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未来的发展 必须抛去毛泽东本人和毛泽东思想由于时代局限造成的糟粕性的东西

中国未来的发展  必须抛去毛泽东本人和毛泽东思想由于时代局限造成的糟粕性的东西

付明泉

2012年12月7日

中国左派历来以拥护毛泽东,喜欢把毛泽东塑造成神仙为己任,不允许任何对毛泽东的思想的研究和批评,而重走毛泽东在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的路,和执行毛泽东一模一样的路线是左派的座右铭和指导方针,然而,中国左派不得不承认的是,毛泽东很多行为和思想确实是无法指导今天的时代和指导中国明天的发展的。毛泽东自己承认事物的矛盾对立法则和世界螺旋式认识实践认识发展的辩证统一的知行观和实践法则(毛泽东选集第三卷 《矛盾论》,《实践论》),承认所有党派的消亡的历史必然(论人民民主专政),他也深信“不破不立”和“怀疑一切”的法则,既然如此,这一切正说明,中国的未来发展,必须抛去毛泽东身上所具有的在一个时代的局限造成的糟粕的东西。

毛泽东出生于清朝溥仪年间的乡间,成长岁月是在中国军阀混战时期,在毛泽东身上,有着浓厚的君主作风占山为王和专制主义的作风,毛泽东出身那个时代,一切教育和生产斗争都是在中国完成,他的中国实践丰富,但是缺乏世界范围的实践。我们知道,一个人的思想源于他的读书和阅历,所谓走万里路,破万卷书,而毛泽东自己也说过“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是头脑固有的么?都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斗争中来”。(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

毛泽东相信自己的头脑和实践斗争,有着强烈的自信,也因而,他的理念和思想还是停留在君王的智慧超越法律的标杆的,在人的治理和政治斗争中,毛泽东有着旺盛的精力和强大的能量,受时代局限和他实践思想的局限,毛泽东缺乏西方法律至上的准绳,缺乏现代社会普遍的‘把统治者装在笼子中”的人类普遍的价值理想。毛泽东的世界更喜欢以其为绝对君王和统治者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独行侠的世界,这样的世界对他本人来说,是舒服的,惬意的,但是对全体民众来说,在错综复杂的社会官僚体系和自然规律面前,很可能是灾难。

毛泽东晚年提拔将领有着很强的随机性,完全是个人好恶决定着国家前途,缺乏任何监督和制约,但是他丝毫没有觉得这有任何的不妥,他提携高岗,试图制衡刘少奇,又在事发后逼死了高岗,他提拔刘少奇,后打倒刘少奇,他提拔了林彪,又打倒了林彪,他提拔了王洪文,后又说王洪文如刘盘子(西汉末年一个文盲的农民娃被起义军推上皇帝宝座)。如果说一次提拔错人是那个人的问题,那么次次提拔错是不是也有领导者本身的问题?就如后来三次撤换总书记的邓小平,毛泽东用人打倒人本身是他权力制衡和自认为是皇帝和高于一切他人,缺乏基本的法律观念和组织观念造成的,他本人的行为也正是他讲过的党性不强,派系斗争,无法无天,本位主义的个人山头主义的典型。

毛泽东在很多事情上缺乏原则,比如在剿匪中,有些男土匪甚至有历史功劳如抗日战争中的英雄后来反共抓了,没有审判,没有笔录,没有辩护,只有一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就杀了。女匪首作恶多端,毛泽东一句”释放了,做教育教材”,就无罪释放了。在个人友谊和交往中,毛泽东同样缺乏基本的人性和基本的准则,比如对救命恩人傅连璋医生的默认抓捕和杀害。 毛泽东把干部比作母鸡,把民众比喻为蛋,在苏联说出了宁可牺牲两亿中国人(当时中国有四亿多人口),也要做到东风压倒西风(即社会主义打败资本主义)的话,而毛泽东显然把自己放在剩下的两亿人中,这本身,就是把民众放在一个附属和奴才的位置,只有被号召,被组织,被利用,而没有人的基本尊严, 他依然没有认识到公民的含义,民的基本意义,没有意识到一个政府一个党派和民众的真实关系,所以才有把党比作母亲的本末倒置的话,毛泽东在这点认识上,和秦始皇有相同之处,而其认识的进步程度应该在唐太宗李世民之下。

记得小时候听到的口号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人都死了,还建设什么社会有什么意义呢?而文革中的所谓“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更是胡说八道的洗脑术,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比给自己生命的人会更重要呢?

毛泽东提出的所谓很多工作作风,为人民服务还是站在高高在上的角度来看的,就如一个奴隶主,说,我们要很好的善待奴隶,但是这种服务本身不是一个平等的政府受到监督的角度,而是站在一个高高在上的奴隶主对奴隶的角度,这种为人民服务,更像是施舍,而不是真实的站在平等角度的奉献,这必然让中国共产党的干部感觉自己是救世主,民众只有磕头的份。

习近平的讲话,似乎平易近人,然后他的一个讲话中,不断把全体中国公民说成群众,这是毛泽东时代留下的称呼,群众似乎就是一群没有独立思想,只能被教化和控制的人,党对这些群众只能是教化,管理,控制和所谓的服务,而这种服务是居高临下的,高高在上的。 实际上,一个政府和一个政党,只是公民选举产生,公民监督工作,拿公民税收的打工者,而不存在什么高高在上的服务,正如一个垃圾工要清理垃圾的服务,一个教师要教书,一个职员要为公司工作,这不存在什么服务不服务的问题,是你养家糊口的本职工作,正因为如此,西方称当总统也叫公众服务类的工作,这和一个大学图书管理员管理图书赚学校工资养家糊口为学生服务没有任何不同,工作和养家糊口的职业做的好坏确实和职业操守有关,和人品与遵守制度纪律有关, 但是做的好,也谈不上有多高尚,只能说达到了标准,没做到是没达到标准,正如我们不能说“一个学生按时做了作业和参加了考试,考试没有作弊,这就是很高尚的行为”。而从毛泽东的领导行为,我们能感觉到毛泽东显然依然把领袖当作一个头,民众当作无头的身体,所谓头领导身体的关系。

中国的未来,必须抛去毛泽东包括邓小平等人的时代糟粕的东西,不仅仅是停止那种大会套着小会,会议冗长,领导拉着长声讲话听众麻木被要求鼓掌的劳民伤财的东西,不仅仅是要废除那种组织万千民众和留学生去夹道欢迎“领袖领导”访问和出国归来的那种落后的形式主义好大喜功的东西,还要解决一些其他本质的东西,每一个管理者必须具备公私分明,端正的公共服务意识,严守法律法制第一没有例外的心里,尊重每个个体和公民权利的意识,天赋人权的意识,而国家必须实现军队国家化,一切执政党和政府在必须宪法之下,在议会在野党和全民媒体的绝对时刻监督之下,只有中国未来的党派和管理者在宪法的准绳下做到这点,中国才会实现真正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公民社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