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元帅的人生悲剧(2) 谁敢横刀立马–彭德怀和他的悲惨晚年

中共元帅的人生悲剧(2)  谁敢横刀立马–彭德怀和他的悲惨晚年

付明泉

2010年1月10日

据说,毛泽东曾和人说,彭德怀早年叫彭得华,说明他有野心。这消息无法确定真实性,但是毛对名字确实是敏感的,他对很多人都亲自修改和给起过名字,据说对林彪的儿子林立果的名字立果(立国)也让毛有很强的厌恶之感。

在中国的元帅中,彭德怀是晚景相当凄凉的一位,他的凄凉在于,他不仅仅被卸甲归田,而且没有善终,他和贺龙成为十大元帅中被直接迫害致死的两人。而“革命派”对他的迫害是直接进行殴打的,据记载: ,“1967年7月9日,韩爱晶强行针对彭德怀逼供和殴打,声称“审斗会”要“刺刀见红”,彭德怀被“打翻在地”7次,前额受伤出血,第五、十肋骨骨折。至1971年底,彭已受审讯二百多次”。而他去世前,患有癌症的他没有治疗,并且不允许翻身,不允许上厕所。一直到他生命的结束。

彭德怀一生南征北战,在军队中的地位和威望是一直是仅次于朱德的军队最高统帅。 如同英王陈玉成和忠王李秀成成为太平天国的后期两个擎天玉柱的统帅一样,彭德怀和林彪也一直被后来的研究者认为是毛泽东的两个最重要的嫡系将领,彭也是在一直在战场前线最杰出和最重要的统帅。从参加军队一直到庐山会议被打倒以前,出身贫苦的彭德怀参与了从北伐战争,一直到井冈山会师,四次反围剿,长征,对日的百团大战,解放战争到50年代对美国的抗美援朝战争。

彭和林彪一样,是直接前线的指挥员,是面对错综复杂情况的,所以他也是经常和毛在具体的指挥上发生冲突的。在彭德怀发动对日本的百团大战后,毛泽东严厉批评了彭德怀,觉得过早暴露了中共的实力,违背了让国民党和日本正面作战,共产党只是在后方作战的方针。百团大战后,毛泽东和彭德怀坐在两边,周恩来坐在中间进行了协调。彭德怀在承认了一些错误后,沉痛的对毛说,“我们何时,还是要以民族利益为主啊”。也正是这些行动,让毛对彭有了,“刚愎自用,目空一切”的评价。

尽管在战争年代的这些矛盾,彭还是一直得到重用,他先后担任红三军团总指挥,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副总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西北局第一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西北军区司令员,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这也是他的最高职务和他的政治的巅峰,之后他就开始失去了所有军事领导权。

彭的出事直接诱因是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他在分组会议批评了毛泽东,并且之后写给毛泽东信中,批评了人民公社化和大跃进运动中的问题,并指出“浮夸风气较普遍地滋长起来”。彭因此被请到山上,被进行组织会议批评,刘少奇甚至直接当面指责他,“就是夺权还没轮到你”。最后,彭被指责组织“军事俱乐部”、“里通外国”,定为彭德怀反党集团的首要份子,被免去国防部长和军委副主席职务 。这次对彭的打击是巨大的,除了张爱萍将军表示“不在意”一个飞机回北京,没有其他任何政治人物哪怕同意和他一个飞机回北京,都避之唯恐不及,彭德怀一下从政治军事权力的巅峰跌到了低谷。

1959年庐山被批判后,他上交了大元帅服,以后住在北京颐和园附近的挂甲屯屯田六年,自食其力。1962年彭德怀上书八万言要求平反,毛接见了他,并说,“也许真理在你那一边”。之后不久,被任命为四川三线生产建设副指挥。在这个虚位上,彭一直很认真调研工作,但是,1966年12月北航造反派韩爱晶等毛支持的“革命派”到四川成都把彭押回北京开始了残酷的迫害。

王蒙曾说,“在牛棚关押的人中,很多坚强熬下来的人多是有家庭的支持,我很幸运有老伴的不弃不离,才得以‘坚强”的挺过来,而很少有遭受家庭和政治双重打击的能人活过来的”。从这点意义上说,彭的晚年是无限孤独凄凉的,同样被批斗的罗瑞卿大将在病房依然对女儿说,“我和住在那边的(彭德怀)不同,他是反对毛主席的”。而没有儿女的彭在妻子浦安修提出那“著名”的“我爱老彭,但更爱党”话和她离婚后,在去世前希望见浦一面,但是浦一直未敢答应,一直到彭被殴打致死。彭被打倒后,曾和毛泽东写信说,自己永远不会反党,永远不会自杀,从这点意义上,彭是信守了他的诺言。他曾对殴打他的红卫兵说,“我年轻时候也曾动手打过人,但是我从没打过老人,更没打过一个和我正讲道理的老人。”。

彭少年时代是无限苦的,据载,他出身极端贫困,六岁启蒙,后来家境转坏,八岁辍学,砍柴换米。某年除夕,家无余粮,祖母叫他和弟弟彭金华往有钱人家找吃的,彭宁愿饿肚子,也不说自己是要饭的。这种倔强的要强的性格最终让彭在林彪死后,依然坚决不同意揭发林彪的历史问题,在其他元老政治委员争相和毛表态林的问题时,彭再次为林彪喊冤也再次显示了他的性格。

在彭德怀南征北战时,毛曾评价彭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但就是这样一个“大将军”,在那样一种体制下,依然没有逃掉古往今来大将军功成名就、国成身死的悲惨结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