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革命(三)

法国大革命(三)

付明泉

1788年7月5日,在1774年即皇帝位的路易十六同意召开三级会议,即有下层劳动者参加的关于监管征收赋税权力等的政治经济类型的会议。这是在路易十六内外交困的财政状态下,并在财政改革连续失败后同意召开的。尽管今天我们可以说那是路易十六不得已而为之,其实路易十六依然有能力继续控制不召开这样一个会议。实际上,和极权的路易十四和集权的无为腐朽的路易十五相比,路易十六算是年轻有为和少有的开明。 路易十四是集权的铁腕君主,他的名言是“朕即法律,朕即国家”。路易十五则是那个留下“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语言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上台后,法国财政空前困难,下层社会劳动者赋税巨大,而上层贵族完全不听取下层的呼声,也没有任何有效沟通渠道,政治上没有任何打算和改变的计划的路易十六仓促同意召开三级会议,无疑把自己的被推翻和死亡埋下了伏笔。

这让我们很容易想起1978年,即法国大革命190年后在中国共产党高层的一次会议,那就是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这次会议,作为英明领袖的华国锋本来是确定这次会议的主题是讨论经济,然而在开国老干部,那些被毛泽东打倒被华国锋平反的老干部在会议上占多数并一直对毛泽东文革和自己历史定论不满的情况下,陈云首先提出要讨论政治政策和路线以及高层人员的历史重新评价问题,随即得到所有在场的其他老人的支持,会议随即转为政治主题会议,华国锋在让贤的提议下不得不从党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和军委主席的位置退下来,邓小平,陈云等掌握大权,华国锋随后进入被软禁和限制行动的后半生。法国大革命的三级会议和这个三中全会的不同是前者是民众对经济和政治的诉求,后者是同一政党内部领导权的斗争。

经济和政治永远息息相关,法国大革命的背景正是如此,高赋税,腐败的贵族特权阶级,民主法制人权意识的萌发,下层民众经济困难,这些因素,往往会导致平民阶级大革命爆发。法国大革命的根源是国家财政困难和两极分化超过社会承受力,上层社会没有意识到知识分子和下层民众的觉醒意识和认识能力的提高,没有足够重视下层社会的诉求。从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到伏尔泰的民主思想,法国知识界和社会下层的民主意识已经相当普及,而上层社会依然没有任何对策,在没有充分的政治准备下,又匆忙的召开三级会议,这就使得这次会议变成了大革命的导火线。

中国清帝国的政治改革也有近期的情况,实际上,在没有任何充分准备下,匆忙中进行了内阁制,然而为了不失去皇权和其贵族利益关系,最后这内阁变成了皇室本身的内阁,仅仅是集权皇权的形式变化,这就使得全国舆论沸腾,群情激奋,反而加速了清政府的灭亡和帝制的结束。而当时的清政府和政治权力上层人物显然没有充分了解下层民众的思想意识和广大政治中下层劳动者的普遍要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