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国当代中共执政寡头集团中的三个祭旗者—–陈希同 陈良宇和薄熙来

谈中国当代中共执政寡头集团中的三个祭旗者—–陈希同 陈良宇和薄熙来

付明泉
2012年9月29日

翻开文献,很容易找到祭旗的含义:“祭旗:是古代一种迷信的做法:军队的首领在出征之前,杀死某活物,以该活物的生命祭祀所神灵,以求得上神灵的庇佑。”

当我们拉近距离看中共在近20年的贪婪腐败独裁寡头的中国共产党最高执政集团身上,正有这个词汇“祭旗”的最精确和最直接的解释。而不同的是,共产党的祭旗不仅仅是为了迷信和庇护,还是因为激烈的权力斗争的必然。

号称“江三”(官媒所谓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巩固权力是靠把当时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作为祭旗者来实现的。当时的“邓二”-邓一直歪曲历史,忽略执政4年的华国锋的存在,无耻的号称自己是第二代核心-在六四学潮后罢免意见不同的原定接班人赵紫阳而仓促指定了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为下一代总书记,让党内很多人不服,当时最有竞争力的算是后来的政协主席天津市委书记李瑞环和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这里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显然是最不服气的,在天子脚下,直接参与了六四的戒严最高指挥配合的陈希同在后来一直从理念和行为上反对从上海来的江三。江三显然需要杀一儆百,于是陈希同瞬间被拿下,副市长王宝森自杀,陈希同被双开(开除公职,开除党籍),而直接判刑十几年。之后北京换上了江泽民的铁杆部署,从贾庆林到刘淇,从此开始了江三的时代。

处于所谓稳定考虑,虽然陈希同当时联合其他省委书记对江泽民的弹劾(对垂帘听政的邓小平奏本)未能实现其效果,邓小平毕竟对江泽民是否可靠产生了严重的怀疑,邓小平随即学习当年的毛泽东的制衡办法,采取两个策略,邓小平的第一个策略是希望赵紫阳复出工作,邓清楚,赵多年的总理总书记位置和赵紫阳的能力和资历,在中央以后足以制衡江泽民势力;邓小平的第二个策略是开始试图隔代指定接班人,让元老见证,留下清晰的指示。在赵紫阳拒绝邓小平要求他承认六四错误复出工作被拒绝后;邓小平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指定第二代领导人身上,最后在西藏屠杀藏人维护党统治的胡锦涛。可以说,这两个任何一个的实现对江三都是绝对的痛苦和“紧箍咒”。果然,江泽民在余下的多年一直为此处心积虑,试图改变胡四的接班位置。直到今天,博弈仍在。

在邓小平死后,江泽民(江三)开始了对陈希同的全面处理,拿陈希同祭旗以恐吓其他反对者和有能力和他竞争的党内高层,这一祭旗比较奏效,很快,江泽民开始了他后来独裁的十三年,甚至还差点搞出江泽民理论,最后在毛大思想,邓二理论之下,无法搞江泽民主义,也不能搞江泽民思想和江泽民理论,只能弄个三个代表写入党章,算是其政治精神“宝贵”遗产。

胡四在江泽民势力遍布的情况下战战兢兢上台,胡四不动声色,缓慢而有效的采取措施反击,提拔很多共青帮(胡曾经做过共青团书记,因而有共青团系统人马)到各个岗位,但是显然江三的余威还在,亲信遍布。陈良宇则是其中最不满之人,这是因为如果没有胡锦涛的存在,虽然暂时轮不到陈良宇,但是上海势力,还会继续提升,比如当时朱镕基,吴邦国,李岚清,陈至立都是逐步提到中央,而陈良宇高为政治局委员,中国直辖市上海的市委书记,和胡锦涛年龄资历相仿,如果有最高层提拔,离最高位置距离也仅仅一步之遥。陈良宇开始抓经济促生产,提出自己的治理理念,把上海作为一个治理全国的基地来演习。然而此刻的他已经犯大的忌讳,胡锦涛和温家宝正打算用这个不听话的诸侯祭旗,树立自己的权威,终于陈良宇以莫须有的罪名“挪用养老金搞建设”(其实全国这么干的是潜规则)的糊涂案被双开和判处重型,从此,全国高层知道,这个表面不动声色的新天子胡四不是普通人,还是很稳准狠的,够阴够险,自己仅仅抱着江三的大腿也是不行的,全国开始了胡四的“和谐”时代。(胡锦涛提出和谐社会,但是其实是危机四伏,贫富分化严重,全国横征暴敛,贪官污吏遍地,所以有人说其实是“河蟹横行”的社会)。

到了习近平的习五时代,还没到接班,就已经争的你死我活,水火不容,做过大连市委书记,辽宁省长,商务部长的当时重庆市委书记(也是直辖市)又是太子党(薄一波之子)的薄熙来看到了上位的机会,这次他采用两种手法,第一是利用人民希望社会公平,讨厌右派,怀念左派的毛泽东时代为契机,提出了均贫富的消除贫富差距的口号,第二是采用扫除黑社会的所谓打黑行动来提高声望,显然,这两个点抓的不错,但是他的张扬的个性和时机,他的高层的虚弱,以及他表现出的强悍的对接班体制的冲击和显示当代领导人胡四无能庸碌,治国无方(黑社会横行),都使得他必然被胡四和温影星(温家宝很会演戏,比如故意访问时候修鞋,不停朗诵仰望星空和其他诗词来表现对人民的同情,不解决实际问题)所痛恨,同时也让习近平感觉不安,所以中央高层将薄熙来双开和抓捕,成为必然,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成为继陈希同(北京市委书记),陈良宇(上海市委书记)之后的体制维稳的第三个祭旗者。

中国共产党从一个流氓无产者领导的政党,到一个腐败贪污的政党,不是一种偶然,是一种必然。这个政党之间的这些人之间的权力争斗,和人民福祉和国家的发展没有任何关系,本质是内部为了其个人私利和维护其退位后家庭利益的相互搏杀,在这些绞杀中,权大一级压死人,高层唾弃法律,随意处置政敌,把人民视同愚民,随意摆弄。这个政党,以极端少数的寡头和腐败家族为核心,出台一个一个政策都是有利其自身和维护其统治,所谓的为人民服务统一战线和武装斗争的政策都是为了其长久统治,不是真正为了民众和国家,而是以救世主的身份来教训和统治中国人民的。而在集团内部,这个集团为了维护其统治阶层的利益,是不惜牺牲任何个人的,这就使得任何有独立思想,试图获得上位的人必然被这个集团所不容,有能力的赵紫阳被撤职和庸碌的李鹏一直在不同位的高层平稳退休正是这个集团的写照。

中国共产党只要还在,那么高层的祭旗者就会源源不断,这不是个人意志和希望所决定的,是这个集团的反动和反历史的本性所决定的,历史已经证明,这个号称“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这个号称“为人民服务”的政党是真正的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集团,所谓的纯洁完全是自意淫和欺骗人民,说到纯洁性,用一个比喻也许很恰当,中国共产党就如一个老道的风流者,不能正视自己的历史和现实,不断宣扬自己是绝对纯洁的处子,只是有(个别党员和干部)刚刚损害了其处子的贞洁,这是最让人感觉白痴可笑和可怜的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