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相谢幕 总理难当? 温家宝这十年

温相谢幕 总理难当? 温家宝这十年

付明泉

2013年3月8日

中国形式主义的两会召开着,温总理温相也要谢幕了。温家宝这十年,对其的早期评价是压倒性的好,中期是两极争论,到了后期则几乎是压倒性的认为他喜欢演戏,做事情华而不实,言大于行。

平心而论,中国的总理同古代宰相,是最难当的,这是一个大管家的角色,国家外交路线,军事路线,发展总路线都是上面定,过去是皇帝,现在是类似皇帝的中共总书记或者核心来定。总理是来管理实现落实具体政策的,而所谓好的国策是天子的,具体的抓落实是宰相的,所以可谓好事不容易沾边,坏事容易担责。

当然,说宰相和总理没有任何权力是不客观的,古代宰相就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说法,而任何朝代天子和群臣也以宰相为首位大臣,宰相要处理军国大事,这个老百姓都懂,所以民间有“你怎么忙的和宰相一样?”。 宰相不仅要有过人的才华,旺盛的精力和体力,也要有通达忍耐的胸怀和心胸,不能耿耿于怀心胸狭隘,所以古代民间也有“将军臂上跑开马,宰相肚中能行船”的说法。宰相不仅仅要管理好自己,自己的家人,作为全国官员的最高行政长官,他同时还要管理好天下的官吏,这样才可达到宰相的基本标准。

正因为宰相权力之大,位置之重,才让全国民众翘首期盼,期望值很高,这样一言九鼎的仅次于天子直接管理全国政务和官吏的人,必然让民众寄予太高的期望。这就要求身为宰相之人不仅仅要有一般官吏有的权力斗争能力,也有具备心胸,胆识,经济政治军事等多方面才能,能总揽全局,也能处理细节小事,也要求其能保持高于一般官吏的清廉和操守。

不论人们对温家宝评价如何,尽管总理有多位,但是从1949年中共执政后,大多数中国人印象深刻只有三个总理,周恩来,李鹏和温家宝。李鹏的印象深刻倒不是他的才华卓著,而是他在1989年学潮中的拙劣表现,更在于他的无能为全国共见。周恩来经过宣传媒体的反复树立,成为完人,周以其英俊风度翩翩的外表,长期的革命历史,过人的处理高层人际关系能力和魅力,以及勤奋的工作态度,加上当时媒体宣传不够广泛,主要靠报纸和官媒,在其官位保住的情况下,宣传的都是正面的东西,使得其“一俊遮百丑”,其政治上的错误和其工作失误造成的损失或不被人所知道,或者被人原谅。

温家宝被人们记住是因为,他似乎是一直想做一个周恩来式的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总理,以亲民爱民和事必躬亲承诺天下得到民众的爱戴,但是温家宝所处的时代不同,他和周恩来在党内第一代元老的地位不同,他的家族贪腐和周恩来无后人的情况不同,温家宝在共产党这个无官不贪的时代,不能脱俗和免俗,所以依然希望并培植自己的女婿儿子家人经商敛财,他要名声也要实惠,这种扭曲和矛盾本身就无法使得他达到周恩来那种只求大名不求其他的名声高度。另外,温家宝的权力和当年周恩来的权力也不可相比,周恩来虽然在毛泽东万岁的时代,但是在党政军中都有周恩来绝对的亲信和跟随着,而毛泽东君临天下,把周恩来也当作其助手和万人之下的人,至少很长时间虽然是第三号人物,但是在全国政务周恩来有极大的决定权,毛泽东除了权力和用最高层军队等人的大事情,不喜欢抓到省长一级以下甚至包括省委一级的其他小事,很多事情一般都是毛泽东给纲,很大的权力空间留给周恩来操作,所以周恩来能做到言必行,行必兑现,周很大程度在很长时间只要请示了毛泽东,就可以在各省各地区做很多事情,尤其是经济方面,周恩来几乎在文革中做到了全权控制和管理。

温家宝则完全不具备周恩来的权力,他不仅对各省很多任免毫无权力,就是对再下级的地市领导甚至都不可撼动,在中央威权已经严重下降的时代,改革多年,很多官场人物和上层经济利益政治关系盘根错节,撼动任何一个地市级以上的人物,都要用出全身力气,甚至自己得不偿失。在这样情况下,温家宝对民众的许诺,很多必然成了空头支票,他在承诺时也许希望做出改变,但是回到中南海,发现一切是那么难,电话指示,文件下达,甚至直接当面指示都未必起作用,可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而温家宝也许逐步发现,为穷人说话,为富人办事,随波逐流更舒服,下级官员也逐步学会配合这位总理的修鞋,过年慰问,下矿井,进贫困老民家过春节的表演,最后让温满意,让下级舒服。

温家宝的最大功劳算是努力废除了农业税,兑现了9年业务教育,虽然这税收可能和古代废除苛捐杂税的末期王朝一样,通过各种其他名目税收在各地卷土重来,但是从国家宰相行动力来看,温家宝确实实现了这一政策,这点是不可否定的。温家宝在个人修养上,更希望自己如古代的名士,他本人也喜欢引经据典,他本意大概是希望实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古代文化和西方民主的完美结合,但是在中共这样一个独裁和染缸内,他本人不能也不会真的实现这个理想,他在现实中,必须学会平衡和妥协,学会了趋炎附势,他享受着特供,有着特权,缺乏监督,他的家人和下属必然会在这个染缸内和其他太子党一样发财致富,敛财贪腐,这是他本人和他家人无法自控和控制的。

正因为这些,温家宝逐步从民众看到的出入萨斯抵抗大军的统帅(连同王岐山),身临地震一线的宰相,废除农业税的农民恩人,逐步成为仰望星空,只会流泪表演,到处承诺,甚至纵容家人贪腐的伪君子和昏相。温家宝的失落和最后名望的尽失,是他所在体制和他身为目前中共高官的必然,在这个官场中,权力至上,等级制度,官员的发财梦和青史留名梦的结合,中国优秀古代文化和虚无共产文化的扭曲,在普遍民主的优越尽显的世界大潮和中共党天下独裁的统治状态下,中国官场,就必然会出现温家宝式的官员和宰相。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