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革命(一)

法国大革命(一)

付明泉

2013年2月

法国大革命是充满血腥的,如果按今天的网络语,民主和砍头成了法国大革命的最给力和最红的两个词汇。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和王后被砍头,之后力主对他们砍头的雅各宾派的罗伯斯庇尔也被砍头,从科学家到政治家,法国大革命砍头范围之广,时间之长,都是很特别的。而那个时期,人们高谈民主,高谈法制,高谈人权,然而,从法国皇族贵族到法国新生的革命派,他们发现他们都最没有民主,法制和人权。

被称为欧洲的良心的伏尔泰写过一本关于法国国王的书《路易十四》,以路易十四传记的形式,广泛的展示了整个欧洲各国几十年内政治经济文化状态。路易十四文治武功,使得法国国力大大增强,然而,如同中国的清帝国的乾隆皇帝,正是最繁荣和昌盛的时期,他的政策也为以后国君和王朝统治的留下了隐患,路易十五的在美国的战事,使得过去的祸患的进一步积累,国债高昂,最后的年轻君主路易十六,则在其统治期间,使得法国社会矛盾总爆发,最终导致了法国大革命。

事实上,路易十六更像中国明帝国的最后一个君主崇祯皇帝,是少年继皇帝位,继承王位时候国家已经在前任君主的错误之下危机四伏,他们也都成了最后的替罪羔羊。 路易十六自身也犯了很多错误,他的政策朝令夕改,政策在几个派别贵族之间的分歧中摇摆,他的初衷也许是想折中,或者是在一定时期内听信了一定的建议,但是缺乏一个连贯性,往往前后的政策是完全相反的,尤其是财政政策,另一个方面,对民主的前期蔑视和置若罔闻,后期的诚惶诚恐的一味恐慌和退让,也是造成法国王朝最后灭亡的原因之一。

如同中国王朝灭亡最后往往归咎于皇后王妃的狐狸精,法国大革命也少不了对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的归咎。玛丽是奥地利国王的小女儿,是出于王朝的巩固和政治关系嫁到了法国,而玛丽本质也是这场政治婚姻的棋子,她对政治没有兴趣,对奢侈品和豪华生活尤其痴迷,但是这并不奇怪,一个公主,在深宫中长大,又在少女时代嫁给了法国国王成为至尊的王后,是不能以今天的政治家和历史学家的视野和角度来要求她的,更不可能要求其具有什么革命的民主思想。

历史对玛丽奢侈的记载是出名的,尽管近代也有历史学家提出异议,同样对她的指责还包括叛国等,按照一些记载,我们不怀疑玛丽的奢侈,但是她应该是具有良好的教育和法国上层王室的优雅气质和风度的。把她描述成一个粗鲁霸道彪悍的山野村妇是不符合这个人物的历史地位的。这位路易王后在历史上有两件事情是让人感觉很深刻的,当法国革命派极力告诉民众,王室是多么奢靡腐败时,一个方法就是散发带有“皇后偷情”与“奸淫子女”这样字的小册子。 历史记载,“当控诉人在最后提醒她没有回答是否与儿子(即那个短暂的被称为路易十七后被革命派虐待致死的她的儿子)存在乱伦关系的时候,玛丽·安托瓦内特终于改变了她从进入法庭以来一直镇定的情绪,激动地抗议这项指控。而对于这项她唯一没有应诉的指控最终被法庭裁令成立时,她回答说,‘我之所以不回答是因为人类的天性,拒绝回答这样一个对母亲无礼至极的指控!我呼吁所有在场的母亲给我这项权利。’ ”。 第二件事情是当她被推上断头台的时候,她踩到了刽子手的脚,这时玛丽说了句:“对不起,您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有人质疑这句话是否是真实,但是一个事实则是她到死都保持了她的王后教养尊严和不肯低头的特质。

当玛丽被她的母亲在14送出奥地利嫁到法国时,她的母亲对她说,“善待法国人民,让他们感觉到我们给他们送去一个天使”。然而,在法国大革命的狂潮下,玛丽最后给法国人民的印象则是“奢侈腐败糜烂女人”的代名词,当时的法国革命派告诉法国穷人的是“正是这个来自奥地利的女人让你们这么贫穷和没有尊严”。她的奢侈和诸多匪夷所思的罪名到底是革命派革命的号召需要,就如当年中国共产党对农民宣扬的地主黄世仁和周扒皮的故事,还是确有其事,证据确凿,大概还需要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的研究。

路易十六和王后最后的逃走似乎也是戏剧性的,因为接见市长而晚出发了几个小时,最后忠于王室的等待接应的骑兵以为他们不能离开王宫而离去,路易十六又一路和农民停下来谈话,让这个逃走成了一次广为人知的访问式的旅行,这就使得革命派有充分的时间和理由把国王和王后带回王宫,也是从那时起,路易就注定了他和王族在激进的无秩序的盲目复仇下的法国大革命下的牺牲品的命运。

对于路易十六和王后的死,很多人感觉到路易的无辜的,至少罪不至死,法国前总统密特朗说,路易十六确实不该被处死,但是在那个时代,他又不能不死。而就连俄国支持革命派的诗人普希金都感伤的写下了,“路易十六昂首走向了死亡”,表达了对那次盲目的无序的草根复仇式翻身当老爷的法国革命的不满和迷惑。路易死后,各个派别纷纷登场,一直到铁血的拿破仑再次加冕登上皇帝宝座,革命派和平民才暂停了喧嚣和盲目的砍头活动。而那个时代的不安全感则在法国各个阶层广泛存在,拿破仑凯旋时对下属将军说,你看到那些欢呼的人群了么?当我们胜利时,他们这样欢呼,当我们被砍头时,他们也会这样欢呼。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