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幸福(二): 关于幸福的误解 幸福连带的东西

关于幸福(二): 关于幸福的误解 幸福连带的东西

付明泉

在生活中,人们往往有两种对幸福的误解,其一是把幸福感和堕落感,至少是没有对人生足够负责感联系起来。其二是人们容易看到他人的幸福,而忽略自身的幸福。

第二个特点似乎更好理解。那就是当我们不能从内心找到幸福感时,我们就会产生这样的情绪,即幸福不是存在于远方(未来期盼),就是存在于他人。我们在第一部分谈到幸福的未来期盼,即人们相信幸福在遥远的山那边,实现了某个目的就会幸福,尽管在实现后人们发现并没有找到那种渴盼的幸福感,但是还是依然不断的憧憬着未来。另外一个就是把幸福感放于他人身上,所谓看到更多别人有幸福,而我没有的感觉。但是别人真的就比我们更幸福么?对于这点,有句俗话很生动鲜明的说明了这点,那就是“不要只看到贼吃肉,看不到贼挨揍”。我们看到的往往是别人表现出的幸福感,而不能看到其他人所经历过的不顺利和不幸福。

第一个特点,即把幸福和堕落不进取,或者把人生的进取想成必须是忧郁的和时刻紧张的,如履薄冰的思维,似乎说出来有些让人费解,但是却是在生活中普遍存在的思维。记得过去一个八十年代的歌曲,歌词有,“我想唱歌却不敢唱,小声哼哼还要东张西望,高三了,还有闲心唱,老师听了准会这么讲…”, 这在某种程度正说明了一个几百年几千年的普遍的心里,即快乐和闲暇总是带来堕落和不进取,带来浪费奢侈和腐败,而忧郁和苦痛似乎和进取和正业总是相关,所以人们往往把一些科学家的工作看作是苦行僧的跋涉,而不能把他们看作是正在按照自己的兴趣在做自己喜欢的和感受幸福的工作,这确实是一个很奇怪的心里。

牛顿追求物理学和数学的解读,和花花公子追求享乐的生活一样,是充满好奇和幸福感的。换句话说,我们对革命者追求其革命理念也没必要总是上纲到无限的高度,这是他的爱好,他喜好政治,而不是他有多高尚的思维。又如一个飞行员,跳伞员,他们更喜欢追求这样的生活,并不需要我们去无限崇敬和造神运动,因为这对他们是一种享乐和幸福的东西。巴尔扎克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话也正说明了在有兴趣并且充满好奇和快乐,甚至充盈着幸福感的去做一个喜欢的工作,才是最有动力和最可能作出成就的。而幸福感,本身,无疑是人们应该喜欢和追求的东西,幸福感本身和堕落和进取都毫无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