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任何司法进步意义的徒有形式的公开审判 谈薄熙来案的所谓公开审判

没有任何司法进步意义的徒有形式的公开审判 谈薄熙来案的所谓公开审判

付明泉

2013年9月22日

当年民主党派人士储安平第一次提出了中国共产党的党天下,最终储安平被批斗失踪。共产党是靠造反和暴动起家的政党,杀人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而一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足以挟持民意而无充分法理的杀人,这草菅人命的心里在中共内部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

这因为如此,这一次对薄熙来的公开审判让中国司法界很多人赞叹,这赞叹当然更多是法律界人士的一种鼓励和无奈,他们依然深知在中国这样一党独尊的党天下官僚体制内,法律如同空文,但是有一个所谓公开审判总比没有好,虽然形式上只是文字转播,中间裁剪很多。但是如果说这是一次司法进步,那基本就是梦人说语,毫无根据。

首先,这次审判依然是在党天下的状态下完成的,也就是说,之前的取证审讯都是在毫无监督下对被告作出的,在黑箱操作下,办案人员的逼供,恐吓,威胁和利诱都是完全可能的。而所谓谷开来的证词,完全不敢不能让其对峙公堂,只能通过视频和录像,还借口对方不愿出庭。在视频中,谷开来大笑开心,这完全不符合基本的逻辑,当被告提出是否谷开来被威胁和精神出现问题时,法庭则说没有这样的根据,是啊,完全不能在监督和取证下,自然没有依据,这不是明显是一边倾斜的权力控制下的司法么?

第二,尽管证词证言漏洞百出,在被告人和辩护律师刚刚作出一点反驳时,各种官方媒体和党的喉舌都气急败坏的出来叫嚣什么罪行不容狡辩,说明党的思维是一贯的,所谓党定的罪行,你不可以否定的真理,党就是一句顶一万句的真理,所谓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不会出错的思维,中国共产党就是修女,就是高僧,就是神仙,就是圣贤,这就是中共法庭宣判和审判中的预设逻辑。

第三,这个审判,让我们想起了1980年对江青所谓四人帮的审判,那时还进行所谓的直播,但是邓小平等无非是做个姿态,而且是让江青等直接出丑,所谓变相的群众大会,批好批臭,而不是所谓的什么公正审判,正因为如此,深知党最大法靠边的党传统和党精髓的解放军原政治部主任国务院副总理张春桥保持了绝对的沉默,其沉默让邓小平等人也惶恐不安和感觉诡异,虽然彭真急忙去劝说他认罪,也深谙党天下的邓小平还是说出了“不要让这些资产阶级分子向我们无产阶级认罪了的话”,当然,这资产阶级无产阶级也是党的当权者说了算。

对薄熙来的审判,所谓公审,只有形式的不同,而无实质的不同,在温家宝家族都被曝贪腐27亿后,中共高层无官不贪,家族腐败已经是妇孺皆知,审判薄熙来本来是新上的高层大概想树个法制至上的道德牌坊的,最后在薄熙来的反击下一切全无,高层大概气急败坏,党天下这个精髓自然不会因为这个形式有什么变化,最后形式也开始顾不上了,大概在审判后急忙召集了笔杆子,这些天不是分析案子,而是如何草拟修改最后的宣判词进行所谓“逐条驳斥”薄熙来和辩护人的辩护,所以最后形成了一个乏味无聊的再次党天下的审判江青一样的落幕剧,中共当局把中国公民们再次耍了一把,而这次审判,最终成为了一次没有任何司法进步意义的审判,党天下发挥到了极致,也把中共当权者的无聊无知无德到也发挥到了极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