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中国的神: 中国共产党

现代中国的神: 中国共产党

 付明泉

2013年4月25日

《圣经》中说:“神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走过青草地,来到可安息的水边,我不怕遭难,也不惧危险,因为你的杖,你的杆,都指引我”。那么在中国,从1949年后,中国共产党就成了中国全体公民的神,当然,这是中共宣传媒体不断宣传的神。高音喇叭不断放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党啊,亲爱的妈妈”,“我把党来比母亲”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到了今天,官方的广播电视网络依然在告诉我们“只有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们才能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有了三个代表,才能更好的建设和谐社会,才能构建中国梦”。

中国人民经常被代表,中国共产党从1949年后就是中国人民的代表,而党中央国务院也经常代表全国人民,总书记经常代表党中央,总理经常代表国务院。但是感觉我的理解,每个人都很难代表谁,每个人也都很难被代表。就连有夫妻关系的毛泽东和江青之间也不容易被互相代表,毛泽东不是也经常和他人说,江青代表不了他么?怎么共产党的领导就经常代表中国人民呢?

从不读经济学甚至基本不读书的邓小平在1978年后忽然摇身一变,成了全国最懂经济的总设计师,他和陈云一起提出的“步子大一点”,“摸着石头过河”,“干部先富起来”,“社会主义建设可以边做边学,损失就当缴纳学费”,当然这个石头要党中央摸,要邓小平等人摸,一个北京青年魏京生提出,是不是有除了中共提出的四个现代化口号之外还能有第五个现代化: “民主和法制”?他就被当作了反动分子,投入监狱几十年,顾炎武的那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话只能是共产党用来鼓吹“爱党爱国”的行动上,全国的知识分子战战兢兢的对党随声附和,或者纸醉金迷对官僚趋炎附势,全国一片犬儒,而这正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共产党对知识分子民主党派残酷迫害后形成的红色恐怖。

邓小平对知识分子的戏弄超过了毛泽东,毛泽东对知识分子是一律改造限制利用,邓小平在五十年代是反右组长,每天叫嚣“抓不出右派,你就是右派”,1978年为了自己上台,解放了部分知识分子,变成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大恩人”,到1989年因为全国知识分子反对自己家族腐败和自己的独裁统治,又进行了1989年的64屠城。领导人的一言一行,哪怕一个吸烟,一声咳嗽一口粘痰,都成了全国模仿和知识分子学习的对象,因为这是这被神化的最有权力的组织的最高统治层的东西。

毛泽东被邓小平推下神坛,毛泽东的学生邓小平依然被神化着,最关键的是中国共产党依然被神化着,从战无不胜中国的太阳到中国领导事业的核心,这个政党不知羞耻的继续自我吹嘘着自己的伟大光荣和正确,换汤不换药的戏弄着中国公民。邓小平的追随者和继承者表面改变一些礼节,本质却丝毫没有减少对自己和这个统治层的神化,现在习主席的夫人也开始被神化了,“雍容华贵,气质高雅,高傲美丽,超越历史的第一夫人,超越西方的第一夫人”。这些美丽的词藻的目标是什么呢?是民族骄傲感?党的骄傲感?还是让中国民众匍匐在地?李克强总理灾区吃点榨菜,习主席坐上我的车之类的真新闻假新闻横空出世,官方媒体要求全民的对中国共产党的崇拜就如古代原始人对男性生殖器的生殖崇拜一样,不断变本加厉,愈演越烈。

李克强的喝剩的矿泉水被女记者急忙喝了几口,因为这是中国的神器,说不定喝了从此可以飞黄腾达,扬名四海,谁有幸被邀请到中南海和总理拉拉家常,那就简直是三生有幸,几代的功德。当年,第一次去朝廷的曾国藩匍匐在地,不敢仰视,第一次模糊的看到清帝国皇帝的臀部,就已经激动的誓把“生命献清廷”,那是封建礼教宣扬的成功,那么今天,在开党代会的时候,看着那人民大会堂的座位向着中央,看着台上一堆,台下一堆,我们不能不“佩服”共产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官媒对全民洗脑的成功。

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和夫人坐在台上,而台上也只有这两个人,这个伟大领袖,罗马尼亚当时的神,50多分的讲话,代表要60多次的站起来鼓掌,然而在一个老太太最后微小的抗议声中,齐奥塞斯库和夫人仓皇逃亡,死于非命。当年的列宁是神,斯大林是神,赫鲁晓夫是神,勃列日捏夫是神,苏联共产党也是苏联的上帝。现在苏联的神不执政了,那个古老的俄罗斯和他的民众一样欣欣向荣,和谐安宁。

周恩来说,“主席,现在他们都提出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啊,您看怎么样?”, 熟读中国历史的毛泽东终究在中国前面加了一个新字,因为他大概已经感觉自己不能掩盖秦皇汉武唐宋宋祖的光辉和忽略中国有文字可查的3000年的文明和历史。中国共产党,这个崇拜德国贫困青年卡尔马克思主义的党,是不是真的是中国的救星和上帝?带给中国人民的到底是几十年的灾难还是幸福?

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是不是中国国民党就永远不能发展经济?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出现,是不是一直统一多于分裂的中国就一直会军阀混战?历史没有加假设,但是我们知道的就是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这个相信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政党,让中国的战火不断,消极抗日,攻击当时一统中央政府的国民党的全面内战,1950年后的抗美,1953年后的反右,1959年后的三年大饥荒,1966年开始的全面文革,1989年的全面屠城,毒食品,毒药品,豆腐渣,乱砍乱伐,发掘矿山,贱卖稀土,耗尽资源,全官场腐败,官员的特供和情妇,官员猥亵玩弄幼女,这个神化的政党,中国民之神,到底对中国人民做了些什么?

苏共的领导人是一个否认一个,中共的领导人是一个赞美一个,但是每个都背后揣着一把刀,就如历史上唐玄宗时期那个奸相李林甫一样的“口蜜腹剑”。看每个会议,那些中共官员都坐在那里,都是“面有猪相,心头嘹亮”,多在想着“家族的发财梦”和“个人的升官关系网”。每个上来的最高执政团队都要搞自己的一套,前一套后一套完全不搭接,甚至是森严壁垒,完全相反。我们看不到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有什么共同点,我们也无法知道和谐社会和三个代表有什么关系,更看不到中国梦到底有多少历史的衔接,有多少内容是和这个政党过去思想的衔接。

我们唯一能看到的继承就是,中国共产党依然被宣扬为中国的神,这个神高高在上,俯视着中国的民,这个民,被习近平要求在死亡和灾难面前要淡定,这个民,被官媒或者高官说成是草民,刁民,暴民,访民和不明真相之民。这个民,更是中共眼中的应该无条件服从的信徒和奴隶,而8000万党员,是这个团队的要获得利益的信徒,最上面的,是高高在上的总书记和总理和各级最高执政者,他们,则是中国公民的上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