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幸福” (I)


谈“幸福” (I)

付明泉

当我感觉不愉快的时候,我经常会想,如果我住在皇宫,我会感觉愉快么?

当我和很多朋友交谈,发现他们各有烦恼,感觉生活不幸福,我在想,是否解决了他们这些烦恼,就会幸福?

当我感觉物质不够充足,遇到挫折,失业,压力,劳累,我会想,解决了这些问题,我是否会幸福?

幸福似乎在期盼中,幸福似乎在山那边,幸福在别人身上,在我们自己这里,我们似乎经常感觉不到幸福。纯粹的精神论会认为,物质是不重要的,精神是重要的,有了良好的心态,无尽的宽容和良好的心境,人就会幸福。而纯粹的物质至上主义者则认为,解决了物质的刚性需求,人才有幸福感,即住在皇宫,衣食无忧,肯定比流浪汉幸福。但是生活似乎不那么简单,实际上,这些都没给人带来足够的幸福感,至少,我们不能发现一个人体会到完全的幸福。毫无疑问,幸福不仅仅在物质,也不仅仅在人的内心,有客观的必要条件,也有主观的自我感知。

幸福似乎和欲望有关,所以有幸福感=占有量/占有欲的说法,即一个人的占有欲越高,往往幸福感越小。幸福感也不仅仅在物质,因为一个物质充足的人,完全可以感觉到一种空虚感,而且往往这种情况最容易发生,这种空虚感显然不是一种幸福的体验,几乎没有人会说,自己感觉空虚,所以幸福。

幸福很抽象,又很具体,一个喜欢独裁的君主,感觉大权在握的时候,他显然感觉很幸福。而一个功利心特别强的人,在功成名就,升官出名的时候往往感觉最幸福。喜欢思想的人忽然领悟到一个思想观点,感觉很幸福。这似乎在逻辑学上让我们得出一个基本的粗浅的结论,当人的追求和人的获得达到一致和吻合的时候,人的自我感知是幸福的,这种幸福感和世人的基本道德观无关,也和人们的评判无关,就如一个赌徒,忽然赢钱的感觉让他幸福,而一个吸毒者,忽然获得毒品的时候会感觉幸福,一个妓女,忽然接到客人的时候,感觉是幸福的。而这种幸福感,在世人看来,也许是堕落的,不进取的,甚至是不幸福的,但是这和本人的感知无关。

幸福如同一个幽灵,也如水中月,镜中花,你能感知和看到,但是很难定义和触摸,这正如物理学的能量场的感念,客观存在,却无法如物质一样触摸和看到。从没人能准确的定义和度量幸福,更不能用数学的公式,推理,逻辑学的逻辑来推理和判断幸福。

人们长期渴望而忽然获得的感觉,往往让人感觉格外的幸福,所以古人有久旱逢甘雨的幸福感说法,这是一种长久的期盼和理想获得满足的幸福感。
人们难以获得而偶然获得的感觉,往往也能让感觉到幸福感,所以古人有他乡遇故知的幸福感说法,这是一种难度的期盼和理想获得满足的幸福感。
人们身心愉快而一生少遇的感觉,往往能让人感觉到幸福感,所以古人有洞房花烛夜的幸福感说法,这是一种少有的期盼和理想获得满足的幸福感。
人们经过努力而获得成功的感觉,往往能让人感觉到幸福感,所以古人有金榜题名时的幸福感说法,这是一种持续的努力和理想获得满足的幸福感。

所以我们大概可以初步得出第一个结论,理想获得实现时,意愿得到满足时,幻想变成真实时,梦幻成为现实时,人会自我感觉到幸福感。幸福和自我理想的实现感和满足感有正比直接关联。

当我回忆我的几十年人生,最幸福的时候,我回答不出,但是似乎都与理想满足愿望实现有关,而最不幸福的时候,大概都是期盼成空,理想瞬间粉碎的时刻。但是这和人的最终成就无关,也和对错和总体的好坏无关,所以幸福感并不是一个进取正确和明哲的代名词。就如塞翁失马的过程中,无数的不幸福,但和他最终的人生幸运无关。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第二个结论,自我的幸福感知和一般意义人们讲的幸福并不是一致的。举例来说,一个人想成为一个战士,其他人都成功了,他没有成功,他当时的幸福感很差,而最后因为没有成为战士,他没有和其他同伴一样死于战场,他得以在家中颐养天年子孙满堂,在他人看起来他是幸福的,甚至也许他自我最后感知也是幸福的。因为世人的幸福感往往是福寿才财名全的幸福感。

高僧对幸福感的感知是最终进入西方极乐世界,这并没有超越理想得到满足的基本范畴,只是和世人的理想不同而已,也许是更高层次,但是就其本身来说,并不存在高低不同,只是方向和追求不同。

哲学家叔本华说,不幸就如漫天的乌云,而幸福是偶尔露出的阳光。实际并不悲观,这道出了人类幸福感的短暂,那种快感也许持续的时间很短暂,就如现实,大概只有几秒钟,之前的是过去,之后的是未来,我们能感知的幸福感则更短暂,这其中还包含了对过去的回忆和对未来的憧憬。

所以也许我们可以得出第三个结论,幸福感并不局限于此刻和现实,幸福感还包含梦幻,理想,回忆,憧憬,期盼,所以幸福感的时间是超越现在这个时空的。就如佛教和其他宗教主义者,他们的幸福感,并不拘泥于现实世界,而在于未来和精神领域的追求过程,这个过程本身,在他人看来也许是清苦的,无聊的,甚至虚空和苦闷单调乏味的,但是在他们看来,则是简单的,明晰的,清澈的,不沾污泥的,是独立于物质的存在。

佛陀讲大千世界,世界种,世界海,这个华严经讲的是非常宏大的,这样的视野和眼光,他体会到的幸福感和不幸福感肯定不是我们欲界众生所能感知的。这似乎给我们更多提示,就是幸福感和视野有关。

视野不同,体会到的幸福感不同,但是不代表视野开阔,幸福感更强,所以人们发现,懂的越多,思考越多,苦痛也越多。就如庄子中描述的,井底之蛙,看到井口的天空,就很高兴,以为是全部世界,而井水对他来说,就是最幸福的处所,但是见过大江大海的青蛙,憋在这井中,则觉得压抑和苦痛,感觉不到幸福感。

这也许给我们第四个结论,当一个人,视野开阔和见识高远之后,他再很难再体会到平庸的狭隘的幸福感,这也许如同,“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道理一样。所以记得俞敏洪在他的GRE词书开头写的一篇打油诗中说“(尽管世人看来的无尽苦痛),但是我们也从此不愿回头,因为我们体会到狼舔到伤口的快乐”。

虽然幸福是一种感觉,幸福却不是虚无的,飘渺的,幸福是快乐,激动,快感,喜悦,甚至平和的愉悦的代名词,可以短暂几秒钟,也可以持久很远,可以基于现实,也可以超越现在甚至现实生活,幸福往往描述为阳光和收获,但是久旱逢甘雨则相反,幸福不能固化为一种形态,而是无限的形态,幸福和心态与追求有很大关系,狭隘和嫉妒的心灵经常体会不到幸福感,因为他们潜在定义的幸福感有些扭曲和狭小,世界给与宽容和温和通达乐观的人的幸福感更多些,这也许真是造物主的神圣安排。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