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兽性走向人性和神性的桥梁—教育桥

从兽性走向人性和神性的桥梁—教育桥

付明泉

就人类总体和个体而言,有两样东西最是最重要的,第一是健康,第二是教育。前者是保证物质和实体的存在,保证个体的健康存在,后者则保证个体的精神世界的健康,其他一切东西都是附着于其上的。也因为人类的这两者的需求,有了两个人类最核心的系统,就是医疗系统和教育系统,而教育系统包含了科学教育和宗教。

在我的生活中,我听到人们对学历的批判多于对学历的赞扬,比如常听到人们说“书呆子”,“学历不代表能力”,“穷书生”等等。我本人一直也不属于唯学历论者,我更欣赏能力至上论和综合能力至上论。也赞同毛泽东说的“工农兵学商”的社会历练论。也完全相信很多人自学成才,大学肄业后成就大事业,完全不赞同学历作为遮羞布,挡住一些无知和粗俗。

然而,当我接触的人越多,我发现,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学校正规教育和人的思维能力,办事能力,修养能力还是有一定关系的,还是有数学上的正比函数关系的。一个小学文化的人,一个初中文化,一个高中文化,一个大学文化,一个硕士文化,一个博士文化,一个教授学者,其能力和修养还是有差别的,虽然不绝对的,但是基本是符合正比例关系的。

古人说,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为什么讲不清呢?本质是文化的差距,这里说的兵不是将军,没有太多教育,也没有太多其他学习机会,大概所受到的教育就是杀人搏斗击败服从等基本的格斗知识,所以是不太懂一些逻辑推理的,所以才有了有理讲不清的说法。这里本质说的依然是文化差异。

因此,所谓学历不重要的基本前提是,一个学历不高的人必须有比超过她或者他正规教育的社会锻炼,校外教育,特别的历练和经历,仅仅是大几岁,多工作几年,多读了基本闲书,还可能不足以抵得上在其之上的正规教育,所谓学历不重要,大概对一些天才和超级聪明智慧的勤奋的特殊人才是不重要的,对大部分芸芸众生,是重要的,基本是区分水平和能力的基本准绳。

当我在初中时,我曾觉得高中生不过比我多读了三年,当我高中毕业时,我认为大学毕业生不过比我多读了几年大学,以此类推,但是每当我完成一个教育阶段,我忽然发现,其实远远不是那样的多几年读书那么简单,所谓书呆子,不灵活,完全是没有文化时自己思考比自己高知识人的一种自我感觉良好,并不是符合客观实际的状态。

马克思讲阶级论,只是按照财富来划分,这太简单化了,这个划分实际是把人和动物等同了,就如划分哪个猪更能吃,更膘肥体壮。而以学历来划分人的能力当然是更不科学的,更恰当的方式是,以受到的总体教育程度来划分人的阶层性,这是更符合实际人以群分的。

教育是综合的,学历和高等教育是其中一种形式,也是和平年代最重要的一种形式,这就是我前文所说的,如果一个人不能有超越他人的特殊阅历,那么学历和正规教育是代表其个人能力和素质的,基本是成正比例的,但是如果她或他广泛受到宗教,艺术,战争指挥,宇航等很多很特别方向的教育和历练,当然可以等同或者超越于正规教育。而对于大多没有这种阅历的人来说,从他们受到的正规教育的高低基本就能看得出他们的认识水平和个人素质能力。

毛泽东曾经说,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显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也不是自己想出来的,一个是从实践中来,一个是从学习和理论中来,显然,人能实践的东西太少,能自己亲身实践的总是很有限的,而人的学习能力和思考能力则是更接近无限的,这样看来,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完全靠自己的摸爬滚打的亲身实践和观察别人的实践,还是增长很慢的,这也凸显教育的重要。

有人说,教育不单纯于学生的学校教育,这是没错的,但是关键的问题是,就我个人的经验,我发现,很多人从事很多行业和职业,往往离开学校,就意味着学习的终结,很多人很少有动力去继续学习和坚持学习,他们往往固步自封沾沾自喜或者忙碌于生活,每天学习的有限,不要说手不释卷,很可能20年没翻看过一本书,疏于实践,懒于思考,所有的新知识都来源于道听途说和一些自己的简单观察,这种完全不足以谈的上继续的教育。

教育包括正规的学校教育和持续的自我教育过程,自我教育也依然要是刻苦的,系统的,持之以恒的。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大学毕业生过了多年,完全看不出来其教育程度,这其实就是知识遗忘,没有继续自我教育的结果,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说一个本科毕业生,需要每天学习4小时,才能保持其毕业时的水平,而一个硕士毕业生,每天要坚持学习6小时,一个博士毕业生,每天要保持8小时的学习,才能保持住其博士水平,虽然时间有待商榷,但是显然,道出一个事实,就是教育是持续的,不能中断的,不进则退的。

中国古人讲君子修身,需要终生不断,说的就是教育的持之以恒不进则退。自己学问不多,阅历也不特别,就急忙鼓吹自己能力更强,否定他人的学历,确实十分幼稚的,就如一个从没上过战场的人说,说身经百战的将军士兵不一定比没上过战场的人更没有经验一样,和自己一样,确实是肤浅的。

德国哲学家康德做了八年的家庭教师,最后依然能以一篇论文获得哲学博士学位,但是人家八年是如何博览群书读过的,有些人并没有研究过,这还没包括康德的伟大过人的天赋,而很多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并不是康德,而是文盲,然后如何能说,你这八年比受过正规教育更有能力和思想呢?

教育是重要的,教育让人理解基本的逻辑推理能力,让人理解基本的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而不是遵循人自然的吃喝性欲和本能的私心,教育让人和野兽变得不同。

如果说人从兽性走向神性,从本能的私欲的小人走向谦谦君子,那么有一座神奇的桥梁,不可避免的一座桥,必须跨越,那就是正规教育和伴随终生的自我教育的桥梁。

 

 

2 thoughts on “从兽性走向人性和神性的桥梁—教育桥

  1. 这次我不同意您的结论:学校教育并不能变兽性为人性。
    我同意的是:
    – 早/初期教育的养成教育理论:养成学习的习惯-奠定学习型人的基础。知道“学习型组织”么?中国的早期教育正在扼杀这个功能,使很多孩子厌学。
    – 高等教育:学习学习的的能力和方法,如数学最是练习逻辑思维的技能
    – 更多的教育:我还没有涉及,想象中是深化在特定领域探索的能力

    兽性和人性的转化我以为是受之父母/家庭/社会的价值观和行为规范的约束(如果不涉及神性)。
    教育的作用可能更添上优雅的外在使之更具有观赏性但不能进入人的本性,无论是善或恶。没见过优雅的畜生么?在善与恶的层面,正如生与死 ,人就没有了地位学位之分。如果你有机会,你能看到人性的温柔的光时常落在那些没有任何社会头衔光环的人的身上。
    赞同您的终身教育的说法,只是提法不同:学习型xx
    谢谢分享
    Lillia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