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 (序 1)

毛泽东 (序)

付明泉

2013年8月

 http://fumq2006.com

在中国近代,没有什么政治人物人比毛泽东更妇孺皆知,没有什么人比他更得到中国两极的评价,赞同者认为他是中国的大救星,而反对者则认为他是中国大灾星,双方唯一的共识是“大”,影响力之大,旷古空前,没什么人比毛泽东能引发中国人的争执和讨论。从2012年两会温家宝总理在回答记者问忽然提到“防止文革复辟”到2013年8月庭审薄熙来,让人们再次聚焦毛泽东和他的思想。

尽管评价两极,但是没有人能否定,毛泽东在政坛上的绝对智慧,没有人能否定毛泽东的领导力和他的胆识和魄力,或者他的铁腕治官吏能力,没有人能否定他对中国的巨大影响力,今天,他的照片依然高挂天安门城楼,这个政党和国家还依然不能不敢也不可以否定他的思想和他本人的“革命思想”。

毛泽东是怎样一个人?更重要的是,他有怎样的治国思想?他的理论和思想是否符合中国国情?他晚年为何发动那场让人匪夷所思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他是否相信那个建党理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 毛泽东为何欣赏秦始皇?毛泽东到底是一个中国传统帝王还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追随者和发展者?毛泽东到底是要想“解放全人类”,做让无产阶级烈火燃遍世界的国际革命的领袖人物还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他到底只是为了做皇帝还是为了做一个为人民服务的领袖?毛泽东是故作姿态保持官僚体制的稳定还是想真正翻天覆地实现人民的大民主?这些都是让后来人苦苦研究和有兴趣的问题,只有清楚这些问题,才能刚好的理解毛泽东的行为,才能更清楚的看到中国未来的道路以及毛泽东思想是否依然符合今日和未来中国国情。

1980年,当志得意满上台不久的邓小平接受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采访时说,“没有毛泽东,我们至少要在黑暗中摸索很长时间…”,中共建政,是黑暗还是光明,不同派别人有不同的意见,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没有毛泽东,中国共产党要在全国统一,取得政权,确实需要很长时间甚至完全不可能做到而归于失败,这点很多追随毛泽东的党内将军将领政治人物到士兵,一直到反对毛的人都是同意的。毛泽东具有高超的领导智慧和审时度势的强大能力,他通古晓今,审时度势,不是简单的儒生和秀才,更不是简单的诗人和文艺人,他确实靠其天赋和后天的过人磨练成为一个能领导一个政党和万千将军的领袖级人物。

毛泽东最大的能力还是对人的驾驭和把握,他在中共体制内,真正做到了把握枪杆子,建支部到连,保证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他也在关键时刻,用了该用的人,从政治理论到政治宣传,从军事理论到实际军事指挥,都有强有力和擅长的干部,各得其才,使得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和方针得以形成,得以发展,得以落实,在一个法制不够健全,完全靠人指挥和管理的大的政党体制内,毛泽东这样的领导力确实堪称统帅和领袖级的典范。

从毛泽东的讲话,他的通信,公布的他的私人来信,他的经历和行为,能看到毛泽东对中国历史的看透,让他更容易把握中国的现实,可以看出他曾经试图建立一个前无古人建立的理想国家,在这个国家中,民众的热情得到极大的发挥,掀起前无古人的建设革命浪潮,中国经济,中国革命,中国社会都会以一个前所没有的速度前进。而这一切,都该在他的绝对思想指导下得以完成,然而,现实的复杂性和权力的不够稳定又让他不得不进行政治斗争,从而大大转移和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我不疑问,如果在一个稳定的封建王朝,毛泽东也许很快就有稳定的帝王位置,从而实现其如康熙皇帝千古一帝的伟大封建帝国的治国梦想,但是在20世纪中国共产党建党的体制内,在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原则和宣传原则的集体领导人民选举口号下的党内制度下,毛泽东不得不用更多的精力和行动忙于如何稳定保持自己在党内一言九鼎的统帅地位。

毛泽东用游击战和人民战争,笔杆子枪杆子的方式,使得中国共产党在获得全国政权,但是同样的人民运动方式却不能保证其经济建设的飞速发展,人民公社,大跃进,上山下乡,这些轰轰烈烈的人民运动的方式在人类固有的私心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几乎面目全非,生产力低下,效率不高,互相扯皮,人之间的复杂个人恩怨和关系影响政策和经济效率,贪污腐败的官僚体制尽在这些群众运动中显示出来。毛泽东的不成功的经济政策成为中共高层试图推他下台的人的借口和把柄,这是毛泽东不能容忍和反感的,而在领导他人方面和军事斗争中得心应手的毛泽东,依然是军队统帅的毛泽东在政治斗争也依然游刃有余,这是他的强项,尽管不是那么一帆风顺,但是在慎密的思考后,毛泽东还是借助群众和新提拔的政治委员,宣传战线,新老矛盾,老老矛盾,击败了试图取而代之他的政治对手刘少奇,并把一些他的追随者打下台,这个过程虽然剧烈,但是最终成功,可是副作用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这一系列的政治运动分散了毛泽东的治国发展经济的行动和思路,损害了毛泽东的健康,也使得他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向如何治“官吏”,第一防止自己被夺权,第二防止官吏的腐败和“压榨”人民,成为封建官吏,这让他变得在体制内和体制作战,他自己变得不敢相信周围任何人,同时又要依靠这些人来治国,这就最终导致他在晚年的换将走马灯一样来保持稳定,使得他的政治意图似乎是专注于权力游戏和忽略了他的治国大业。

从毛泽东的治国思路看,他明显有前后分割的两个过程,前一个过程是统一党内党外一切力量,集中夺取国民党政权,借助他人和自己的天赋与对实践的思考和认识,他发展了一系列的理论和治党治国思想,而对各人错误和权力争斗小节则不追究,所谓大礼不辞小让的过程,这个时候是他和所有其他高层最融洽的时期;第二个过程是他逐步展开的治官吏的行为,即视共产党内的官吏为最大的潜在威胁,即要跳出“兴亡周期律”而治官吏,这些都是在他个人对下属的”个人判断”和“个人看法”“历史问题”为准绳的,这就使得这种判断变得不那么客观和准确,充满了封建帝王的偏听偏信和错误判断,这也是很多学者批判的毛泽东晚年的最大失误之一。

毛泽东的治国和思维理念,显然不是简单的争权夺利,不是简单的做封建帝王,不是简单的搞文化革命,他的很多思维是超越同时代的其他高官的,他看到的一些东西,和要防范的东西,多年后才让很多明白过来, 这种同时代人的不理解,加上毛泽东的思维和意愿和他行动的分割和不一致,或者行动依然要靠下层来执行,使得他的理念很难达到预期效果,也因为他的思维中充满了理想主义的东西,本身必然在现实中碰壁,加上希望子女发财老干部的抵触,就愈发使得他的反腐防修防止资本家复辟的理念很难被贯彻执行,而这些的根本,在于他的政党和其建设的体制是以人为核心(干部决定一切)而不是一个健全的问责有标准的法制的体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