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方向的邓小平式的改革解决不了中国目前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

失去方向的邓小平式的改革解决不了中国目前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

付明泉

习近平总书记去了深圳,这也是他执政后国内走访的第一站。他高调强调走邓小平路,他到底要如何做,这一行是真正目的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习近平这一次出巡邓小平改革成为特区和标兵的深圳,在江泽民执政13年,胡锦涛执政的8年冷清和寂寞后,深圳开始了又一次的喧嚣。 中国几乎每个领导人都喜欢树立一个自己政策的标杆地,毛泽东选择了“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邓小平选择了深圳,这个和香港比邻的小渔村成为邓小平自己改革开放政策的标杆地和试验田,从此,政策一面倒的向深圳倾斜,没有哪个城市这么吸引中央高层和全国的视线。在共产党统治的中国,政策的优惠和倾斜意味着财源滚滚,即使没有表面的投资,实际的确实是资金滚滚来,也难怪有人说,用这样的优惠政策,在珠穆朗玛峰上也能建立一个特区。

邓小平在80年代初确实推开了中国的窗子,让中国普通民众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从这点意义上,是进步的,但是在农村分产到户后的工厂厂长负责制,招商引资,倒卖土地,大建开发区后则出现了严重的全国官员腐败,这种腐败表面看似乎是“发展中的必然”,本质是中国严重的政治制度集权和没有政治改革造成的,邓小平不断鼓吹黑猫白猫论,不断鼓吹干部先富起来,不断鼓吹步子大一点,从而使得中国社会出现官员的全国性腐败,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几乎成了中国一个现实。而这党的日渐腐败,严重的两极分化,正是让中国群体事件日渐高发的重要直接原因,而其深层次原因,也正是邓小平式改革在后期失去了方向所导致。

现在,很多人言必称“不改革就没有出路”,但是关键的问题是,邓小平上台开始,那改革是有目的有方向的,就是要改变统的过死的计划经济,改变农村吃大锅饭劳动效率没有生产积极性的状态,邓也试图改变中国城市中企业效率低下,党委统治过死限制生产力的状态,然而,在之后的改革则失去了方向,所谓的很多政策的改成了权贵者的致富手段,企业贱卖,工人下岗,农村耕地被强占,强迫拆迁等等,这是因为党天下和政策的二元化,即一面是在某方面和领域号召全民学习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做生意,在某些行业则不按任何市场经济办事,实现统一党天下的管理和垄断,使得中国社会出现官员利用权力在这二元体制之间进行投机倒把损公肥私的活动,利用权力进行的物资倒卖,使得自己家族大赚特赚。 这也是中国1989年学生运动反对的“官倒”行为。这种行为在改革32年来不仅没有停止,而且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党对财富的垄断,如同变化的病毒,垄断权力家族不断变型和变换手段对全国人民进行盘剥,中国权力家族更加为所欲为使用更多的隐蔽和所谓高级的洗钱办法进行以国财发自己财的行为。从而实现国产变党产,党产变家产的过程。

中国改革改什么?这是今天中国共产党最高执政集团必须要回答中国人民的第一个问题,中国下一步改革怎么改,这是中国执政集团的执政者要回答中国人民的第二个问题,改革总要触及一部分人利益,比如邓小平的改革初期触动的就是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大锅饭和各级底层党委,解决领导效率低下人浮于事的底层官僚体系,以及这些机构对经济的统管过死的情况,那么现在要回答的第三个问题也正是,现在要继续改革,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是继续不分青红皂白的继续做大蛋糕,追求所谓的GDP经济发展指标,还是要分好蛋糕,触及的什么人和阶层的利益?改革就是一场革命,改革就是一次治病,那么这次改革的深入到底是要改革什么,是要触及什么人的利益,改革哪里的弊端?简言之,是要治哪里的病?

江泽民的所谓坚持邓小平理论很明显,就是不革任何东西,只是维持现状,拼命做大蛋糕,但是这蛋糕的分配继续偏向各级党的权力者,不管公平,不管民众,所以即使经济有所发展,地下矿产贱卖,底层工人拼命生产扩大出口,国库美元储备增多,全国广大民众生活改善不大,中国倒是涌现很多权力家族控制电力(李鹏家族)电信(江泽民家族)石油(周永康家族)等行业。而胡锦涛的8年则是在坚持糊涂的无方向的改革的摇摆中开始和走向终结,胡锦涛执政集团一方面强调民生,强调和谐,强调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一方面又强调坚持所谓的邓小平改革不动摇,却无力也不敢触动任何权贵家族利益,结果,经济越发展,权力家族腐败和贪占越严重,人民的生活不仅没有进一步改善,反而更糟糕,哪怕有那么一点水涨船高的随着时代的物质生活的提高,很快被汹涌的高房价,毒食品,不安全药品等毁掉,权贵者则利用改革的名义和说辞更加变本加厉的压榨民众,中国两极分化进一步拉大,官民矛盾,党民关系进一步紧张,这是因为胡锦涛执政集团在左右摇摆,坚持完全没有方向的所谓邓式后期改革(官员贪腐为实改革为名)的造成的。

改革,就是一场革命,改革就是要改掉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东西,改革就如同要清扫垃圾,比如改掉落后的政治制度,要触及阻碍社会生产力的权贵家族的无法贪占,改革就是要用法律和国家强制力解决掉阻碍社会发展的任何消极因素。坚持改革,就是坚持发展,坚持和世界发展的主旋律一致,因为正如那句话所说,“永远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这个改革,必须明确改革方向,明确改革的方式,明确改革的主客体,这才能做到有的放矢,才不会让改革变成统治者瓜分全民财富的盛宴。而失去方向的的邓小平式的改革,不仅不能坚持,而且必须放弃,否则,这改革的说辞只能成为权贵者继续贪腐的遮羞布和挡垫牌,只能让中国“越改国家越乱,越改官员越腐,越改民众生活越差”,是解决不了中国目前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