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革命 (二)

法国大革命 (二)

付明泉

世界很多正义和罪恶都是借助革命的口号,比如俄国列宁投靠德国皇帝后得到支持发动的十月革命,斯大林的肃反革命。同样,法国大革命虽然有破除专制和独裁的历史进步的一面,但是也正是在美好的口号下暴力行动的典型。在法国大革命中,无数知识分子贵族和平民死于非命。 革命中,暴力被冠以美好的声明,甚至执行者都深信自己是在做伟大的业绩,所谓多数人表决的暴力即为正义的原则。

翻开法国大革命的历史,我们都不会忘记那样一句名言: 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而多少暴力和血腥又都是借助正义民主与道德的名义。在这个名义之下,行的却是极少数人煽动大多数人按照他们意志力行事的所谓“民主”“自由”和“法制”。这种所谓的“法制”和“民主”只是一种比前一个统治集团更加残酷更加无序更加专制的独裁。法国大革命展示我们的正是这样一副残酷的画面。

雅各宾派在执政后,采用了中国古语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残酷政策,而每次对政见不同派别人物,都采用了残酷的精神彻底打击和肉体残酷消灭的政策。而每次消灭,又都采用了似乎很“民主”的“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和所谓会议发言的方式,但是在没有充分的平等和狂热的所谓追求自由民主的美好口号下,一批又一批有不同意见的政治家被押上断头台。

雅各宾派是一群下层小商业主和所谓宪政派组成的群体,雅各宾俱乐部开始名称为“宪法之友社”,不断鼓吹激进的民主宪政口号,而,因为政治见解不同,分离出去一些组织,1791到1792年,其中分化出立宪派和吉伦特派,而这些领导人和雅各宾派可谓本是同根生,但是不仅仅没有分享到法国革命的果实,甚至自身的民主权利也没有得到任何保证,吉伦特派和丹东派的这些领导人先后被其同根派的领导人送上了断头台。法国大革命成了一场暴力的盛宴。

尽管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教科书和所谓马列主义阶级论分析,牵强的把这些斗争统称为资产阶级的斗争,一会划分为大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矛盾,一会划分为人民和大资产阶级的斗争,一会划分为内部矛盾斗争,试图说明人民的伟大力量和所谓想牵强到所谓无产阶级政党云云,实际上,这些斗争和这些阶级并无太大关系,本质是少数人利用多数人对正义和平均主义的渴望,利用国内的矛盾和当时的贵族的腐败,实现自己和自己派别私欲的一场借助正义自由名义的暴力盛宴。也因此,法国大革命先是砍了路易十六皇帝皇后的头,继而砍贵族的头,然后继续砍自己派别领导人的头,砍民主革命家的头,最后雅各宾派的代表人物罗伯斯庇尔自己的头也被砍下,这场暴力的盛宴才在布衣拿破仑重新登基皇帝的铁血下结束和归于安定。

看到中国国民党的将领的名将,多是在中日国家战争中抵抗日本侵略保卫家园战死或者立功的将军,而中国共产党的名将,则是在国共内战中灭敌几十万的将领,这所谓几十万的敌,想想,都是中国人,是所谓的兄弟的自相残杀,而这种残杀都是以正义的名声而屠戮,所谓的中共消灭国民党300万军队的全国解放,开始了中共对中国取代国民党的统治,从此,开始了批斗民主党派和残杀知识分子的文化大革命,以及期间的三年大饥荒和几十年的折腾,在所谓批判和残杀了知识分子,党外人士,工人农民的愚弄洗脑教育以及所谓后来的对学生的屠戮和全官贪腐,中国的制度不仅没有进步,反而比几十年前的社会政治状态更加落后封闭专制和残酷。

革命,是解放穷人?还是能均贫富? 是正义还是民主?是多数人的福利还是少数人借助多数人谋利的更独裁更凶残的统治上台的手段和瓜分盛宴?还是借助正义的谎言的暴力的屠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