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公元2017年岁末

写在2017年岁末

付明泉
2017年12月28日

还有三天,就要告别2017年,进入2018年,时间飞快,到了年底,才忽然觉得好像刚刚迎接了2017年的到来。

有个流行歌曲歌词曾经有“时间一刻也不停留,把我们年华都带走”,说的似乎是废话,但是又深深刻在人心上,说明每个世人都有对时光”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无奈和惆怅。

清代著名才子“纳兰性德”那首著名的词“人生若只如初见”形象而生动的道明了时光对人的无奈。 而席慕容那“你携有一子,我两鬓皆霜”则也说明了流动的时间对人的冲击和变化。

看过一个美国电影,名字忘记了,大概是几个青年人,高歌狂笑,志向远大,奋发进取,然后是老年的忧伤,病态的无奈,编剧和导演似乎通过一种强烈的对比来表达一种人的对生命和时间的无奈。

美国诗人罗伯特洛威尔更是直接的在他的诗歌中表达了“年轻时候一无所有也强于老态龙钟时候占有所有”。这也是一种对生命青春和时光的留恋和无奈的感伤。

一代代人,生息繁衍,如同星火相传,每代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后一代人很少能理解上一代人的情感,无论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而上一代人也往往感慨下一代和自己一代的不同;每一代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和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快乐和哀伤,这些都或者随着时光消散,或者埋葬在时间里。

章诒和那本《往事并不如烟》,我看到的倒不是政治旋窝和政治观点主张,更多的是看到一个个人的命运,在时间的长河中的挣扎和起伏。每个人都试图演绎出与众不同的故事,但是似乎又大同小异,人类个体到底能演绎出多少非同凡响的乐章?

人类的一切都离不开时间,时间也是永恒的主宰,倒退20年,我的父亲还在,音容笑貌,仿佛是昨天。倒退40年,父亲母亲还在他的中青年时代,还在为人生和家庭事业搏斗,而如果时间往后拨10年,20年,对每个个体都是影响巨大的,皱纹刻在脸上,生活的沧桑和磨练进入个人的历史,而很多人则已经离开这个世界。

每个人都和一个时代牢牢绑定,不能穿越,也不能回退,公元前三世纪的雅典年轻人,20世纪80年代的年轻人,2000年的年轻人,都变成了历史人物,或者今天的老年人,中年人。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每个人,都是以血肉之躯,横渡人生的汪洋大海”。而这个海洋的此岸就是出生,彼岸就是离去,这海洋的波涛汹涌,和我们每个人在其中或中流击水,或挣扎以防溺水,或于其中欣赏顷刻的蓝天白云和浪花,则构成了我们全部的人生经历。

在加拿大的我,看着2017年要随着暴雪寒风,在零下20几度的严寒中逝去,进入浩瀚而遥远的人类历史,而2018年,将在几天后飘然而至。

对我个人来说,2017年二女儿降临世间,我多了一个女儿,我坚持了一年的健身,体重减少了8公斤,辛苦工作了一年,除了养家,算是专业知识和工作能力有那么一点提高,而智慧,则似乎没有什么长进,身体应该是在时间的残酷进展下,有衰老了一些。

这篇文字,看起来有些消沉,不过,确实是我的真情实感,没有粉饰的心灵之语,祝福我的母亲,我的家人一切安康,也祝福所有天下善良的人们,平安,幸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