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历史可以改写:从清帝国开始

假如历史可以改写:从清帝国开始

付明泉

历史是不能改写的,不论我们是否喜欢那一段段历史。有近300年的清帝国的晚期,是最风云变幻的。外敌入侵,民变不已,文化冲击,几千年的帝国第一次遭到最彻底的西方的侵略和冲击。而残酷的现实,总让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思变。从虎门硝烟开始,清帝国的皇帝,皇族,贵族,将军,知识分子,官吏就开始了思变和改革,以图恢复旧秩序或者维护帝国昔日的辉煌。洋务运动,戊戌变法,皇族内阁,一个接一个的学习西方,从电报到铁路,从西方文化到西方宗教,从海军到洋枪洋炮,从政治秩序到教育方式,然而这些都没挡住硝烟,战争和一个帝国的坍塌,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到蒋介石北伐形式统一全国,一直到1949年的中国共产党取得全国统一,中国经历了基本100年的动荡。中国最终还是树立了一个西方的偶像和主义,德国的卡尔马克思和他的主义。

换言之,在100多年中,中国依然没有找回中华民族的根脉,没有找回中国自身图强的良药。在这100年,乱世出英雄,涌现了无数英雄豪杰,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然而,怀揣美好梦想的英雄和无数奉献的默默无闻的生命并没有把中国引入一个天下大同,繁荣富强的新时代。1949年后的大跃进,反右斗争,文化大革命,64事件,腐败成风,高层权斗不已,都让每个中国人能感知中国振兴和复兴路的崎岖。

假如1840年后没有那么激进的革命派,不是那么要拼命摧毁一切旧世界,那么也许中国可以和缓的走英国之路,通过经济改革逐步实现政治的变革,实现君主立宪,中国不会出现多年战争,生灵涂炭。假如没有天平天国的摧毁性的打击,清帝国还可以保持中国江南的富庶和资本的逐步繁荣。假如没有康有为梁启超的文人思路,秀才不切实际的空谈误国,也许清帝国可以实现洋务运动的逐步复兴。假如没有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清帝国也许不会走入一条不归的被逐步蚕食的歧路,假如没有武昌起义偶然的一枪,没有隆裕太后那么对政治形势的错误判断,中国也许依然可以一统江山50年,从而使得中国进入世界形势相对稳定和有秩序的二战后时期。

历史不可以改写,没有人能控制历史,太多的偶然性把本来的方向扭转,就如大作家柳青所说一个人一样,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紧要处却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何尝不是如此?

也许太多思考,太酷爱历史,几次在梦里,我梦见清帝国后的中国的走向的改变,历史改写。中国保持了一统天下的100年,稳定发展,繁荣富强,没有孙中山的激进革命,没有了北伐战争的血雨腥风,更没有国共两党的誓死绞杀和内战。那是一个怎样繁荣富强的中国,天下苍生,会是如何的安居乐业。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一直不赞同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中国应该是一个发展后国家。我们大唐时代的建筑,经济,文化,人口甚至环境状态都应该是现在欧美的水平。而中国人多,内战不停,生灵涂炭,王朝不断的更替,这过程毁灭了太多的自然资源,人文资源,国家资源和人口资源。最后的状态就是一个发展后国家,资源短缺,人的内心都有戒心和苍凉,为了生存,太多人背井离乡。

假如历史可以改写,哪怕仅仅100年内中国的历史改写,稳定发展的中国,没有内乱,没有权斗,逐步革新而不是彻底摧毁性的革命的中国,才是一个亿万苍生得以休养生息的复兴之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