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外交(1949年起)看中国内政(一)

 从中国外交看中国内政(一) 

付明泉

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和一个国家的政权实行的社会制度,对内政策,国家执政集团的执政思路,国家利益和执政集团高层利益集团关系和利益基础群体是息息相关的。从1949年开始建国的中国的外交关系也同样反映了这样一点。

1949年毛泽东等中国共产党人建立政权时,是没有得到世界多数国家承认的。这是因为这个政党和体系是在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的支持下完成了击败国民党和取得政权。而中国除了貌合神离的共产国际的社会主义阵营内的国家在意识形态上属于同盟国外,和世界西方国家和其他社会制度的国家在理论到实践上都是敌对国家。共产党的“革命理论”和“革命实践”以及宣扬的“剥夺私有财产为人民所有的公有财产”(实际上是国家统治者即党产)的行为让几千年来人类社会历史时期形成的各个体制的国家都感到了威胁,敌对就成了一种必然。

随便表面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然而,1949年后的政权的合法性依然需要得到世界的承认,历史记载,毛泽东曾对周恩来等表达了他对西方一直不认可中国新政权合法性的担忧,实际上,这个担忧也一直让他困惑和努力了所有执政时期。在一边倒的的对苏联的投靠式外交后,中国在1949年后的第一个十年得到了一些小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的承认,如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等。而巴基斯坦则在1951年承认中国,是第一个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伊斯兰国家。中国和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然而在这个地球上,不是仅仅有苏联为首领导的东欧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在世界政治经济生活中,占当时世界五分之一人口中国,需要和经济发达的西方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和发展经贸关系,但是在当时的气氛下,尤其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和世界格局,中国是很难以得到西方的承认。

毛泽东等人在建国初期一直为此而努力,其中毛泽东等共产党人的对战败国日本坚持的不要任何赔偿(另一方面是因为即使日本赔偿也是给当时合法正统的国民党政府)和对日本罪大恶极的战犯也予以释放,本质看该也有为这个新政权能为西方国家承认的心里和准备。(日本当时在美国战后管辖,而且属于西方阵营)。

在表面的斗争下和联合亚非拉的贫穷国家和共产党甚至游击队下,毛泽东的新政权本质是在努力得到西方为首世界多数国家的承认。从毛泽东延安时期接受美国左翼作家斯诺等的采访,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这个被苏联认为的有普通流氓无产者造反性质的政党(土共)和正统中国国民党称为烧杀绑架的匪徒团伙(共匪)实际上始终没有放弃要得到美国为首西方国家合法性的承认,并一直试探接触西方国家政要并试图保持联系,1949年建国前一个重要事件就是毛泽东率领所有高层在北京火车站等待宋庆龄的到来,而这礼节之高,不仅仅是因为宋庆龄的特殊地位,更重要中国新政权试图以宋庆龄的关系来达到与西方国家阵营保持和取得联系。而1961年法国戴高乐将军的主动承认中国和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算是对西方国家的承认中国新政权的第一次成功。戴高乐对于其他西方阵营对此不满的反映是“我们可以不认可这个政权和制度,但是我们不能无视一个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中国的存在”。客观讲,戴高乐的行为算是明哲和高瞻远瞩的,至少是面对现实,而其他西方国家的西方政客集团还是抱着那种“眼不见心不烦”和“拒不认可这个中国共产党人的新政权已经确定领导地位”这样一个现实。

中国新政权先得到苏联为首的东方阵营的承认,之后则希望得到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承认,一方面通过苏联的影响力,依靠自身的人口大国和资源,通过经济上的奉献和无偿援助等,取得亚非拉的多数小国家的支持;一方面是努力对当时虽然退守台湾—却依然在国际上代表唯一中国的中国国民党进行了驱逐行动;在国防和内政上,毛泽东建立的新政权则努力发展核武器尖端武器和工业化建设,来提高自身政权的国家的影响力,而原子弹的爆炸成功,国防力量和开始五年计划一些基础设施的建立完成,工业化体系的建立,无疑让中国的实力得到一定的提高,也使得这个政权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得到了国际上的一定承认。

中国真正得到世界的认可是在毛泽东称为“被亚非拉抬入联合国”的1972年,这一年也被称呼为“中国被世界的承认年”,多数国家开始了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而美国国家经济集团高层和执政者也已经意识到需要正视这个大国和共产政权的存在。尤其在当初美苏争霸的时期。中苏交恶,美国发现可以拉拢中国形成对苏联的对抗。而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的秘密访问中国的最坚强盟国巴基斯坦,为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的访问打了一个前站,中美的秘密接触终于迎来了1972年的震惊苏联东方阵营和影响世界格局的美国时任总统尼克松的访华。

中国内政在1949年到毛泽东去世的1976年,先实行了一边倒(苏联领导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外交政策,得到了苏联的经济援助和在世界政治上的支持,之后则是全面结交西方国家的过程,这个过程是取得了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并和西方与游离于两大阵营外的中立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来完成的,而在这28年,中国和美国的外交更多是战争而非和平来实现的,主要是中国和美国的朝鲜战争,中国和美国的越南战争,而中国和苏联也发生了20世纪六十年代的初的珍宝岛小型战役。这其中也有中国和邻国之间因为西方的背后怂恿和领土纠纷的战争,如中国印度的战争,以及中国参与的支持非洲等国家共产党和游击队反对其国家政府的战争。表面看起来的强硬的外交路线,背后则有很多利益的损失和遗憾的领土出让,可以说,毛泽东建国后执政的整整28年的时间的中国外交,在发展经济和国防内政的同时,中国外交是以表面的用兵和背后对同阵营或者邻国的利益赠送和大量利益牺牲完成的。(如中国对朝鲜的长白山土地无偿赠送,中国对外蒙的彻底承认,中国对印度占领藏南领土的妥协,中国对越南中国南海海岛的赠送,中国当时对中日有争议的中国钓鱼岛称为日本尖阁群岛的合法性的承认)而毛泽东等从建立这个政权到这个共产党政权被西方国家和世界大多数国家承认合法性则用了大概24年的时间(1949到197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