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美国总统 (1)

谈美国总统 (1)

付明泉

对于美国总统职位,美国前总统杜鲁门说,“责任止于此”。而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则说,“当你进入白宫办公室,你发现情况总比你想象的更糟”。近一百年来,美国总统大概是世界权力的核心人物,尽管社会主义阵营一直声称美国总体是资产阶级的代理人,但是就这个职位本身而言,对世界的影响是巨大的,作为三权分立的行政权的最高级,总统职位赋予的内政外交军事权力还是其他职位无法比拟的。

大概正因其权力的绝对性,太多美国政治人物把问鼎白宫宝座视为最高的奋斗目标。而尼克松则对此诠释为:“想做美国总统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想做大事的,一种是出大名的”。美国总统应该具有什么样的个人能力,个人品行,个人素质,一直是人们试图思考回答的问题。

在号称追求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美国,在第三任总统杰文逊执笔的独立宣言,明确了“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国,总统应该代表这种价值观的头号人物。这样看来,美国总统应该是自由平等博爱的民主精神的楷模。当然这个楷模依然是国家利益的捍卫者,后者与前者有着和谐但是也矛盾的关系。而道德论者则认为,美国总统应该有高于一般民众甚至绝大多数同时代人的道德水准。

从某种意义上说,民众的选择有狂热的成分,也有时代的局限,选举更不是一种全面对人道德能力的综合考试,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说,在全民普遍几百年的价值观的引导和教育之下,民众对美国总统还是有着一种脸谱化甚至定制化的观点。

超于一般人的综合能力应该是美国总统的基本选择点。当罗斯福总统对着全美国民众发表广播就职演说时,全美国侧耳倾听,寂静无声,而他的“最大的恐惧就是恐惧本身”, 让美国各阶级的民众振奋,而面对残酷的经济大萧条,美国民众似乎在总统这里找到了超能力,尽管他们也知道,如美国总统肯尼迪所说“我们的需要上帝的庇护,但是一切工作都要我们自己来完成。”。但是这有什么关系,他们找到了指引,他们看到了政府强大的组织力量和分配力量,权力在这个时候显得无与伦比,远非一个农夫,一个工人,所能岂止的。”。

总统需要献身精神,尽管他不需要亲临前线,但是这种牺牲精神要让民众感知,而且是激励的,在高处的,超于普通人的思维局限的。正因为如此,肯尼迪总统那句“美国人民,不要问你的国家为你做了什么,问你能为你的国家贡献什么”,才引发了美国一代青年的献身热忱,这不仅仅包括军事,也包括世界教育和志愿的支援服务。而尼克松总统在共和党大会的演说,其中讲到一个儿童和少年,如何在几个人,几十个人,几百个人,亿万人的支持下,来竞选美国总统,更让人感觉到这个总统的职位,更多的是责任和义务,是献身精神和为全体民众服务。就如美国总统林肯所说,带领建立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同样,在光鲜华丽的美好言辞下,依然有着血腥和交易,有着资本的强大力量,但是不论如何,人们始终相信,正义的力量,进取的力量,自由的力量,应该是这个总统职位和美国政治应有的力量本身。没人说美国总统要是上帝,要是佛陀,具有宽广无边的胸怀和超人的道德情操,但是也绝对不会是猥琐的,龌龊的,胆怯的,自私的,肮脏和丑恶的,正因为如此,这也客观要求美国总统和其候选人应该具有超越常人的道德情操和胸怀,那些鼠目寸光,睚眦必报,斤斤计较,嘴尖腹空,口蜜腹剑的人还是不可能担当这样一个伟大的角色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