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国雪原到西子湖畔

从北国雪原到西子湖畔

付明泉

鲁迅先生有过一篇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可惜我的少年时代既没有百草园,也更没有什么三味书屋。今天周六午睡,忽然梦见西湖边散步。醒来感觉人的记忆真的很奇怪,在寒冷的冰雪严冬的加拿大,没有梦见出生长大居住学习24年的黑龙江,没有梦见工作了几年之久的北京无数个周末去爬的香山,反而梦见了去过一次的西湖。

想来,大概是我这个在最寒冷的北国雪原度过幼年童年少年青年,在出国前一直在北方的人,对去过几次的南方印象太深刻的缘故吧。记得第一次出差到苏州杭州,就对那满目青翠印象深刻。虽然北方也有炎热的夏季,但是似乎没有那么青翠和植物颜色的鲜艳。到了南方,才忽然体会到那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含义。也才理解为何很多北方人到中国南方居住,而很少南方人喜欢居住在北方和东北的缘故。

走遍天涯路,心还在故乡。大概是人的恋家常态,虽然我喜欢家乡东北那种一望无际的雪原的壮阔,也喜欢那种寒冷下的冰雪运动,但是还是能感觉到中国江南的美,那种清秀,柔和,清澈的美,也体会到了那种缠绵词句的诗词人多在南方写成。那种柳永笔下的千里烟波的境界在东北是很难找到的,因为这不仅是水和湖,更是气候,烟雨等南方特有的环境造就的。

2003年左右,我唯一去过一次西湖,还是出差的机会。忙一天,到晚上有一点时间,我忽然就想去西湖走走,虽然也很美,但是当时一直希望有时间在白天看看西湖,可是一直忙忙碌碌,未能如愿。一个人静静的走在西湖边,只是感觉灯光那温暖下的宁静。而那句“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却是没有感受到的。大概我只是看到了晚妆的西湖吧。

古人说,行万里路,破万卷书。虽然我一直努力想做到这点,也走了很多路,读了很多书,自知和这破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标准还相距甚远,这些年很少有真正的为行路和旅游而去出行,多是急匆匆的赶路和出差,顺便路过一个城市。记得我曾在武汉出差闲暇时,步行走过长江大桥,从黄鹤楼走到归元寺。也曾在宁波,在古寺要关门前匆匆看了一下。而到了异国多年,似乎也很少安排特殊的旅游,虽然也走了加拿大的从西海岸的哥伦比亚到东海岸爱德华王子岛的一些城市。

记得听一些流行歌曲,其中总有潇洒男孩唱的,要女孩跟着他去流浪的歌曲,很潇洒,细想一下,大概女孩子要的不是流浪,而是旅游,不是风餐露宿街头的流浪,而是潇洒的有文化品味的高雅旅行。但是刻意混淆旅游和流浪,大概是像彰显其自由自在的潇洒意境,这大概是忙忙碌碌的现代人最缺少的元素。

风景再秀丽,缺少了人和事,总是没有那么深刻的印象,而一些休闲,正是为生活而奋斗下忙碌后的忙里偷闲才显得更有韵味和意境,也让这“旅行”和美景被赋予更深的含义,人生大概也就像这个行程,一路从北国雪原开始出发,短停古老的皇城,路过宁静柔美的西湖,为生活和事业奋斗在这枫叶和冰雪的国度,一路走来,在和生活搏斗的征程中看到一些美景,遇到一些美丽的人,无论外表还是心灵,留给自己感动和记忆,这也大概能弥补自己不能天马行空走遍世界万里路的遗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