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是中国发展的必须 但中国继续的改革一定不是邓式改革:谈邓小平式改革是没有前途的改革

改革是中国发展的必须  但中国继续的改革一定不是邓式改革:谈邓小平式改革是没有前途的改革

付明泉

1978年,邓小平通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方式处架空了抓捕“四人帮”的英明领袖华主席后,开始了他的曾经被毛泽东批判为“走资派”和“资产阶级当权派的复辟政策”的全面“经济改革大业”。从此中国开始从革命转向抓经济建设,从倒向苏联,中苏论战转向“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从农村公社合作化,高度控制的城市和国企的计划经济转向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及“经济资本主义”的私有化过程。

可以说,邓小平的改革是基于中国从1949年开始后的高度计划经济,没有内债没有外债的国富民穷的基础上,即看似贫困的国家,但是本质孕育着巨大的财富,是可以靠开发地下资源,组织生产和对外国放开市场和租赁土地,对内借国债,制造出多个繁荣的城市国家和几百个超级富裕大家族,几万几十万个超级富翁的。而邓小平的推开窗子,解放知识分子,客观上,确实起到了打破阻碍社会生产力的消极的党文化的因素,把中国的一些活力释放出来,从而使得中国人开始从革命斗争转向了关注经济生活,从此邓小平的政策被定为国策,并号召一百年不动摇。

然而,邓小平的改革的从农村改革之后,到城市后,产生了严重的问题,1984年后,中国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等经济问题, 邓小平最后把这些归于两任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没有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党的绝对领导,这是完全的找替罪羊,其实,这正是城市乡村的资本主义经济改革和党的政治上的绝对领导造成的二元体制造成的,本质正是邓小平的局部改革和后期缺乏方向的改革造成的,即改经济不改政治,改局部不改全局造成的,是邓氏改革没有大局观,没有前瞻性,摸着石头过河,没有城市改革和全国政治经济改革的蓝图造成的,是邓氏改革头疼医头,脚疼医脚造成的。邓小平的改革,严格说,从农村承包后,基本就失去了任何改革的具体措施和方法,基本就是招商引资,租赁土地,大建开发区,和资本主义学习局部的东西,但是资本主义的社会的繁荣是建立在宪法的至高无上,建立在资本主义政治体制下的有序,而邓小平的中国特色,是党大于法,封建主义的党文化和党天下,这必然使得中国高官拥有超越法律的特权,就必然使得中国的很多经济政策变成了权利者连同买办商人和投机家的扭曲政策。

可以说,中国的一切买入,没有知识产权,乱砍乱伐,乱拆乱建,豆腐渣工程,毒食品毒药品,全国的官吏严重的腐败正是邓小平后期的相关政策的随意性和改革失去方向造成的,如邓小平一方面坚持党领导一切,一方面又坚持放权,一方面坚持去毛,一方面又要坚持毛泽东思想,一方面说共同富裕,一方面又说要干部先富起来,一方面说要有改革的大局,一方面又说交点学费,要摸着石头过河,一方面说要改革不怕一切,一方面又说稳定压倒一切等等,最终让人理解为改革就是要保持只管维持现状的开放和对资本的盲目引入,要保持过去的邓小平的既有方针政策办的发财致富,而不能有任何新的思想和举措。

邓小平改革最终变成了一言谈的老人治国,和最后毛泽东的革命斗争理论治国,不能有任何反对意见的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说辞一样,大家最后都大谈坚持毛泽东路线,但是什么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坚持什么到底,没人能说清,这最后必然导致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变成了自相矛盾的空洞理论,结束也成了必然。

现在邓小平的改革又变成了这样,执政者高喊要坚持邓小平理论和改革不动摇,但是显然,只有经济改革没有政治改革,只有局部没有全局,摸着石头过河的邓小平改革最后已经失去了方向和目标,这样的改革,是空洞的,糊涂的,到底是继续追求GDP,追求外汇储备,还是追求多数民众的富裕,是追求中国多出富人还是追求全国底层民众,尤其农民,工人生活的改善,这都成了根本问题,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当初薄熙来和汪洋的政策理念之争,有了陈良宇和温家宝的经济发展之争,中央最高执政者集团完全不能在内部达成一致意见,也没有有效的沟通机制,往往最后以斗争的方式结束,下级以经济犯罪名义被逮捕和开除党籍,上层则继续其糊涂的邓氏改革。

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要变革,不变动,就不能发展,因为社会在发展,科学在发展,人的思想和要求也在提高,但是是一个逐步的解决问题的变革,既不是墨守陈规也不是不断折腾,改革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具体的行动,是要解决内政,对内经济,对外贸易等外交关系等的一个个具体问题,这些都和邓小平的改革一点不沾边,比如在复杂的新形势下,就要断然废除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政策,捍卫国家安全就和邓氏改革无关,比如要进行必要的政治大的改革,和邓氏的因循守旧的政治思路不同,就和邓氏改革无关,不是说邓提出了改革,一提到改革就是邓氏改革,这是完全错误的,就如同不是说毛泽东提出为人民服务,这就是毛式东西,其他人提到为民就是毛泽东的,如果那样,是不是林肯的民有民治民权的思想都是毛泽东的了?人类大同的社会理想全人类都有,大家都知道是好的,但是人们无法找到一条好的道路来实现,马克思提出的实现方法暴力革命共产党执政已经证明是一条很快走向纳粹一样集团集权的一党专制的政权形式,其他形式还没有得到很好的实践和认可。

邓小平的改革在1984年以后其积极因素和历史就已经完成,后来的改革,都是在解决以前改革留下的问题和无方向的探索,谈不上是有意义的所谓要坚持一百年的改革,现在的时代和新的领导者,必须要走出一条和邓小平后期完全不同的改革路线,在外交,内政,经济政策,分配模式,政党制度,法律体系,国家机构上,都要敢于走出一条改革的新路,这是21世纪的改革,或者是习近平式改革,或是中国新时代的改革,而和邓小平的改革完全不沾边。

改革和变革是中国发展的必然,但是不会是邓小平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那场改革,从1984年开始,已经证明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是造成中国对外被欺凌,对内矛盾倍增,贪官污吏遍地的改革,是一条从理论,思想,路线到实践都培养贪官,造成社会群体事件不断涌现,社会安全体系,民众生活体系都问题丛生的改革,中国要继续前进,必须走出一条新路,从外交,分配,社会法制,政治制度上进行大的改革和变动,而一切的前提必须是法律的至高无上,政党的有效党外监督,全国官吏体系的有效制约,这一切,都是邓式改革完全没有做到也永远不会做到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