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贫穷搏斗

和贫穷搏斗

付明泉

在我1997年在石油学院读硕士时,我当时的硕士导师李繁盛教授带给我一本书,书名是《哈佛经理学院亲历记》,那时我还对北美大陆的认识很很模糊,除了我从事的计算机专业的硬件和软件,很多来自美国。而这本书的作者名字叫唐庆华,他经历了文革,恢复高考,因为一直坚持收听当时的敌台BBC,英文很好,后来有机会出国,从英国到美国,读了哈佛大学的经理学院,在毕业后写了这样一本书。

书中的内容我大部分都忘记了,大概都是一些商业方面学习的内容,也许和我当时的生活距离遥远。但是我当时记住了书中的两件事,一个是他提到了他最尊重的中国人是孔子和孙中山,我记住这个是因为我当时很惊讶为什么没有毛泽东。当然,随着出国,我越来越明白了其中原因。第二个则是他提到,人类和命运的搏斗中,必然包含着和贫穷的搏斗,这个给我印象很深。而随着时间,这句话给对我人生影响则越来越大。

1999年父亲病重,昂贵的医药费让我开始体会到了与贫穷搏斗的含义,就在那一年,我放弃了相对稳定的留校任教机会,到北京中关村的当时相对很高薪的软件公司工作。也就在这之后,我一年比一年体会到了经济对一个人的重要,和生活搏斗,为理想奋斗很多时候不是空中楼阁,和贫穷搏斗是和生活搏斗的重要一部分。

也许受到古代“钱财如粪土,道义值千金”,“君子固穷”的教诲过多,总不能很重视商业和赚钱。总是过于轻视经济的重要性。但是这本书的这句话还是记忆到我的头脑,甚至是刻上去,因为残酷的生活逐步让我知道经济和太多的情感爱和生活紧密相联。

当父亲终于离我而去,我忽然理解,从教师到公安系统,他青年中年到一生都和那个贫困的时代,贫困的生活在搏斗,而最终依然是因为事业家庭生活经济的重压,身体长期在透支的状态下倒下。更有看到太多的故事,太多的他人的经历,让我逐步理解经济的重要性。

当我走到异国他乡多年,在苦读了多年,我的生活依然没有摆脱和贫穷的搏斗,尽管贫穷有不同的标准和等级,但是本质和贫穷的搏斗并没有改变。中国古人讲君子固穷,也说钱财如粪土,但是又摆脱不了经济和衣食住行的纠结,所有才有“千里来做官为了吃喝穿”,“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世人攘攘皆为利往”的说法。“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钱不能买来真情不能买来健康不能买了很多无价之宝,我们不赞同“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不赞同那种笑贫不笑娼的标准,但是经济的重要性在人类生活中却真实的是不言而喻不证自明的。

和贫穷的搏斗,是每个人都应该做的工作,和贫穷搏斗,包含着进取,毅力,学习,能力的提升,包含着汗水和努力和对技术,管理,各种本质工作的精益求精,包含着对身体的保护,那句朴素看似简单实际很难的“健康工作50年”(从20几岁毕业到70几岁退休)。和贫穷的搏斗,大概要伴随我生命的始终,而我真的很推崇这句话,人类和命运的搏斗中,必然包含着和贫穷的搏斗,邓小平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虽然我们坚守一种道德,但是把贫穷作为道德的一部分是奇怪和诡异的,让一个人贫困交加而死而固守道德,是反人类和反人性的。就如袁腾飞评论某个封闭的国家中,人民因为饥饿而外逃时,当政者说不爱国,他说,如果把爱国和饥饿对立起来,那我情愿不爱这个国家。

和贫穷搏斗!

2 thoughts on “和贫穷搏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