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飞雪的四月

写在飞雪的四月

付明泉

2018年4月15日

忙忙碌碌,好久没写文字了,今天是4月15日,一个周末,飞雪和冰雹,让人感觉不是在初夏和春天,而是在圣诞的冬季。

和一个朋友说,温哥华樱花盛开,但是不是加拿大的温度,多伦多才代表了加拿大的温度,她则回复,多伦多代表不了,北边更冷。说的我差点笑出声,确实,多伦多算是加拿大的南方,虽然不是最温暖地带,也是加拿大的热带了。

其实我很喜欢冬季,但是不喜欢春天的大雪和夏初的凄风冷雨,这种天气很让人联想到失败和困苦,挫折和压力,饥寒流浪和战争。

中美关系跌到了冰点,尽管我一贯不喜欢独裁和专制,但是在中美贸易问题上,我还真不同意一些民主人士的中国各种不守规则的说法。中国和美国的贸易之争,本质是两个大国的资源和发展之争。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世界资源有限和民族资源之争的矛盾。换个角度说,这点倒是邓小平改革开发的政策必然的结果,所谓自制不如卖,卖不如租,所以自力更生的东西太少,依赖美国太多,造成了中国今天的困境,所谓7亿件衬衫的出口换一架波音飞机的进口。中国如果不能掌握高科技领域的发展和出口,再多的贸易顺差都是奴隶的命运。

毛泽东讲的自力更生很多年不讲了,好像那是错误的,一些人士不停鼓吹世界一体化,现在终于被打的缓过神来,知道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多么可怕。一个奴隶再高级,再过的舒服,再得意洋洋,也依然是奴隶的地位,中国在贸易中,以巨大的牺牲和劳动换取点贸易顺差,损失是很大的,但是就这样一个奴隶地位,美国也不允许做下去了,那些民主人士还谈什么继续深度俯身为奴么?

就在昨晚,美国英国法国轰炸了叙利亚,其实到底是不是用化学武器,还没有定论,就算有了定论,完全可以斩首领导人,何必轰炸一些怀疑化学武器的藏身地,这点,一些中外民主人士又大脑短路了,不断以正义光明美化美英的举动,我倒觉得这次确实很诡异,虽然我对中东政治了解不够。但是对于中国历史我还是读过几十卷的,如果类比今天如春秋战国时代,美国更像是当时的秦国,找个理由,就对其他六国一顿胖揍,其他君主还没明白过来,就开始割地赔款,叩拜押人质了,当然,最终也没逃脱亡国的命运。在国际政治和战争中,什么是真理?这点,美国有一位总统威尔逊说的倒是更直接和干脆,“强权就是真理”。

硕大的苏联轰然倒下了,留下一个经济总量不如中国广州的俄罗斯,早已不是苏联的位置,世界从两级争霸变成一级主宰,从2017年开始,一个特立独行的商人总统来了,世界左派一片惊呼,似乎世界末日到了,其实美国政策的是一贯的,不会因为什么总统而改变,这点倒是真的。美国总统,确实只是一个阶层的代理人,不能也不会彻底变更美国,大概政策有所改变一些,大的格局不会变。有人对唐纳德川普总统提出的美国优先觉得惊奇,那是他或她不了解美国的政治史,美国从来都是美国优先,200多年几十位总统执政,这个政策从没改变,而二战以后,不论是民主党的杜鲁门,肯尼迪,克林顿,奥巴马,还是共和党的艾森豪威尔,尼克松,里根,布什父子到今天的川普,这个美国至上美国优先从没改变过,改变的形式,比如北约和欧洲援助,马歇尔计划,不变的是里子,美国独霸,美国优先,美国至上。

戈尔巴乔夫是愚蠢的,他最愚蠢的不是结束社会主义,而是偏激幼稚的如同儿童,不了解复杂的苏联的历史过去和未来,简单的类比和愚蠢的自我的感觉良好,就最终断绝了一个庞大联合民族的国家政权的道路。这个人又是自私的,在苏联四分五裂民不聊生经济低迷,他下台后第一个问题居然是,我能拿到以前的待遇和养老金么?这样一个人是怎么走到那么高的位置,确实是苏联共产党轰然倒下的根本所在。

坐在斗室,听外面风雨,闲谈几句世界国事,实在不是我这个草民该做的事情,但也许应了那句话,“风声雨声读书声 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 事事关心”,可惜东林党人是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只能祸害一下大明王朝,我呢,则属于无毒无害的公民,比较他们,好多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