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年中国改革(1978--2013): 火与冰

三十五年中国改革(1978--2013): 火与冰

付明泉

2013年3月26日

 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再次执掌了最高权力。从此,他和其他文革前就职于中央的、文革中被打倒或者闲居的、文革后复出的“老干部们”一起,开始了一次被称为“改革开放”的中国改革运动,在农村政策,工业政策,外交政策,国防政策等方面,都和毛泽东时代有完全不同的变化,甚至180度的转弯。曾在过去被看作“洪水猛兽”的很多“资本主义”政策被做为新时代的党的政策得以发布贯彻和执行。

邓小平改革的最大行为其实是在1978年后“推开了中国的窗子”,至于进来的是什么,到底这个推开窗子对中国后来这35年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力,其实是当时的执政者,包括邓小平本人所无法全部预知和掌控的。邓小平试图“纠正”和“改变”毛泽东的集体化和高度计划经济的社会结构,他从农村改革开始,实现了刘少奇和邓小平在60年代提出的“三自一包,四大自由”,把中国土地革命的没收地主土地,党来严格支配和集体化劳动分配制度再次变成私有化土地的政策,同时在工业领域,他的政策是实现“厂长负责制”,逐步把当初中国共产党50年代没收资本家的工业改造变成私人拥有资产和地方小集体经济,从而试图调动农民积极性。在开矿,土地租赁等方面,邓小平的政策是放开和更高的自由度,以此拉动国民经济增长,在外交上,则停止和减少对非洲第三世界和“社会主义阵营”国家进行经济无偿援助,改和欧美等发达国家建立贸易关系,试图以此进入西方阵营,并建立发达的贸易立国的工业化国家。这些经济政策影响在外交上,则是停止宣传和输出革命,停止建立所谓的“革命统一战线”,而是以经济和民族国家为i利益主体的互利外交关系。

邓小平的改革是一个全方面的改革,不论人们对这个改革是赞美还是排斥,这个改革确实深深影响了几乎每个中国人的命运和生活,从1977年华国锋还在执政期间的恢复高考和知识青年返城开始,中国开始了停止“政治挂帅”“阶级斗争为纲”与宣传“与美国为绝对敌人”的社会政治状态,转为“以经济建设和经济生活为核心”,也因为如此,这此改革的几乎得到了各个阶层的相应,尽管很多人依然没有转变过来思想,但是求稳定,求安定,求发展,求改变生活质量,几乎是每个人的本能追求,而官僚主义,阶级斗争,闹革命几十年让每个人中国人感觉疲劳和痛苦,恢复教育考试,恢复正常的中华民族稳定发展的生活,几乎是全体善良正义勤劳中国人的共识。

历史总是不会以人们美好的意愿而发展,中国在经济有适当发展,人们生活有适当改善后,在一党执政下的邓小平的经济改革的若干问题开始毕现,这主要是小范围和下层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和上层和部分行业依然严格的一党统管体系的矛盾,官员的绝对权力和商业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是权力的高度集中造成的法律的严重漏洞和不平等和经济发展需要更好统一法律体系的矛盾,在这样的情况下,官员和奸商勾结呈现了全局化,大量的国有资产和农民土地通过租赁,企业上市,开发区建设,引入外资办厂等逐步垄断到个人手中,国家利益成为一些高层权力者和商人与外国资本家交换的资本,全民奉献的成果被党的各级官员和家属以及依附他们的商人和买办阶层所瓜分,全国的大部分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和小商人,并没有获得改革所该得到的那部分红利。而在改革的30几年,中国出现了依附于官员上的大资本家,大投机家和很多隐形的官员亿万富豪。

法律体系在全国的利益集团和一党统治下出现畸形状态,那就是立法越来越多,而执法则是奇形怪状,律师法官一切都以最高权力者和党的体系为依托,如果一个案子涉及党的执政者,或者法律执行和党的高层官员利益发生冲突,这时的博弈就开始产生,或者最高领导层出面主持一次法律的正义,或者是权大于法,高层官员的利益得到了保证,法律成为一纸空文,党指挥法律显得极为突出,中国法律成了党法,家法,和刑不上大夫的法律。

三十五年来的改革,如果说中国民众没有得到任何利益,这是不客观的,中国大量知识分子得以有机会走出国门,看看外面的世界,中国的农民和工人,下层劳动者的物质经济生活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大部分中国人从饥饿的革命状态实现了基本可以填饱肚子的状态,中国人的政治自由度和政治空气比1978年前和毛泽东时代有所宽松,但是,中国民众还远远没有获得这个改革所应该获得的那部分利益,毒食品,毒药品,司法不公,有冤无处诉,这些如利刃悬挂在中国民众的头上,教育,土地,发展,养老,住房,就业等严重的社会问题,不仅仅是社会发展不够,经济发展不够造成,更是严重的社会不公体系和邓小平改革本身的非全局性一党独大的只有经济改革没有政治改革有关。如果说超市的丰富食品,看似繁荣的教育,几乎普及的高等教育,高楼林立的城市建设,多彩的服装和林立的餐厅,中共外汇储备的增加,高度庞大的经济增长和贸易额是中国改革的燃烧的火,那么中国民众那种越来越没有的主人翁感,越来越感觉的新的经济大山--教育,住宅和医疗,加上完全没有的社会公义和不公平的法律,则是中国35年来改革的冰,这冰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感觉窒息和压抑,这种压抑体现在逃离,告状,口头牢骚,行动反抗的民众群体事件等,这些都是中国民众对改革寒冰的反抗和抗争。

三十五年来的改革,让中国人认识了外面的世界,尽管这个认识还不够全面和深刻,但是比起之前的毛泽东时代,则有大大的进步,中国知识界的思想开始了恢复和开阔,多种思潮开始迸发,人们开始更多更全面的思考这个时代和参与中国的变革,南方周末等的抗争,中国左右派的论战,虽然看似无序,本质上,却反映了中国人独立思考的新时代的来临,而这个时代,一届又一届政府和官员,已经越发现自己必须接受中国公民的监督,那种党内官员的颐指气使老爷作风,黑箱操作的猥琐行为,越来越似乎行不通,但是这些依然在党的绝对正确和社会主义特色的口号下进行者,中国大部人对民主和自由,法制和公民权有一定的觉醒和认识,但是还远远不够,中国的所谓精英,一部分明知高层和党的堕落,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为虎作伥,一些则在彷徨和迷茫,一部分则走向了民族的反面,即唯欧美为师,反对任何民族文化和民族国家的一切。

三十五年来的改革,让我们更深刻认识到,改善民众生活的重要,也让我们认识到,人思想独立的重要,让我们更加知道维护宪法的至高无上,和党要受到人民监督的重要,知道三权分立我们这个时代把“权力者装入笼子约束”的唯一的法宝,让我们知道自由民主法制和一党独裁永远是背道而驰的东西,也让我们知道,稳定才能发展,但是稳定不是奴役下的稳定,不是奴隶的稳定,而必须是法制下拥有全体民众人权的稳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