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看未来—大国战略和大国博弈 (一)

从历史看未来—大国战略和大国博弈 (一)

付明泉

2021年8月21日

爱新觉罗.玄烨率军平定葛尔丹,大战于草原大漠时,还没有想到北部的俄罗斯才是中国以后更加虎视眈眈的对手。后来的大清帝国和俄罗斯帝国的战争,划定了中国东北的界限。大清帝国的版图,是历史上中国王朝最大的,有千万平方公里以上的版图。接手大明帝国后,大清帝国拓疆开土,北定蒙古收新疆,西定西藏,南统台湾。但是玄烨,这位精通满,汉,蒙,能讲英文,能做几何学,能统帅骑兵征战的,历史称为千古一帝的康熙皇帝,怎么也想不到他死后未来北方的沙俄会蚕食和侵占他的大清帝国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而成为中国的劲敌。也不会想到之后百年这个俄罗斯一直是成了中国的最大威胁,俄罗斯让中国恐惧,因为这是一个可以唯一一个不要多兵种配合登陆抢滩,只通过陆军本身就可以直达中国直隶帝都城让中国亡国的国家。

经过变法维新后的日本崛起了。但是也恰恰是日本感受到无论如何也难以融入西方。表面的融入,却第一个感受到西方和亚洲,尤其是东亚人的思维的不同,或者说日本人感受到了西方人对他们和整个东亚人的不友善。日本试图建立一个东亚人自己的东亚,即包括长相相似的中国人,朝鲜人,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柬埔寨泰国等国的东南亚国家。但是日本想建立的方式是错误的,他们试图以军国主义和欺压其他东亚国家和民族来建立自己的所谓“亚细亚和大东亚共荣圈”。最终卷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德国的纳粹主义,而被西方国家和东亚被压迫国家所击败投降而告终。

但是日本曾经号称大日本帝国,这个只有几个岛屿组成的国家,战争意志和民族意志是不容小视的。他们讨厌俄国人,讨厌美国人,觉得这两个国家本质都是西方列强。而矮小而黄皮肤的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政府,似乎意识到只有一场真正的战争,并获得胜利的战争,才能让西方真正认可亚洲这个岛国的东亚人的厉害。 日本政府陷入了一阵狂热的情绪,他们看到大清帝国的衰败,官僚的腐败,已经被西洋人更加鄙视东亚人。日本打算建立一个他们为统治者的东亚人自己的亚细亚,他们称呼这个是亚细亚自己的亚细亚,亚细亚自己的大东亚。日本建立和训练了现代化的军队,包括后来和大清帝国在朝鲜的战争,甲午海战,加上后来和对俄罗斯的海军歼灭的打击,让日本信心大增。

大清帝国在和日本的甲午战争前,完全没有日本的紧迫感,还认为自己是世界大国之一,依然在慢悠悠的和西洋人周旋,尽管很多大清帝国朝廷重臣已经意识到这次的西洋人,包括东洋日本,都不是以前的西戎和倭寇,但是对日本大崛起没有深刻认识,更没有日本当时对西方人的工业和军事以及国际关系的认识。只是引进西方的军事工业技术和民间工业技术的不触及任何政治变革的洋务运动,根本不会也不可能全面复兴中国,最多是在一个千疮百孔的破布上进行一点缝缝补补和绣花。号称亚洲第一舰队的海军,其实根本就不懂海军的真正作战规则,海军提督丁汝昌依然是个陆军官僚的思维模式。而亲手创办北洋水师的李鸿章根本就是把这个当作自己在大清帝国的政治筹码,生怕有点闪失,自己丢了本钱,这样的一只海军力量如何能进行现代海战。

中华民国建立,大清帝国灭亡,但是新政府和日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袁世凯更是企图依靠强大的日本,建立自己的皇帝梦想,这时的中国依然是老大帝国,完全是一直沉睡的不足以构成对俄罗斯和欧美任何威胁的弱国。

而1910年到1920年代的,日本和美国的矛盾与日俱增,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的结合,让日本人对美国的仇恨度越来越高。日本国内弥漫着一种情绪“美国阻挡我们发展,美国人鄙视我们日本人和东亚人,白人本质是想奴役黄种人尤其是东亚人,美国人限制我们”。日本当时的民间情绪是“我们身材比美国人矮小,不是白人,但是东亚人,尤其大日本帝国国民智商不差,政府高效,日本军力科技发达,没必要奴颜卑膝,我们是岛国,黄色皮肤,不代表智商就逊色军力逊色于欧美”。更重要的是,日本觉得屈从西方当了多年的跟班和奴才,是要站起来平起平坐了。二战中,日本和德国意大利结盟,本质上,从历史资料看,日本那只是权益之计,从根本上,日本从没想和什么日耳曼民族或者意大利来同盟来对付美国和俄罗斯。日本希望建立以自己为统辖统治下的东亚,的包括全部东亚人的大日本东亚大帝国。先击败美国,接着击败属于欧洲血统的俄罗斯,最后是欧洲。

这时候的日本国内弥漫着狂热的情绪,击败美国和俄罗斯,然后欧洲,是日本当时的梦想。虽然留学美国的日本军人看到了美国的巨大的生产潜能和勃勃生机,以及制度之下的绝对优势。但是这已经挡不住日本的压抑和梦想。从西方学习了百年,终究发现不是一个路上,水火不容,日本非要和欧美俄罗斯一决雌雄。

军事奇才统帅山本五十六等人清晰看到了日本的不足,岛国,资源不足,军力打不起消耗战,长期战争,缺乏足够的盟友和资源。钢铁生产和军工生产,石油严重依靠外援。夏威夷的海军严重影响日本的野心和梦想。但是山本五十六已经只能成为大日本帝国军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包裹的一个螺丝钉,现在他没有发言权,他不是需要说和美国战还是不战,而是怎么战的战术的问题。

权衡再三,山本五十六制定了欺骗美国谈判的阴谋,通过偷袭珍珠港,以微小的代价解决了美国强大海军的很大一部分,让日本国内一片欢腾。民族狂热分子和军国主义分子第一次感觉美国是完全可以被大日本帝国战败的。但是山本五十六,已经看到了一个被开启的潘多拉的魔鬼的让日本可以毁灭的盒子。

这时的苏联,鼠首两端,待价而沽。虽然苏联土地广阔,但是加盟共和国都各种隔阂斗争,苏联布尔什维克的共产党人在镇反和消灭政敌的无产阶级内斗中,成千上万的军人和将领在斯大林主义中被处决。国家发展极端不平衡,而对欧洲,当时的中华民国和东亚朝鲜等国都垂涎三尺。斯大林知道日本的军事强大,所以干脆保持和纵容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以求自保和趁机背后下手,以后的蒙古独立等都证明了这点。更是干脆和希特勒的第三帝国的帝国同流合污,签署了瓜分波兰的秘密决议。并且签订所谓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妄图看到德国占领欧洲消灭法国和英国,从而和德国瓜分欧洲。

日本终于爆发了美国的战争,从陆战到海战和空战,启动了全面和西方人较量的进程。另一方面,则是要占有大量的东亚资源。中国就是日本首先纳入囊中之物。只是这时的中国,已经不是虚弱的大清帝国,也不是袁世凯时的中华帝国,而是蒋介石领导的美国支持的中华民国。日本的三个月灭亡中国,把中国纳入日本大东亚人自己的东亚的野心完全无法实现,经过淞沪会战,南京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缅甸远征战,华北会战,中国已经成了日本的噩梦,战争正演变成一个长期的抗战,尽管日本在东北扶植了宣统皇帝复位建立满洲国,在南京扶植汪精卫建立一个友邦的中华民国,但是日本第一次惊人的发现,中华民族爆发出了惊人的团结和担心民族灭亡而形成的反弹,并形成强大的抗日救国的精神,这种精神让中华民族的力量抗日发挥到了极点。中国人似乎并不买日本人自己要建立的东亚共荣对付西方,而是把试图野蛮亡中华的日本当作第一敌人,这是日本军国主义者没有料到的,中国政府和军队,民众形成了共识,对抗我们自己对抗,不需要日本奴役和灭亡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大东亚共荣圈来对付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