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谈《西游记》

趣谈《西游记》

付明泉
2013年3月9日

中国大作家吴承恩的作品西游记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没读过佛经,但是却都熟悉很多佛教中人物,大概很多都是从这里知道的。 里面的如来佛佛法无边,菩萨大慈大悲,孙悟空的神通广大,又通过皮影,戏剧,近代舞台剧和电影的演绎,可谓如在眼前,印象深刻。

中国古语有“老不看三国,少不看西游”。 我不大理解为何不行,现在想大概说三国中刀光剑影,容易让人情绪激动,也让人对壮志未酬后悔人生的感慨,所有不适合老年人读;而西游记则是因为神仙鬼怪,情色诱惑,有点黄和暴力,大概古人觉得儿童不宜,不过,似乎这没挡住儿童最喜欢西游记的事实。

现代有大话西游,大部分都是把唐僧的“啰嗦”戏剧化夸张化,其中有妖有了仁慈之心,就不再是妖,而是人妖的话,而白骨精也变成了美女白晶晶,铁扇公主抓着孙悟空的手,还来了句“都是为了你啊”,爱情其中感情纠葛,就成了一个地道的爱情喜剧,这确实很有意思,但是即使我们不戏剧化夸张化其中的人物,我们另外一个角度欣赏一下西游记,还是很有意思。

第一个有趣的点在于所有路过的国家人物,哪怕妖精,都讲汉语,唐僧取经,走了那么远,不需要翻译,大家都讲一种语言,这确实让唐僧取经容易的多。想想,唐僧被妖精抓了去,可以直接和妖精讲话,这就使得唐僧有了太多机会争取时间,来让悟空救自己,也趁机可以宣扬自己的佛法,这是多好的宣讲佛法的机会。而悟空八戒都可以和妖精直接对话,书中没说讲的是何种语言,但是总之,他们是语言沟通无任何障碍。

第二个有趣的点是西游记里文化的一致性,比如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是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妖精往往也是如此,从大哥开始的排位,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师傅徒弟,基本都是中国儒家文化,这使得孙悟空打妖精时候很好沟通,也容易找到妖精的软肋,比如去找找他的师祖和上级,一般就把问题摆平了,文化上基本没有沟通障碍。

第三个趣点是我们通过西游记看到称呼和人与人关系亲疏的有趣联系,比如猪八戒就总称孙悟空为“你这猴子”,“猴哥”,貌似调侃不尊重,实际上拉近了距离,实际上,西游记中孙悟空和猪八戒的关系也更亲于他们和沙和尚的关系,沙和尚总是循规蹈矩的“大师兄”“二师兄”这一叫,似乎的尊重拉远了距离感,我们由此可以想我们生活中还真是如此,称呼全名,只有的名而无姓的称呼,加上先生不加先生的尊称,似乎都显示了人们关系的远近,中共内部早就有,“请恩来,少奇同志阅,似乎是在表明一种亲切关系。”,在西方,称呼名的现象似乎更加普遍,当然对师长师兄有时不免也要加上尊称。 现在比我年幼的孩子对我的称呼大概就有泉哥,泉叔,泉爷,或者直接称呼的明泉哥,甚至直接的哥,或者哥哥,这每次称呼还确实让人感觉到关系远近的不同。

第四个趣点是唐僧对色的态度,首先,不论是狐狸精,蜘蛛精还是女儿国国王,首先都是幻化成美女,这个不像《简爱》等书中描绘的所谓外貌平平的女人,而几乎都是《乱世佳人》和目前好莱坞电影中的大美女形象,有些还具备了“外表时尚,内心保守”,这些女妖不是要吃唐僧肉,倒是要唐僧这个人,这时唐僧就要做一个真的勇士,面对色不动摇了。不过,唐僧似乎每次对色的诱惑都有点含糊,虽然拒绝,也表现了多情的一面,很有现代玩暧昧的男子的能力,他在情感上有居高临下,首先对对方对自己的爱表达了怜悯和同情,然后又正义凛然的拒绝,让人感觉确实是高僧在世,我佛慈悲。至于唐僧内心动摇没有,我们不知道,电影中演的就更夸张了,唐僧面对裸女所谓丰乳肥臀的诱惑,似乎欲拒还休,而更有“说什么戒律清规,怕什么王权富贵”,看来也许唐僧内心也纠结,只是现实和佛法的约束,这倒也符合真实男子和人性的写照。

第五个趣点是猪八戒的心态和对美女的追求之心的执着。想想,贵为天蓬元帅,典型的高富帅,还有权力,从天宫落到人间,还脱胎猪身,又这么苦苦去跟着取经,不悲观绝望,不贪恋富贵,真是爱美女不爱荣华, 想像,没有好的心态如何能行,不求平反,不求返城,比当年的上山下乡一心返城的知青和那些被打成反革命就想着平反的人心胸开阔多了。一个歌曲<小芳>唱的是上山下乡青年为了返程抛了前女友的农村姑娘小芳的故事,而八戒的每次离开,可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和返回天宫,他本来都是爱的死去活来,但是或者女子不同意,或者菩萨变化的戏弄他,要从八戒这看,这个高富帅是真的重情重义,从不违背女子意愿行事,对自己受到的惩罚也是心甘情愿,心态极佳。难怪很多现代姑娘都觉得嫁人就要嫁八戒这样的,悟空也不错,唐僧是最差的选择。

第六个趣点是唐僧每次必让八戒出去问路,和要斋饭,就是化斋,本来沙和尚形象不错也不好色,至少是人的模样,不知道为何唐僧偏偏这样给徒弟分工。结果八戒出去,遇到女妖,总是把“这山是什么山,这岭是什么岭”临时变为“姑娘芳龄几何,婚配与否?”, 而遇到化斋,对方看到一个猪头人身的怪物,那些人不像西游记读者“见多识广” , 还不知道猪八戒是西游记这书中的主角之一,也不知道他是神仙和名人,会三十六变化,只是当年元帅高富帅的神仙调戏嫦娥犯了点生活错误下凡的,自然吓坏了, 这时唐僧就会说,吓到施主了,然后一番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的陈述,对方自然马上给斋饭让他们走人。

第七个趣点是唐僧的语言和思维模式,几乎遇到妖精前都是“哪里有什么妖精” “分明是一个女子”,之后则大叫“悟空救我”,一次一次如此,这确实让人感觉有趣,关键是唐僧遇到的妖精几乎都是在深山老林中变化的女子,唐僧似乎从不加以思考,就认定是良家女子,看来高僧的善良之心确实是达到了去掉常识的程度了。

第八个趣点是唐僧赶路,那时没有地图也不会有全球定位系统,唐僧每次倒是一拍马,就是,让我们赶路吧,不过,后来有人告诉我是因为那马是小白龙变的一个细节,让人可以说的过去,或者,唐僧无需地图,直接向西就可以了。

当然,还有很多有趣之处,比如悟空八戒沙僧似乎一路都没换过衣服,洗澡与否不知,而师徒四人饮食似乎也不同,有吃果子的,有杂食的,有吃素的,不知道如何解决的,如果又脏又臭一路西行,似乎也不符合对佛祖的尊重,而又如何吸引了那些才貌双全似乎也干干净净甚至有洁癖的女儿国王和蜘蛛精们?

西游记,伴随很多中国人的童年和一生,让人精神放松,西方的超人,和孙悟空相比,也显得过弱。 西游记, 不仅能学习很多东西,还能让人开心无比,确实是一部神来之作。

1 thought on “趣谈《西游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