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艺的阶级性与文艺与经济的关系(二)

论文艺的阶级性与文艺与经济的关系(二)

付明泉

文艺和作家本身的经济状态是否有关,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我们知道人在不同的家庭,经历中,会写出不同题材的作品,要描绘一个生活,必须有深刻的生活体验,因为一切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本身,脱离了社会的纯粹的艺术是不存在的,因为最神怪的艺术依然脱胎于生活观察,经过加工和提炼想象夸张,从而完成艺术和文学的创造。

我们众所周知的人们已经基本判断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来于一个富豪家庭,所以他对服饰和很多生活细节的描绘十分生动,就算不是如此,他也必定得到了第一手资料,在文学艺术中,很多生活细节的东西凭空想象是不可能的,即使想象,也不符合实际的情况。而托尔斯泰更是一个富裕家庭的作家,所以他刻画农场主和上层社会更加传神和生动。普希金可以写出宫廷诗歌,写出俄罗斯的皇村中学的赞歌,因为他的天才,但是他的题材却因为他的阅历和体验,没有后者,他可能创造出其他作品,而不是这样的作品题材。

在一定经济地位,人因为自身的思考和体验,会写出不同的角度和文学作品,所谓流浪汉作家的作品和权贵作家的作品一定是不同的视角,即使权贵作家真有人文主义的同情,也依然有着不同的文辞和思想模式,这个完全可以从文章和文艺作品本身得以反映。

文艺来源生活,但是高于生活,而其中作家的经济社会地位影响作品本身,却不是直接的,而是隐晦的,透漏于字里行间的,比如飘(gone with the wind)这样的作品,作家本身对那种生活的赞美和庄园的留恋,她的庄园主贵族小姐的心结,是透过字里行间而反映,而不是直接告诉和表达的,但是几乎透过每个段落,我们都能看到这样的情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