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3010年的人对2010年代的疑问和对话

公元3010年的人对2010年代的疑问和对话 

付明泉


考古学家:2010年那个时代的中国,人们似乎就认学历,学历很重要。

历史学家:是,而且似乎各行各业的人都喜欢,就是官场,商场,都需要。这个是强烈的遮羞布。

哲学家:没错,公元221年后的封建社会,商人不太在意这个,一般也不好弄假。但是2010年...嗯,这是个问题,需要哲学思考,而且,让人费解的是,似乎假学历也可以。

考古学家:那时人们似乎还吃地沟油。

医生:啊?那时候这么健康?地沟油也能吃?没有中毒的么?

历史学家:这个不清楚,一般正史我没有看过这样的记载。

历史学学生: 我看资料发现,那时有些教授很强大,是这样么?是什么概念?

历史学教授:2010年左右,嗯,似乎,很多教授博士导师更像商人,一般都有100多个社会头衔。

学生: 哦,那么厉害?是不是那时的博士导师有三头六臂?智商超级?

考古学家: 这个还不清楚,从大脑结构看,还没有特别证实,应该是这样,不然,如何能有100多个社会兼职呢?

教授: 对,那是一个科学飞速发展的时代,很多教授一年都有300多篇科学论文,几乎一天一篇...

历史学家:我对这几个名词不太明白: 什么楼脆脆,…

法官: 我对几个司法名词也不太明白,比如在看守所躲猫猫,还有俯卧撑,那时犯罪分子这么有闲情逸致?看来那时人心态很好。

考古学家: 有点道理,还没考证清楚,正史看不到这些,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时的人们是非常喜欢做游戏的,即使在看守所,这个躲猫猫游戏,现在一般不在看守所玩。

历史学家:那时人们是一夫多妻么?我从历史上看,似乎法律不是这样,但是目前发现一些情书等等看,似乎有很多一夫多妻?而且还有二奶的说法,是奶奶还是姑奶奶?还是什么呢?似乎这二奶很年轻。

考古学家: 从出土文物看,似乎是,也似乎不是。不能断定,好像是一夫一妻的,但是似乎官场不是,这可能是当时的特殊经济状况决定的。那时官场的人们似乎身体更好,精神也好,经济富裕,全社会鼓励和赞赏官场人员多妻。关于你说的姑奶奶的问题,我不太清楚,还没有统一认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时这种二奶一般都比较年轻。而且似乎和多妻有一定关系。

商人:听说那时赚钱容易,是这样的么?

历史学家:似乎是的。那时人们可以用地沟油等做食品油,这样应该成本比较低,好像,奶粉中也可以加入化学成分,当然,现在不行了。不过,不太理解的是,那时人们似乎也很健康。这个要问医学家。

医学家: 这可能是人类进化的结果,那时的人类身体很强壮。

经济学家: 那时有个叫GDP的东西,是什么呢?

历史学家: 这个不太清楚,但是似乎那时人们喜欢用这个表明自己很发达,经济很好。

政治家:那时政治家似乎喜欢用人民来表达自己的声音?他们的“人民”概念是什么呢?

历史学家: 对,人民似乎是一个特殊的超人集团,还没考察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谁说自己是人民的代表,谁就很强大。

政治家: 人民和人有关系么?

历史学家: 考古学家,你说呢?这个我还不知道。

考古学家: 似乎没什么关系,因为很多人很贫困,也没人在意,但是人民…该是个很强大的超人集团,他们似乎很有力量。

政治家:也就是说,那时的政治家很谄媚”人民”这个集团?

历史学家:可以这样说,但是一般都不太在意人。

逻辑学家: 按这个逻辑推断,人民和人绝对不是一个概念和意思,而且应该关系不大。

政治家: 是,应该是这样。

材料科学家: 2010年那个时期大桥等经常倒塌,是不是那时钢铁和材料技术不行呢?但是从历史文献和论文看,似乎不是。

考古学家: 这个还不清楚,奇怪的是,很多更老的建筑似乎时间更持久,这很奇怪,也是目前考古学未解之谜之一。

历史学家: 我看过很多资料,很难说是具体什么原因,资料上说,大桥倒塌基本都是天灾造成…

逻辑学家:明白。这么看,那个时代自然变化诡异,超过历史任何时期。

气象学家:完全赞同,我已经查到,那时经常有历史上最牛,百年一遇,万年一遇等字样的文献。

食品学家:2010年有豆腐渣工程这个词和做豆腐有关系么?

历史学家:有。这个可以肯定,其他?

考古学家: 基本可以肯定,豆腐渣工程就是工程非常柔情,比较考虑附近搬迁和噪音干扰问题,如豆腐一样柔软的政策和工程。

环境学家: 真不能想到,1000多年前,都有这么好的考虑周全的施工方式了。

政治学家: 我对1000多年前的“不明真相的群众”这话不太理解,那是什么意思?一般那么多人,还是基本有明白的吧。

历史学家:很难说,我觉得这个不是一个修饰群众名词,是一个修饰特别的群体,也许是一个特殊党派的名字。

文学家:但是从修辞上说不通,是形容词+名词结构。

考古学家: 这个我找到文献了,是说群众一般都不明白真相,经常被利用,那时说法是一般和官方意见不一样都是不明真相。

政治学家:明白了,那时人们认为官方=真相。

文学家: 我看到那时有个余秋雨在地震后对死去孩子的父母写了“含泪劝说”的文章。内容是不要闹了,不要说房子塌了建设的不好的问题防止被外国势力利用等等,这是什么意思呢?死了孩子,不能表达悲伤么?

历史学家: 我知道那篇文章,也不太理解,可能是不是那时闹的太厉害了,或者是孩子父母造成了新的地震和伤亡?,他们拥有现在悲伤就能造成地震功能和技术。

物理学家: 不太可能,那时普通人不该具备这样的技术。

政治家:那就很奇怪了,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重要的呢?死了孩子,还不能表达悲伤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