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的政治遗产和对未来中国的影响

薄熙来的政治遗产和对未来中国的影响

 付明泉

2013年3月21日

2012年三月中旬一日的深夜,中共喉舌新闻联播忽然宣布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直辖市重庆市的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重大违纪和审查的决定。一时间,在国内外引发巨大震动,而薄熙来的事情早在之前一个月,即其副手王立军叛逃时就已经在很多人中广为流传了。

薄熙来的案子,宣布后很多个月,才逐步公布了其妻谷开来的“杀死英国人”的问题,之后审判轻判了王立军。在十八大,即2012年11月宣布了薄熙来重大错误,开除中央委员会的决定等等。到今天还没有正式走法律程序和宣判。从2012年人大会温家宝总理忽然在答记者会议上宣布防止文革复辟,到今年温家宝传出重大腐败,薄熙来案事件可谓接连不断。

薄熙来下去了,但是薄熙来依然留下巨大的政治遗产,外界知道的,多是薄熙来在四川重庆的唱红歌和打击黑社会,对其他事情基本无所知。而对其批评则一直不断,比如搞新时代个人崇拜,新时代的个人独裁,搞文革那一套,打黑成了不按法律程序的黑打等等。这个是很自然的,在今天这样一个社会,做任何事情都会招来一定的批判和批评,尤其是在中国目前这样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中。

在改革33年来,中国大地已经出现贫富严重分化,官僚压榨和官商黑社会严重勾结的问题,而广大民众是有冤无处诉,有法不能依,所谓压力山大,在这样情况下,中国需要法制和民主,但是似乎遥远,而共产党貌似的铁通江山,民众能期盼的近期就是要解决自己的问题,出现公平的高官和可说理的上级,在这样的情况下,薄熙来的打击黑社会似乎正应了民众的这点要求,那就是重提“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做人民公仆”的好干部的说法,虽然这在新时代的民主法制下的公共服务接受全民监督多党制有点不合时宜,但是是在中共目前体制下的亲民和有实际意义之举。所谓为民解决问题的实质,实现共产党干部的高层到下层的批判教育,下层民众和高层执政者联合对中层执政者的监督和管理,对黑社会的强硬打击。然而,薄熙来在改革后体制内,他自身经济问题不干净,他的这样的举动,无疑让其他官员感觉“本是同根深,相煎何太急”的感觉。而薄熙来本身不是三权在握的最高统治者,这就使得他很容易孤家寡人的被处理掉。

然而,薄熙来的影响依然巨大,说巨大不是他本人真的如何威武神勇,而是他提出了一个妇孺皆知但是没在他的层面不能有这样影响力的问题,那就是中共目前改革引发的严重贫富分化,官商黑社会勾结问题,就如当年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在广场发表演说,那个嘟囔“打倒齐奥塞斯库的老太太,她的一言,得到了全广场的拥护,最后,鸦雀无声的听众变成了愤怒的抗议者,最终导致了齐奥塞斯库的被枪决和那个独裁政权的覆灭。当然,薄熙来提出这个问题,可能有他要当总书记上位的考虑,可能有他要切实改变党的领导,要共产党长久统治的考虑,不会是要颠覆这个党的领导和多党制,但是他提出的问题,客观上是正确的,是有利于时代发展和民心所向。

薄熙来提出的解决贫富悬殊解决官商勾结问题,从1989年开始,就是中共高层最提心吊胆和日夜不安的问题,他们深知自己在火药桶上,唯恐民众在人的启发和领导下情绪和力量爆发,而体制中尽享好处的25个最有权力的人(政治局委之一)薄熙来提出和试图要解决这个问题,让高层利益触动,十分震怒,所以薄熙来的下狱是必然的,不是偶然的。

然而薄熙来提出的一系列问题,深深影响了习近平为首的新执政者,在牢狱的薄熙来和台上珠光宝气,几乎不说人话不办人事,在所谓富人大聚会的两会上的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和政治高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个出场的政治局常委都面如死灰毫无生气,而习近平等新领导层也必须要亲民爱民之举,这不能不说和现在在牢狱中当年执政来的亲民打黑提出均贫富巨大威慑和影响力有关。

如果你稍微仔细听习近平等新领导班子上任后的一些讲话,当年和薄熙来死斗的汪洋那气吞山河的“要做大蛋糕,是最主要的问题”的话不见了,更多的是亲民爱民之语,更重要的是提出要解决分配问题,分配的公平问题,很多话如同薄熙来当年的话的复述和另外一个说法,所谓尽享改革红利不过是当年薄熙来提出的要让民众感受到改革好处的换一种说法,从这点意义上说,薄熙来已经对中国中共高层的政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

薄熙来不是一个民主斗士,也算不上清廉官员,更不是什么人民的救星,但是他算是中共高层中第一个敢吃螃蟹者,想通过一定方式来争取最高领导权,想提出自己的一套解决当前共产党统治危机的办法策略和政策,虽然薄熙来用人不淑,孔庆东等几个文人更是吃里扒外,色厉内荏的投机分子,但是薄熙来所提出的问题采用的行动,确实是中共目前要维持统治必须正视要解决的问题和需要的行动,不如此,中共的统治不能长久,中国将必然迎来民不聊生,官逼民反法国大革命一样的革命。

中国未来的政策,已经决定和必然受到薄熙来重庆政策一定的影响,尽管官方会判决薄熙来,死不承认薄熙来的正确的一面,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无需狡辩,薄熙来不是毛泽东,更不是什么救世主,也不是什么解决中国复杂社会问题的上帝,但是薄熙来主政重庆提出的政策具有相当的历史进步性和民心所向造就的,尽管这不是理想的中国未来的民主法制的社会结构,但是是一定求公平的反应。 这就如清朝末年,太平天国的理想主义的封建农民的均贫富口号和理想不代表未来中国的走向,但是确实是贫富分化严重到民不聊生的腐败清廷的软肋。 中国不会回到毛泽东时代,但是也绝对不会是右派权贵无法无天,横征暴敛,干部永远先富起来,民众只能被官,黑社会,富商和外国买办,洋人欺负的奴才,不会是贫富越来越大而无法可依弱肉强食的热带丛林的社会。

2 thoughts on “薄熙来的政治遗产和对未来中国的影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