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美国总统和美国大选(1)

谈美国总统和美国大选(1)

付明泉

美国2016年总统候选人初选正竞争激烈,目前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最有望胜出的,就是希拉里和川普。前者履历丰富,是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第一夫人,也是美国参议员并担任过奥巴马第一任期内的国务卿。而后者,则是财富大亨,目前以剑走偏锋,语惊四座赢得了很多对现实极度不满的美国人的心。

美国历届选举都是很精彩的一幕,就如比赛,经常最后关头出现翻转,尤其是一个党派竞选总统候选人阶段,最初看好的,往往未必能拿到这个唯一候选人位置去角逐总统。比如2008的希拉里,开选前,一直都被看好是毫无悬念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可在最后的竞争中,忽然杀出了黑马–奥巴马,从平分秋色到最终获得提名,让人眼花缭乱。而总统选举,则更是剧情多变,1999年克林顿副总统戈尔和老布什之子小布什的总统竞争,几乎难分高下,很多评论和民调都显示,戈尔携克林顿期间经济繁荣的光辉会获胜,然而最终戈尔以微弱劣势无缘总统,也有认为是小布什之弟做州长的州,作弊了,导致的,但是大概没有铁证,所以最后只能如此了。有候选人很自负自己成为总统的,最后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也有即使被选上,也依然心不甘的,比如约翰肯尼迪就一直对以微弱优势击败共和党的尼克松而耿耿于怀。

美国总统选举成败的因素很多,因为不是一人一票的全民选举,而是本着赢者通吃的选举人票的计算方式,所以也许按照全民计算,支持率很高,但是成败未知,不确定因素就更多,而有时一个行为,一个丑闻,一段个人历史,一段语言,都可能导致个人支持率下降,最终落败。

综合而论,近代美国总统选举越来越规范和制度化,透明化,全民化。从尼克松肯尼迪的首次电视辩论和电视演说,让候选人越来越没有更多隐私和个人空间。而美国总统选举拼的经济,有赞助有经济才能雇佣的起团队,耗得起这场全国选战。个人能力和阅历的丰富,符合美国主流媒体和民众的需求当然是必要的,而审美也是美国总统必过的一关。这种美当然不是年轻人那种脸蛋比拼,但是在整体的外形,气质,身材和展示出来的,必须是一种美国人在内心通过对比其他前总统,当今领导人,电影小说和自身头脑中领导人的形象,这就使得美国总统候选人的外形和综合气质也显得无比重要。更有美国媒体进行分析比较,发现身材高挑的候选人往往能击败矮的,英俊气质的往往也会加分,当然这众说纷纭,但是美国总统候选人无意是公众人物,公众人物的气质和外形闲人是获得民心的一个因素。

不论社会主义的党的媒体如何抨击美国总统只是花瓶和傀儡,是大资产阶级的代理人云云,但是美国总统和总统候选人综合而论,是千军万马多年竞争而出,是沉淀多年的政坛胜者,确实是在智慧才学和领导力上最优秀的群体,有些才能属于天赋,有些属于后天的家庭教育和培养而形成,最终往往共有一种博学审问,稳重健谈,富有大局观,做事作风果断的性格特征。

孩子遇到事情往往会仰望家长,希望得到安慰和寄托,思想弱者往往希望和强者学习和在残酷的困难前找到支撑自己苦熬下去的精神支柱。那么可以说很多美国人,则是希望美国总统是一个超越常人勇气和智慧的人,能和他的团队,施加影响力,利用他的权威,办到多数人无法办到的事情,想到多数人无法想到的未来,带领多数人走到一个高度,过上优越的生活。而并不是把总统看成上帝,或者什么救世主,也不会对总统顶礼膜拜,美国民众见到总统的欢呼雀跃,更多是一种精神寄托和支持他的观点和思想,把自己不能实现的理想寄托在这位总统或者总统候选人身上,这和宗教中信徒见到教主的那种崇拜和神化是不同的。

当罗斯福在美国大萧条时对美国全民广播讲话,说出了唯一的恐惧是对恐惧本身的时候,当肯尼迪说出美国人民,不要问美国能为你做什么,问你能美国做什么,到尼克松的开放我们的思想,打开我们的心灵,开放我们的城市,开放我们的世界。美国总统一直是一种追求高远精神符号的代名词,符合了民众和人心潜在向上,潜在追求未来美好幸福的愿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