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献词 写在2017年1月1日

新年献词   写在2017年1月1日

付明泉
2017年1月1日

此刻是2017年的凌晨1点,不能入睡,索性起来写篇文字。算是一篇迎接新年的献词。

第一个感觉依然是,时间过的太快了,快的让人措手不及,尽管时间和空间依然是人类研究的两大主题。时间过的太快了,一切很久之前的事情仿佛就在昨天。而每一个新年,这个感觉就更为强烈。

第二个感觉就是人在自然面前的渺小,到今天,我们从宏观天体到微观粒子世界,包括人神经系统和自身,依然了解的太少太少,人类的科学似乎依然处于幼小的婴儿期,任何妄自尊大的自以为是,都是虚无和可笑的,人类谈不上征服自然,最多是掌握一点自然的浅显的规律,来获得一点生存的技巧和环境。

先看看政治,2017年注定是不平常的一年。民族主义似乎正在战胜一统世界贸易的国际大潮,以民族为核心的壁垒似乎再度形成,而美国的战略收缩和自我重新定位—即放弃国际独霸而发展自我的思潮和状态随着川普当选总统似乎正在形成。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直接效果就是谈判变得更加困难,国内的稳定和国际的动荡将成为其最显著的特征。

2017年,我已经在43岁,从中国走到西方国家12年了。在这个年龄,或者在这个年龄以前,很多人已经有辉煌的成就和丰硕的业绩,天才的牛顿在30几岁以后已经开始从数学转向神学,统计表明数学家的最佳辉煌期大概是30岁左右,而即使在老人云集的政治舞台,当年43岁的约翰肯尼迪已经当选美国总统,而43岁的威廉克林顿也正在政治上积累,逐步迈向巅峰。人生不需要简单的比较,甚至没有可比性,不过,偶尔的比较则可以给自己一点激励,可以激发一种不断进取的斗志和壮志豪情。

很久一段时期,我的兴趣逐步从诗歌,社会,政治和历史转向更大范围的哲学领域,即更想思考更多宇宙起源,时间空间的相关领域。人类的历史,人类学,只是太小的一部分,但是对我们人类来说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而我们从何处来,到何处去,世界是能量的,还是物质的?我们是否可以有一部分意识(佛教讲的识)可以突破这样的凡夫的三维世界?而是否真的有一个空间,时间可以如书架上的书籍一样任何摆放?是否有一个维度,真的让我们可以突破空间的障碍,遥远和近处是没有差别的,是否在超越时空之外的维度和世界,我们可以真的达到来去自由的佛陀境界?天体物理最终研究的宇宙是否真的和某种古代哲学思想和宗教如佛教的见解最终殊途同归?

2017,距离那2000年问题的时间点已经有17年,随便遇到一个青年人,已经基本都是1990年后出生的。而知识在一代代传承,但是人类的智商好像并没有随着时代有更大的进步,一代人获得智慧和知识并不能在下一代身上直接遗传和继承,每一个新的孩子和灵魂必须要重新认识一切和学习一切,而人类能传承的,则是学习过程的本身和写在书本上的知识。

2017年,我的生活依然会有很多变化,也许充满艰难困苦,也许依然风雨泥泞,期盼奋斗后的硕果累累和柳暗花明,期盼更多幸福少一些辛酸苦辣。但是人生是一个过程,该尽到的义务要去做,该努力要去拼,而最重要的,依然是健康和智慧,所以从体力到心灵,都需要不断的不懈的努力和奋斗。2017年,世界依然有很多变化,甚至很动荡,但是人类依然会努力前行,科学和技术,信仰和宗教,都会依旧逐步展现其光辉灿烂和气势恢弘甚至惨烈的一面。

2017年,最重要的,于我内心深处,第一要祝福我亲爱的母亲健康,祝福我的所有家人和导师朋友安康,也祝福天下所有正直善良进取的芸芸众生安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