世。但是那个时代,叔本华的自信不能当饭吃,在那个靠学生自愿来听课缴纳学费获得生活费的制度下,叔本华虽然故意在同一时间在黑格尔隔壁教室开设了他的哲学课,还是很快输给了黑格尔,他只有几个学生,后来最后一个学生也走了,而黑格尔的课堂则是挤爆了了人,按照今天说,是绝对的网红,走道都是人,大概人都喜欢听不懂的东西,越听不懂,绝对越高大上。叔本华一怒之下,不干了,从此一生专注于他的哲学思想的发展,幸亏他还是一个不错的投资者,有父母的一点财产,靠着投资,居然养活了自己一生。

如果因为康德的不承认纯粹客观,认可主观内的客观,而定位为客观唯心主义,黑格尔定义世界的“绝对精神”而被定义为唯心主义,那么叔本华是被公认的“悲观主义”。比如叔本华说,“人生是一种异常,因为一切正常的东西都是长久甚至永恒的存在,只有异常的东西是短暂的存在”,他也说“人生是一场借债,而每天的睡眠是在偿还利息,死亡就是偿还了本金”。他认为“人被一种称为意志力(欲望类的东西)的东西控制绑架着,在一个欲望之下进入另一个欲望,在无聊的追逐中,折腾完一生。” 他也觉得富人的无聊和穷人的痛苦本质没有不同,而每个人都如演员,虽然看起来不同,本质都是承受这种欲望的绑架而如同一个迷途的羔羊的无意义的折腾”。历史普遍认为叔本华确实是一个天才的哲学家,他虽然也是博学,但是他的思想多是智慧犀利的瞬间爆发,这也是他大概总是愤愤不平,不屑于和那些常年研究积累的世俗哲学家为伍的原因。当然另一位天才,青年尼采,第一次看到叔本华的书就是膜拜,看来智者是相通的。而尼采的哲学比叔本华的更强势和极端。当然,才华横溢的更有个性并在青年时代就拿到极难获得的德国教授席位的尼采的一生就更加短暂和耀眼,充满了悲剧和苦难。

英国的牛顿之前的的哲学家如培根等一直都是有神论。牛顿开创了自然科学(当时称自然哲学),发现三大定律,给出万有引力,创立微积分(和德国莱布尼兹同时独立创立),而牛顿却一直苦苦寻觅宇宙的第一推动力,就是谁让这个宇宙得以运转,第一推手。他30岁达到了自然科学历史的同时代的巅峰,接下的时间,他开始努力试图找到这个宇宙的第一推动力而转向神学,他详细研究了圣经但以理书的所有部分,今天没有公开但是的确已经知道他研究的无限细节的深入和投入的巨大时间和精力。

如果说马克思的哲学来源于之前的太多人,不论是经济学的亚当斯密,还是来自进化论的达尔文,更多的哲学是来自黑格尔,是没人能否定的。而马克思如果不提倡暴力革命和社会主义,估计不会被这么多后来的人所熟知。更重要的是,马克思否定了一切人的主观和康德给超自然力留下的位置,黑格尔给绝对精神留下的空间,他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和证明,瞬间推倒了一切,从此以纯粹唯物主义闻名,虽然马克思显然没有如牛顿那样的物理学数学能力,他显然也没有如牛顿那样去详细研究神学,自然,他无法也更没法证明或阐明为什么就没有这样一个绝对的精神和超自然的创造。

卡尔马克思有才华,但是终生没有工作也没有职业,虽然娶了富家小姐燕妮,但是真正的资助来自他的好友,大资本家恩格斯。恩格斯毕生奉行不娶,所以最遗憾的是他事实的妻子,一直到死从没得到一个真正的在恩格斯看来没必要的“婚姻和妻子名分”。但是恩格斯对马克思的资助是持续和坚定地,这也让马克思得以生活很好,安心理论研究,并得以养家。马克思有三个女儿,燕妮,劳拉和艾琳娜。而马克思和燕妮的陪嫁保姆的婚外情,也让他有一个自己的儿子,尽管这个儿子怕影响马克思的导师形象,被寄养并说成了是恩格斯的私生子,因为马克思小女儿艾琳娜的指责恩格斯而让恩格斯不得不说明,最终得以曝光这段故事。这并不是什么花边新闻,而是历史已经展示的真实档案。

当然,瑕不掩瑜,马克思的私人情感和私生活不能否定他的思想的大成, 卡尔马克思不了解社会主义,这点并不奇怪,因为他创立了理论,并不了解真正社会主义国家如何建设和运转,有什么问题和毛病。但是卡尔马克思绝对了解资本主义,这个是毫无疑问的。他出生于普鲁士的德国,而在欧洲游历,定居于英国,他终生求职不成,贫困潦倒,自然对资本主义的残酷有深刻的了解。他幻想一个美丽的国家和制度,在那里,人人平等,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无人不饱暖,当然,他的思想更进一步,他希望的不是仅仅这些而是物质极大丰富,人们都按照自己意愿和能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显然这在当时看来,只能是幻想,因为富人和资本是不可能让位于一介书生的思想,人们几千年的现实,残酷的现实中,有一套既定的规则,雇佣关系,劳动,财富的按照财富,费心,经营和劳动投入来分配,也是马克思想到暴力革命和暴力政党,当然,他也不清楚这个政党取得领导地位后如何代表广大劳动者,他发现了这个问题,也试图去阐述,但是显然,第一步还没实现的情况下,一切都是空中楼阁,这也是为何从苏联到中国,到越南朝鲜,都提出在探索社会主义,因为执政党都是人组成的,怎么保证这个政党就能代表劳动人民?如何保证没有特权?如何防止偶像和领袖崇拜,如何保证不堕落到一个人和一党独裁,保证民主民生民权公平和真正的按劳分配而没有特权,这是一个严肃的无法绕过的问题。

袁世凯说,“我没见过什么人民,我只见过一个一个的人。”,显然,一切以人民的名义和没有代表民意的行为都是耍流氓。虽然任何统治者都号称尊重人民,但是面对一个个的民,还是觉得“民如韭,剪复生”。 尊重民众个体,有冤可述,有法可依,不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不论何种制度,都该追求这样一个朴素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