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聪明

中国式聪明

付明泉

2021年8月16日

出了国,我不太喜欢和在西方的一些华人打交道,这话说的显然又不那么老练和智慧。容易被人攻击为忘记祖宗和不爱国。在中国,这两项大罪都是如来佛的五指山,不同的是五百年也不能翻身,一旦扣上这帽子,是永世不得翻身的。

中国式爱国,是很恐怖的,很多人知道文天祥,不知道在文天祥时代还有很多和文天祥一样死去的著名才子,就是古书读的不够了。实际上,元帝国的蒙古人灭亡了南宋,俘获的可不是仅仅一个文天祥,这些大儒,也是非常爱国的,被抓获后,人有求生的本能,觉得既然王朝“兴也勃焉,亡也忽焉”,朝代更迭,江山还在,人民还在,依然可以为国家人民做点贡献,为学问做点贡献,可惜中国爱国的人太多了,就如林语堂先生说的,“中国最不缺乏的就是喜欢攻击他人不爱国的‘爱国者’”。这些南宋王朝的士大夫和大儒被没文化的蒙古人俘获后,蒙古人是很尊重的他们,也想用他们的才华和能力为官继续为元帝国服务,可惜这些人命不由己,那些元帝国不想俘获,没看上的,没名气也没那么多才华的小儒或者没文化的的假知识分子等爱国者组成了几万人的大军,当然,这些大军不是去抵抗元帝国的,他们的大军是专门含泪劝说这些汉族大儒一定要学习文天祥,一定要死啊,有些大儒刚刚犹豫一些,就被痛骂,于是大儒只能咬牙做了文天祥,这样也造成了中国汉族知识圈的毁灭,这点,当时没文化就知道骑兵灭国的成吉思汗的孙子建立大元忽必烈也理解不了,“这些也不是战场军人,那些人让这些人死,那些人怎么不死,还做了我大元的民,不让这些人做臣,这不是自杀自家才人?何必?”。他当然理解不了,当然,他如果请教毛泽东就明白了,笔杆子和枪杆子,都很重要的。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到了明末清初,这场爱国戏再来一次。大明灭亡了,爱国者搞起了朱三太子,反清复明,史可法是个大儒,有才华,也是文武双全,是在中国式聪明中被人算计了,反清复明失败于内讧。清帝国的多尔衮躬身见面,口称先生,对他尊重有加,但是史可法坚贞不屈英勇就义,所以当时国人和后人把史可法推到神坛。至于史可法怎么被同僚陷害,他自己当时怎么想的,没人思考那个,关键的问题是,中国这些爱国者都是躲在暗处的,他们和日本那些二战时军人不同,他们爱日本,冲锋陷阵,困守孤岛,最后都可以剖腹自杀的,中国这些聪明的爱国者都是鼓捣着让这些人爱,自己和老鼠一样躲在暗处。

其实这些爱国也好,爱民也罢,本质都是中国式的狡黠,自私和中国式聪明造成的。中国人到了国外,最常说的话就是“老外太笨”,不知道我们国的血统和智慧怎么就那么聪明?怎么聪明呢?其实我也发现了一些,有些忘记了,但是总体是,的确我们聪明。

比如,一个什么个人身份证件丢了,去办理,免费。如果看看自己的有点残破还不影响使用,想换个新的,就要收5元工本费。于是看到的就是当地白人老外,有丢的,有去换新的,中国人,估计大部分都报告自己的丢了。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开始想不通,这不明显让聪明人捡便宜么?后来理解,其实,丢了,是同情,有了一个不幸,就别有了第二个,还收费,不合理。而你看自己的还能用,就是不那么有颜值的卡,那对不起,就要花点钱。

再比如,加拿大的远程长途火车,上车下车都是要自己刷卡的,这样才能知道你的始发站和终点站,虽然有时也有人抽查抽查但是真的几率低的和小行星撞地球差不多,这大概多靠自己自觉了,我就又听到国人大骂西方人太笨,不聪明,这个漏洞都发现不了,火车不赔钱才怪。我对这个真没调研过白人是不是按规矩,我坐过几次火车,都是安分守己的做了良民的,主要是感觉一个制度,建立起来是有原因和规则的,是应该遵守的,至于怎么能聪明的省钱,我觉得那个聪明真的不要摆出来,有点摆不到台面。

很多小事情我就不累述了,但是很多中国人到了国外,骂的和瞧不起这个国家的,就是这点,所谓“他们很笨,装酱油的瓶子不知道用来装醋”,其实不知道也没关系,他们知道如何研究自然科学,他们知道研究现代医学,他们知道如何发展芯片,如何始创和研发出蒸汽机,电话,电视,交流电,电灯,电影,蓄电池,飞机,火箭,载人飞船,空间站,半导体,电脑,互联网,智能手机这就行了。

中国北宋有个宰相吕端,经常朝服都穿拧了就上朝了,人有些邋遢,记忆也是颠三倒四,好像也不是装的。侍女一盆热汤撒他身上,马上要上朝,他还不怒不火,忙着问侍女自己烫着没有,被皇帝任命为宰相,大家议论纷纷,都说这吕端糊涂。当时皇帝说了,吕端小事糊涂大事,大事不糊涂。当然,历史证明了皇帝的慧眼识珠。希望中国人尤其那些一代代的爱国者,真的有一天,不屈从于权力的胡言乱语,也能有点大事不糊涂的能力,能有点基因突变,长点智力,真正做到知道啥叫爱国,啥叫聪明,简单说,就是啥叫好,啥叫坏,不是一味的自私自利非蠢即坏善恶不分幼稚可笑的耍弄那点狡黠的中国式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