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的残酷性 从邓式复仇谈开去

政治的残酷性 从邓式复仇谈开

付明泉

克劳塞在其《战争论》中提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而毛泽东则说过,“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是流血的政治”。实际上,政治和战争密不可分,政治的残酷丝毫不逊色于战争。

出生于1911年的马天水,是一个深入工厂的中国计划经济的前辈和管理者,曾经一直主抓上海经济,然而,就是在文革后期,他仅仅因为在邓小平1975年复出时到上海视察试图拉拢时,他没有“看清未来政治动向”,对邓小平的拉拢没有即使“领悟”,或者站错了位置,以为要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就向中央和毛泽东如实汇报了邓小平和他的私人拉拢性质的谈话,在邓小平1978年复出后,他最后被定为“四人帮死党”,由于不能接受这打击,他发疯后死于疯人院。到死前虽然语无伦次,经常谈到的话依然是希望为中国经济建设做点建言和贡献。

王洪文,文革后期才提拔到中央,实际上和邓小平等人并无更多历史恩怨,但是因为人事安排和其他方面对邓小平等人提出意见,并在一些观点上属于左派,在华国锋宫廷政变时,他急躁之下扑向了叶剑英,试图最后挣扎,最终被审判时,被定为四人帮之一,并施加重刑,在严格拷打之下交代所有“历史问题”,最后被定为“资产阶级分子”,“反对邓小平同志”,判处了无期徒刑,最后死于监狱。

这仅仅是两个典型的例子,仅仅邓小平的复仇,这样的名单会写的很长。邓小平在1978年上台后,展开了全面的清洗和邓小平式复仇,这个复仇基本没有太多国家民族利益和思想是非优劣的考核,更多的是和最高执政者的个人恩怨和个人历史的斗争因素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拥有权力的人拥有一切,他的反对派无限悲惨的做阶下囚,这也正是独裁政治下的残酷性和自私性的必然结果。

中共的历史,就是残酷的斗争历史,而这个党内斗争,其实就是执政者个人复仇的历史,从项英到王稼祥,从张闻天到张国焘,从高岗到贺龙,从刘少奇到林彪,从陈毅到彭德怀,从彭真到张春桥,这些人都在他人的残酷斗争下,在一定的历史时期,被批斗的或死或惨不忍睹,而他们自身,也曾经身不由己的在这个政治漩涡中批判和斗争过他人。

中国共产党表面讲党性,本质却是以个人发展的互利和个人关系的亲疏远近来决定内部的联盟,党性和为人民服务与对党和人民的贡献完全是对外的说辞,所谓党内派别林立,都是以个人感情和个人利益关系的亲疏为基础,这种以个人打击报复为实,以党性做外衣的掩盖的政治斗争,是残酷而又变幻莫测的,对于马天水等各级地方做实际管理和工业经济发展工作的主政者,在复杂的中央政治派系争斗中,看不清形势,所谓一步走错,满盘皆输。而之后得到的就是被报复,被反革命,被发疯甚至被处死。

而一切的复仇都以“整风”,“政治运动” “反对资产阶级” “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三讲” “反贪”等这些冠冕堂皇的政治运动形式进行,毛泽东的复仇如此,邓小平和后继领导者的复仇也如此,这也正是独裁专制落后的中共体制本身的不可解决的弊端造成,这种复仇,既能让最高统治者报的私仇,也能让最高统治者清除对手,实现其独裁和专断的权力梦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