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战略的改变?从习近平访俄国和非洲谈起

外交战略的改变?从习近平访俄国和非洲谈起

 付明泉

2013年3月31日

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后,第一站去了俄罗斯,会晤了铁腕普京--一位试图恢复俄罗斯辉煌的铁腕总统。然后去了非洲,外界对此纷纷解读。这大概是因为从1978年以后,中国最高领导人第一次没有很快去美国“朝拜”。

中国1949年建国,实行的一边倒的外交政策,即彻底倒向苏联,和美国为敌人。这也是当时中共政权和国际形势的必然。从不出国的毛泽东也在50年代,第一次和唯一一次的出访苏联。对于熟读历史,有古代万国来朝拜思想的毛泽东来说,去访问和来访问意义重大,除了强大的苏联,毛泽东再也没有去过其他国家访问。而1978年开始,邓小平访问美国,使得中美的经贸得以发展,也开始了他放弃“穷朋友”,结交西方国家的“富朋友”的战略。以后的江泽民,胡锦涛都沿袭了邓小平的外交策略。然而,美国并没有和中国的经济联系而和中国的政治分歧和敌对状态有太多改变,35年来,中美矛盾和摩擦不断,虽然中方一直主张和为贵,在美国轰炸中国南联盟使馆,在南海撞掉飞机,在很多问题上咄咄逼人,中国都采用了息事宁人的态度。然而,中国的对日本和美国的历史和现实的民族主义情绪却一直没有削减,尤其美国强力介入南海争端,日本钓鱼岛争端后,中国在南海,钓鱼岛,台湾,朝鲜半岛上,基本都和美国处于事实的敌对状态,这是一个基本的不容回避的事实。

中国对美国和日本的软弱外交,让中国民族主义主义者十分愤怒,而也让中国当政者十分难堪,不仅美国越来越无视中国的地区和民族情绪,甚至美国的跟随者,如日本,菲律宾,越南都逐步对中国形成合围之势,美国国内更有要彻底击败中国的战争论,把美国经济衰退,世界经济低迷,伊朗,朝鲜等很多问题看做是中国的影响问题,叫嚣一战解决。多年来美国对中国的合围一直没有结束,尤其是希拉里做国务卿时期的强力回归亚洲战略,对中国更是形成持久的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联俄联非,以意识形态和统一战线对抗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压力,又成为中国的外交战略。

从邓小平开始,中共最高领导人被美国承认,似乎成了一个惯例,而且越演越烈,能被邀请去白宫访问和高规格的接待,一直是中国高层梦寐以求的,而这次习近平一改去美国朝拜的作风,第一站访问去了俄罗斯,似乎向世界表明了中共新领导层的新战略,那就是回归老朋友,以过去长久的中俄,中非友谊和战略关系来对抗美国和西方多家的合围。

世界不是上个世纪的世界,共产国际已经不复存在,强大的苏联已经解体,世界也不是两极争霸的时代,但是,显然,和西方的一团和气的35年也没有换来西方的完全平等对待,这不仅仅是意识形态不同造成的,更有大国资源竞争,发展竞争,民族之间的历史和现实的冲突造成的,就算中国完全成为一个三权分立的资产阶级国家,中国和美国与西方的巨大冲突依然存在,两次世界大战已经证明,意识形态只是国家冲突和战争的一个小小的诱因,而不是全部,民族和地区国家的利益和发展冲突,资源竞争才是根本所在。

作为世界最庞大的经济体的美国,面对经济发展的中国,遏制和控制是从没有间断的,这种遏制和敌对关系又随着世界形势不断在形式上发生变化。而战略的调整,纵横同盟,是要随着国家利益和时代而变化的,也许,习近平将开始一个新的中国外交战略的时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