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19年元月

写在2019年元月

付明泉

每年我都会写一篇辞旧迎新的文章。今年的元月1日实在太忙了。就现在补上,因为不能以忙为借口就改变这个习惯。

并不是每个大人物才能做一个新年致辞,普通人可以写给朋友和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人生和故事,没有什么高低贵贱。而一些所谓的大人物,光环背后,依然是独孤,心酸,压力甚至还有一些是龌龊和猥琐,这并不是为自己开脱,而是说明每个人都没必要妄自菲薄,简单类比,过好每一天,过好自己的生活,是最重要的。

人是有运气的,也就是机遇顺境或者逆境的另一种说法。尽管佛教可以用三世因果和业等各种来解释,对于婆娑世界的人来说,只能说运气是一种各种机会的复合体。那么对我个人来说2018年实在算不上什么运气好的一年,虽然没有大的霉运,但是也没什么特别值得欣喜的机会,甚至挫折困难不断,不过,这对人生,也许是再正常不过,就如佛教所言,人生实苦。 又有古语,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培根说,“一帆风顺固然令人赞叹,但是逆水行舟则让人钦佩”, 又说,“最美好的品德,就如名贵的檀木,在烈火的焚烧中才能散发出浓郁的芬芳。”,而古人又说,每个人,都是以血肉之躯,横渡人生的汪洋大海,其中的困苦,不言自明。

培根说,“顺境中并非没有忧虑和烦恼,逆境中也不乏慰藉和希望”,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大概都是如此。所以先秦文集中也有”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的说法。 人和民族在忧患中,大概比顺境更能清醒和理性,在长期顺利中,则容易忘乎所以,而叶圣陶先生则用很直白的语言说明了这点: “人都是容易骄傲的,除非圣人和傻子”。

2019年要来到了,而人生是每个瞬间构成的,有时我在想,如果如照片那样能停止每个瞬间,实际上,一切都是静止的,没有生命的,只有连贯的时间和变化,才构成了生命的活动和壮观。而佛教讲的一切都是幻想,大概也正说明,所谓纷繁的时间,滚滚红尘的一切,小到微尘,大到宇宙,都是人意识的幻起幻灭,而眼见为实,实在不是什么经典之语,当然,就如物理学家薛定谔所说,“让我们还是努力相信我们的感官的所见吧,不然,我们怎么来进行进一步的科学研究?”。这确实是一种无奈,我们的听觉视觉触觉是如此的有限,甚至有错误的输入,我们依然不能不相信这一切,因为没有这个,我们更无从判断和思考任何幻像。

人类的科学发展到今天,有长足的进步,比古代,但是依然是十分幼稚的初期阶段。人类对宇宙,自身,微观世界,有太多的甚至基本是不理解的,而一切近代科学基于的逻辑和数学是否就是解开宇宙的钥匙,依然无法得知,人类的大脑如果是宇宙的产物,甚至是有限维度空间的产物,就不可能理解更为深邃的全部世界,而让我们乐观一点相信,我们人类最终,可以思考清楚万物的发生根源和或者佛教所说的缘起缘灭的自然万万物的真正法则吧。

当你仰望星空,你感觉的除了惊叹就是壮观,感觉的除了人类的渺小就是心灵的狭隘,而能理解道家的真人,佛家的佛陀的智慧,真不是凡人所能轻易达到,也可能用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就足以了么?

带着迷茫,作为在婆娑世界一段卑微的生命的一员,在公元2019年初写下这篇文字,算是一篇告别过去时空的文字,以迎接美好的2019,如果足够美好的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