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发展: 谈可持续发展和中国矿产以及其他自然资源的保护

中国经济发展: 谈可持续发展和中国矿产以及其他自然资源的保护

付明泉

fumq2006.com

中国的很多问题,归根到底是政治问题,即落后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一党独裁缺乏监督的政治制度。然而,对于任何执政党和执政者来说,这个有着13亿人口的国家的发展,确实有具体的经济问题和经济战略,而解决中国的经济问题,即13亿人口的吃饭穿衣教育和追求更高生活的问题下,和外交关系,国防领土问题一样,是任何执政党的头等大事。

中国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初期,确实解放了中国社会生产力,改变了中国农村和下层官吏对经济管理的过僵化过死的问题,但是在改革从农村转向城市后,由于政治体制的邓小平等老人一言堂,受他们知识和历史局限,又缺乏科学的群体决策和全民积极建言和民主监督,中国改革很快走向无序化和无方向感,改革的各种决策逐步变成了权利者腐败的遮羞布和挡垫牌。

而抛去政治和腐败的因素不谈,正如每个个体需要知识和智慧才能把人生之路走好,对一个国家和一个执政集团来说,这经济改革上的无序性和混乱也是因为在摸索前进中缺乏经验和知识造成的。中国在建国初期,执政者对污染和工业化理解不够,认为大炼钢铁,高炉遍地就是工业化的国家,以浓烟滚滚在城市象征一个国家工业化和繁荣。把胡乱开荒,破坏生态平衡理解为人定胜天的大开荒。北大荒的东北黑龙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一个本可以以自然资源,木材,鱼类,自然资源的天然国家公园被全面的没有计划的开荒破坏了,而至今,这虽然是一个粮食产区,但是是一个高寒地区只能种一季庄稼和高粱玉米少数几种作物的黑土地,而且当初野生动物满地,郁郁葱葱的森林的可随便河里抓到天然鱼的一个天然自然资源的仓库消失了。

大庆油田等的发现,对于中国摘掉落后的贫油国的帽子和发展中国工业化起了重要作用,然后只有开发没有保护,只有恶性的向祖先留给我们的自然矿藏索取,没有丝毫的保护措施,不能休养生息,是一个重大问题。在自喷,注水之后,开始了注射化学聚合物的各种“科学办法”拼命的向这个大油田榨取最后一滴油,而采用任何保护性措施。被称为断子绝孙的开采方法。中国历任领导都要积累自己的经济高速发展的政绩和“神话”。所以不惜一切手段的追求GDP和经济发展指标。这种开发实际上在糟蹋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自然资源。

中国山西的煤矿,恶性开采到了土地大面积陷落的程度,而无数私人小煤矿小金矿小锡矿,以牺牲民众生命安全,更重要的是牺牲祖先资源的状态下开采。各级政府把这个归于贫穷后的反应,实际上,如果在战略上具有一定的指导措施,法律上有完善的制度体系,政治上有强有力的监管,意识上有对祖先和后代负责精神,这些矿藏的开发是可以做到有序和持续开发的,民众依然可以持续在这里解决就业和生活问题。借口贫穷而对国家资源胡乱开发,不仅造成污染和官吏腐败,更造成对祖先留给我们资源的严重破坏。

西方发达国家对油田,煤矿,其他金属矿藏的开发都有严格的法律规定,任何破坏性的不可持续的开发都是坚决禁止的。这是可持续发展重要的一环。因为一个国家的资源是有限的,而一个国家要留给子孙一定的矿产资源和石油资源以及其他资源。我们有业务从这一代人开始,不仅仅是脱贫发展和致富,更重要的也是要留给后人一个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环境。

中国的矿产保护,尤其一些国家重要战略资源,如稀土矿的开发,必须要进行坚决的立法,严格的执法,在国家统一的严格控制之下,而地方领导人和国有矿山油田企业负责人和所谓各级党委的政绩,不仅仅在于经济发展的硬性指标,更要有人文保护的指标,以及自然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留给后人的软性指标,而后者显得更为重要,必须如兼顾轻工业发展和重工业发展之间的关系一样,兼顾自然保护,环境保护,资源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

关系人民健康的重大污染项目,不论能招来多少外资和有多少利润,在国家级必须以法律手段和强制力进行“关停移”的措施,因为这是关系到中国后几代几十代人健康的问题。在食品安全上,我们必须和西方国家学习,和我们的邻居日本学习,日本在孩子的健康和国民健康上的投资和保护是十分严格的,包括孩子的午餐和营养,都是严格的规定和配备,这不仅是经济发达国家能做到,如果政策得当,监管得利,狠抓落实和全国监督,在中国也依然可以做到。中国的很多问题,有些是缺乏意识,有些是人浮于事,有些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是真的做不到,是从最高层开始,就没有这样的意识,有意识的缺乏权力,是最高层或者没想到,或者没想真抓实干,没有想真正解决问题。

要持续发展,第一要得民心,所谓发展不能损害民众健康;第二要有科学态度和科学意识,要改变经济发展就是追求经济数字的高增长,就是要工业化和贸易,而不论这对外贸易是否是以牺牲国家重大战略资源为前提,正如金条银条不能充饥和御寒,同样,绿色的美元和所谓的国家外汇储备有时就是废纸一堆,一个政府必须要保证在国防投资,重工业建设投资,轻工业发展投资之间寻求平衡点,在保护国家资源和寻求贸易交换之间找到平衡点,不做到这一点,就无法做到持续发展和民族的复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