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活

我的生活

付明泉

在中国出生生活工作三十年,我受到的是无神论的教育,而在一切无神论看来,宗教都是一种苦修,而模糊处理中,我们的教育也往往把宗教和封建迷信放在一起,而很少谈到宗教的修身养性和对人生的意义问题。

对中国人影响最大的是印度佛教,西藏佛教似乎近年大热,早年不太听闻。事实上,任何没有读过佛经的人,或者道听途说的人,都会觉得佛教无非是让人积德行善,来世过好日子,这是对佛教非常浅显的理解。事实上,佛教,包括其他很多宗教,更多给人的是一种世界观的教育,最重要的是,让人如何看待生死,如何对待人生,如何为人处事,这是一套完整的人生,世界,宇宙哲学,也是一部人类哲学的历史。

在我的生活中,和大多数人1949年后出生的人一样,正规受到的一直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私下阅读一些中国古典典籍和国外的哲学,则是支离破碎的。在共产主义教育中,缺乏细腻的人的情感和世界观教育。刘少奇写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算是一部唯一谈温情和修养的著作。但是其中也更多谈了领袖和人民的关系,如何加强党性的问题,对人的基本修养谈到的很少,更很少谈到人生,生死,如何对待生活困难,如何在进取和享受生活之间保持一个基本的平衡。

中国古代的儒家道家谈到的世界观,算是中国古典文化的精髓,基本都是完整的解释了世界和人类本身,道家算是个宗教,因为相信人的修炼成仙,但是儒家虽然偶尔谈到报应,但是缺乏完整论述,基本是无神论的,主要讲人本身一生的修养,很少讲因果报应问题,而大部分普通人则难以做到一日三省自我,能做到不暗室亏心。

等到了西方,我有机会有心情从前到后读完圣经,有机会和有时间读到台湾圣严法师和中国民国时期印广大师的佛法著作,逐步领悟到宗教的真正作用,宗教和科学一样,试图用不同的方式和方法,来解释我们的人生,世界,宇宙和思想,解开我们的困惑,试图克服我们的与生俱来的对死亡的恐慌,也试图在更深层次理解生命和生活本身。

对非佛教徒而言,虽然我们不能把佛法看作“无名长夜之灯烛,生死苦海之单舟。”,然而其中很多哲理思想可以让我们明晰,让我们有对生活更深刻的思考,更知道珍惜该珍惜的,享受该享受,付出要付出的,不去拿不该取得,所谓“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 让我们可以适当的克服掉德国哲学家康德所说的人性与生俱来的不美好的东西“虚荣,攀比,私欲和贪婪”。而一切宗教,正是给人和人类社会树立规则和典范,树立一个公正的裁判,树立一个道德的标准,解释人类的思想困惑,这是宗教的某种作用所在。

如果你去任何教堂和寺院,你会感受到一种宁静,对我来说如此,因为外祖父和母亲都相信佛教,我博士的导师则是犹太教徒,他们对于自己的宗教都十分虔诚,这种严肃的宗教观和我在中国西方学习的科学精神并无矛盾,倒是和我在国内受到的马列主义思想有很大的沟壑,而如果你把马克思主义放在西方哲学历史中,大概会弥补这种沟壑。

对于非宗教徒而言,来生升上天堂和到西方佛国并不重要,但是重要的是我们珍惜这辈子,不论有没有来生,相信因果论,这是我们目前科学和宗教唯一可以抓住的共同一点,珍惜这辈子,享受这辈子,也许是我生活中唯一能做的一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