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中 做真正的自己

在爱中 做真正的自己

付明泉

在我们短暂而又漫长的人生中,我们在磕磕绊绊和跌跌撞撞中成长。我们改变了年少轻狂;我们学会了尊重他人;我们知道考虑别人的利益;我们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在保持自信的同时也知道了世界不允许我们过于自负,因为一切“骄傲的人都会愚不可及。”;我们知道了一切伟大的业绩都需要长期的辛苦的幕后积累,而不是在聚光灯下来完成;逐渐认识自己是蔬菜而不是水果的过程,这个过程被称为“成长”。

我们深知了“一切不变的惟有变化”。我们学习,我们进步,我们改变自己,我们完善自我,这些都是对的,是我们成长的必须。但是,我们做的是否合适呢?是否适度呢?是否在不经意之中,我们已经没有坚持做真正的自己,而改变了我们曾坚持的最宝贵的品格呢?
从学校到工作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有人曾开玩笑说,“从技术‘员’(圆)到(助理)工程师的过程是圆到方(助–谐音为柱),但人恰恰开始从方(菱角分明)到圆的过程。”  有些是适应社会的,但是否在这同时,我们很多优秀的美德在不经意之中已经丧失了呢?
工作能改变一个人,利益能改变一个人,生存本能能改变一个人。那么爱的感情尤其更能改变一个人。我们在生活中经常谈到爱的感情如何能让一个人变的节俭,成熟,增加了很多美德;当我们很少去发现,也有很多不真诚不合适或以爱为名义的所谓的爱,让人变的面目全非。
记得三毛的作品曾描写一个朋友,荷西的一个朋友,结婚前曾是一个豪爽,温和,节俭但也洒脱的男人;在结婚后在太太的坚持不懈的努力下,逐渐远离一切朋友,从性格,孝心,爱好都发生了质的改变。 每次都要看太太的眼神行事;其中有一幕,记得说他在飞机场要走时,荷西问他是不是要顺便看看他妈妈,他看了太太一眼,太太的语言让他立刻变口说‘不用 了’。当荷西问三毛,“这个人,怎么变成这样?” 三毛说,“我不知道这个人,我只看到了他太太的影子”。三毛曾描述为,“一个太太,以爱做理由,就可以给丈夫树立起坚固的城堡,然后再高高的树立吊桥,捆 绑的死死的后再去改变他的一切,这还是爱么?”为了所谓的感情,把自己的一切统统改变,那不能说仅仅是悲哀,简直就是悲剧。
如果真爱一个人,就该接受他的性格,尊重他的爱好,理解他的痛苦,体验他的生活。是去融合和接受他,而不是试图征服,或按自己的模型框架去约束和改变他或 她。两个人的结合,联合国式的结合是最恰当的结构,而不是暴力的征服,更不是殖民化的统治。对方喜欢的,只要是健康的,正常的,你可以不去喜欢,但至少不要去干涉和阻止;如果这个爱好是好的或有益的,你甚至可以去体验和跟进,更不是去改变和扭转。而一个试图不断改变自己的另一半,并且非要他或她变成自己理想模型的人,绝对不是一个真爱你的人。多年前,伏尔泰曾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 那么在感情中,是不是可以做到,“我不赞同你的爱好,但如果我接受你这个人,我依然可以捍卫你的理想,追求和爱好的权利呢?”
我曾有好朋友,找到一个他爱的女孩,他喜欢搞科研,也很喜欢音乐,所以科研的闲暇时候,喜欢弹琴,而且这并没有影响到生活,也并不极端。但这个女孩子不喜欢,后来这个女孩子软硬兼施的强迫他改变自己,不要继续弹琴和喜欢音乐,而且说这太不现实云云。她喜欢他去炒股票,或下海经商,做“现实而符合社会潮流的事情”。而他也真去做了,几年下来,战绩还不错,但心情总是时好时坏,总觉得自己没有实现自己的价值,觉得自己生命不够完整。
人生一世不容易,我们要有责任感。在我们有限的生命中,我们不是单纯为自己活,因为我们有家庭责任,社会责任和做为公民的责任。我们曾为人之子女,之后为学生,为职场中的职员或领导,会为人师表,会为人朋友,为人邻居,为人夫或妻,有一天会为人父母和长辈。但我们也不是单纯为别人而活,我们有自己的追求和爱好,我们有自己的梦想和价值,我们有自己的独特的感情世界和爱恨情仇。正如一位伟大的古代希腊哲学家说的一样,‘如果活着,我不为了我自己,谁为了我呢?如果我只为了我自己,我活着又什么意思呢?”。
这个世界,不论你多好或多差,总有人欣赏你,有人厌恶你;有人看你如玉石,有人看你如顽石;同样的一个性格特征或爱好,有人看做是幽默诙谐,有人看做是油嘴滑舌;有人看做是才华横溢,有人看做是浮华艳丽;有人看为高超策略,有人看为老谋深算;如果你非要为此而改变,你将变的非常痛苦,非常无奈,非常迷茫,非常疲惫。你会觉得自己无法让对方满意,你会发现即使改变自己的一切去符合对方,结果依然是没有任何好的结局。
因此,让我们说,“在爱中,做真正的自己”。你可以改变你的一部分,你可以改变你的很多思维和想法,你的职业和未来,但是,你不可以改变你的全部,你不能改变,你无法改变,你也没必要改变。好的你要坚持,不妨碍对方的无所谓的中性性格的东西没有必要改变,真正的不利之处要改变。而在爱中,要求对方改变的一方,也要自觉反思自己,如果你真爱他或她,那么就接受他或她的这个特点。对方身上,有些是你爱的,你要接受,有些是你不爱的,但不妨碍的,你也要尊重;如同富贵和辛劳是孪生姐妹一样,你不可以接受一个而抛弃另一个。而最根本的,你必须欣赏他,喜欢他,理解他,看到他的独特。同样,爱一个人,你就一定要接受他或她的一切。如果你真发现你不欣赏他的太多太多,那么你就要问自己一个问题,一个根本问题,“我是不是并不是真的爱他或她?目前的他或她仅仅是一个框架,你需要的是填充你的东西,把他或她变成另外一个人?”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请远离他或她,因为你爱的不是这个类型,你需要追寻你的梦想,那时你既不用为改变对方而苦闷,也无需让他痛苦的改变。爱是寻找,而不是培养。正如我们说“‘培养’孩子,‘谈’恋爱,‘找’对象”一样,这些动词都用的非常准确。
在我们有限的生命中,我们可以丢弃一切东西,惟独不能丢弃自己,因为丢弃自己,就等于丢弃了一切。同样,在爱的海洋中,你可以为爱神魂颠倒,死去活来;但是,前提必须是: 他或她要认可这个成年的你,这个性格的你,这个活生生的你,这个优点和缺点搀杂、光彩和昏暗并在的你。如果对方不是这样,一味指责和不满,一味试图改变你的爱好、专业和理想,甚至试图改变你的性格,那么你能做的,就是做真正的自己。
我们在这个世界成长到一定的年龄,是相当艰辛和不容易的,甚至可以说,每个人的人生故事都是一部历史,一个传奇,一个小说。每个人都是经历了父母的从小到大 的教育,无数师长的悉心教导,无数朋友的热情帮助;正是所有这些,让我们每个人形成不同与其他人的性格,理想,理念和胸怀,形成了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体。在 爱中,每个人要找的,是大方向一样类型的人,一个能理解你,认可你优点和特点,认可你思维和理念的人。如果用‘调整’来形容在爱中的改变的化,那就是‘微调’是可以也可能的,‘脱胎换骨式的调整’是不可能的,就如一个电脑是不能改装成汽车一样。
有人一生就是要做政治家,有人一生就是要做科学家,这两类人在一起,如果彼此尊重对方,可能还有未来,如果非要改变或丝毫不欣赏对方,而双方都没有想过任何让步并想扭转对方,那么是无从谈起未来的。阻止一个人的理想和改变一个人是徒劳而费劲的。同样,一个人的兴趣和爱好,理想和性格被扭曲和改变也必定是痛苦的。
爱一个人,第一要素是吸引,“吸引是产生的爱的第一要素”, 他或她的任何方面的美和特点在吸引你才能让你去理解和包容;而爱的重要的基础是尊重,尊重对方的选择和事业,尊重对方的爱好与特点,包容他或她的不足;而 真正的爱一个人,就要真的被他或她的独特之处所吸引,看到对方真正的与众不同;否则,就不是爱,至少不是真正的爱;甚至可以说,对双方都是绝对的悲剧。
让我们在生活中,在事业中,尤其是在与理性有冲突的感性的爱的世界中,做真正的自己。我们可以借用三毛在《西风不识相》中的一段话来结束本文,那就是:“在爱的世界里, 还是要做一个你本来就是的“白额大虫”,化为“跳涧的金睛猛兽”,做一个响亮的真正的自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