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人的“自我”的意识和记忆的关系(1)

论人的“自我”的意识和记忆的关系(1)
付明泉
April 20 2015夜
人为什么有“我”这个意识?你怎么知道这个人是自己,而那个人不是自己?换句话说,“我”的意识从哪里来?相信这个问题很多人或多或少的思考过。而这个问题远远不是普通的哲学意义或者心理学上一个可有可无讨论的问题。实际上,这个“自我”,“我的存在”感知涉及人的根本对生死,对自身的未知领域的很多问题,涉及生理学,生物学和基因遗传等科学。
如果从超于自身的角度看,每个个体的个体区分是很容易的,通过外形,个性,特点的不同。就如我们轻易可以分清两个猫,两个人,哪怕一对孪生兄弟,外形十分相似,其父母也很容易分辨的出。然而,对每个个体来说,就不同了,那就是自我意识如何存在,为何存在,是什么让我们根本感觉这个人是自己,其逻辑基础,理论基础,根本的区分在哪里呢?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至少可以说,自我意识和记忆很有关系。一个婴儿,有喜怒哀乐,生气喜悦,但是他或者她长大之后就不再对这个期间有记忆。换句话说,人的存在和感知似乎在这里和记忆没有关系,但是这时,他或者她是否真能感知自我呢?似乎能,但是又似乎不能。说能是因为他或者她的客观存在,说不能,是从社会学,心理学,成熟度来说,从记忆的角度,他或者她对之后的过程完全没有记忆,对自我的意识是模糊的,甚至朦胧的。
如果一个人成了植物人,从外面的人来说,可以通过外形,他的客观存在来判断这个人还是那个人,只是他本身失去自我意识和记忆。但是从植物人的角度,他即使回复了一切状态,只是失去记忆,那么他是否还认可自己是过去的自己呢?显然不会,就算认可,也是社会学的承认,不是自我的真正意识,这么看来,自我意识和记忆存在着深刻的联系。
佛教讲轮回,很多人不理解,核心的因素是,他们认为,既然轮回了,我就应该记得前世的自我,一切记忆都在,不然,我怎么知道那个前世是我?那么如果我们说,一个婴儿,他或者她不记得自己的婴儿期儿童期的事情,是不是我们也说这个人不是那个孩子长大的?这么看,两个显然我们用了两个判断标准,而我们的根据则是眼见为实,看到了婴儿一直正常成长起来,是我们外人来作证,而依然不是通过本人的自我感知来证明真伪。
这么看来,我们的自我意识的对他人和你的区别都是通过你的记忆这个基本的事实来判断,那么是否可以说,如果我们能把记忆转移到另外的躯体或者遗传继承下去,是不是我们就会觉得自己依然存在,或者他人也感觉这个人还存在呢?还是记忆仅仅是表象,而有个更能深更内在的东西在决定一个人的自我意识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