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对善的追求—-从托尔斯泰的《复活》谈起

人对善的追求—-从托尔斯泰的《复活》谈起

付明泉

复活是托尔斯泰最后的一部小说,和他的《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宁娜》相比,他的这部小说算是短而情节更紧凑,故事性更强的,记得在高中时期,对于喜欢三国一样的故事情节众多的中国小说的我来说,读安娜那部书总会对其中的情节太慢,心里描绘太多,故事性不强,而当时,却会很容易觉得复活更像一个中国古典小说式的紧凑的故事。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加,才发现复活中描述的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曲折的故事,更多的是一种人性本然的对爱的渴盼和人本性的赎罪。也和基督教的忏悔与佛教中的自我修行类似。

复活讲述的故事本身没有十分特别,是说一个俄罗斯19世纪的上流社会的一个贵族男子喜欢上他的一个女仆,在有感情并发生肉体关系后离开了这个女子,后来他在做审判官时才发现一个有罪的妓女喀秋莎居然是当初这个相爱的女仆。故事很类似中国古典剧目一些始乱终弃的贵族哥女仆的故事,也类似中国近代的剧作《雷雨》。然而不同的是,后来的男主人公不断做出赎罪的表示和行为,甚至不惜和喀秋莎流放西伯利亚, 这个赎罪的道路并不如男主人公所愿,喀秋莎说出了“你今世利用我作乐,来世还想利用我来拯救你自己!”,但是最终被他感动,虽然最后没有嫁给他,但是通过这样的一个事情,借助宗教的力量和自我忏悔和反思,书中表达了最终完成了男主人公自我拯救,即在自己灵魂和道德上的复活。

现在对复活的中国政治式评价都是说抨击了俄国统治阶级的虚伪自私和上流社会的腐败,其实,如果我们抛去这些阶级论和阶级斗争的东西看,在任何阶层其实都有同样的问题,有些是人本性和红尘中的人的普遍问题。

在红尘中走的人,逃不了情色和自我的欲望,而每个人在经过一些事情后,在情感上,在生活中,都会有一些遗憾和后悔,我们每个人,也不乏听到很多人有说一定事情对不起他人和想赎罪的心里,很多人在中年和老年后会念起自己青年时代的年少轻狂,出口伤人,做事不妥,情感的幼稚,伤害了昔日的恋人等等,这些都是普遍存在的。这也正是人类私欲,但是普遍想完美和向善的心里的纠结,在自我保护、私欲和康德所分析的情欲的推动下,会做出一些有利于自己不利于他人的行为,但是之后,在一切稳定的情况下又有会心灵的忏悔和希望的救赎。这时往往会回归一种信仰和宗教,就如当时大军阀孙传芳的晚年立地成佛,慈禧太后后来自称的老佛爷。

古代正史的史官虽然对杀人如麻的开国帝王极力赞美,但是我们从其中还是能看出一些背后的东西,那就是一些帝王对一些行为和祖先行为的忏悔,如大杀功臣的朱元璋晚年的精神凄凉,对无罪就杀死的功臣徐达后人的免死牌,还有西晋皇帝在听到自己祖先司马懿阴谋夺得曹家江山感觉的羞愧。毛泽东晚年到陈毅葬礼上,既有拉拢老人的权谋的考虑,应该也有自己为了权力斗死老人的一些灵魂的不安,当然,这种忏悔只是一个政治家的稍许恩赐,但是正是人本性向善心灵和自己行为矛盾的体现。

复活讲的故事,正是人类本性和红尘中人的理想和现实的矛盾,红尘中的人很难说一生没有一件遗憾和后悔以及有负于人的行为和语言,即使不承认,也多半是还没有察觉与没有时间和感觉去觉察,而一旦察觉,即使无法对当事人和事情救赎,人都会用各种方式和以后的对他人行为来救赎,这也算是人向善和试图拯救自己灵魂的本能。这在生活中也很常见,就如你夸奖一个人,如果言过其实,他或者她会本能的作出抵触的反应,这也往往是在长期的实际生活中,人对自己缺点的认识和自己不完美的认识的本能反应,而相传蒋介石退到台湾对孙子夸奖爷爷是好人,慨叹“爷爷不好,爷爷真好,就不会带你到这来了”,不论这故事真假,这故事让人信服和流传本身体现了人的普遍的感受,对自己行为的自省和自察和试图对已有行为赎罪和向善的本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