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难当 —– 从《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谈起

老大难当 —– 从《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谈起

付明泉

《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是描绘中国20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北京城普通的甚至是贫困的市民阶层家庭生活的一部作品。故事讲述了一个父亲在锅炉厂爆炸中死亡,母亲独自拉扯三个年幼的儿子和两个年幼女儿长大的一个家庭的故事,其中的张大民是长子。除了三子张大国最后考上了大学,最小的女儿张大雪做了一个助产士,其他几个孩子普遍文化不高。故事是从他们成人后开始讲述的,因为这时候随着他们成长,婚恋开始显示出一个家庭的矛盾。

张大民在厂子里做技术工人,收入不高,在北京没有房子,其找媳妇自然成了一大难题。而最终因为邻居李云芳的一次严重的失恋后的打击,使得张大民找上了这个“公认的美女”做媳妇。然而矛盾自然而来,房子成了一大难题,母亲和其他四个兄弟姐妹把两间中的一间房子让给这对新婚夫妻。挤入其他一个房间。这第一个媳妇的如此到来,自然引发了很多矛盾,尤其是这个长嫂和一直没嫁出的性格有些变化的大民的长妹张大雨的矛盾。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张大民的大弟张大军带着自己女朋友毛沙沙的回来,张大军对自己长兄提出了“我也要结婚,哥给解决一下我们床安到哪的问题”,作为张大民这个长兄帮助弟弟解决房子的问题来了。在找到工会主席未果,对方说自己科级干部所以才有多套房子,评价张大民住房依然“良好”后,张大民只能自己解决。最终他把房子让给了弟弟住,自己在旁边修了一个房间有一个树木的简陋的小偏房。

在这部影片中,我们看到了中国自古以来很多孩子的家庭中,最大的孩子承担更多的事实,那就是那句古语“老大难当”。对于张大民这个老大来说,不仅仅大弟弟张大军的事情要他操心,不论是他结婚,住房,还是到他太太毛沙沙红杏出行,他找那个第三者“古三”理论和谈判。而自己的小弟张大国高考前的怯场,张大民要对其鼓励接送,也因此使得自己太太李云芳因当时无人在身边接送而流产;他的大妹妹张大雨因为不孕被丈夫家暴,他要出面解决,软硬兼施对付这个愚昧的妹夫,还是他极端关心自己的小妹妹大雪的婚事,他几乎是在生活的痛苦的重围中保持乐观和不断的解决问题。

然而他的兄弟姐妹,除了那个最小的妹妹,后来得白血病去世的大雪很懂事外,几乎其他三个给他没有任何的回报,哪怕一点关心和理解。大弟张大军自私的要命,唯老婆是从,遇到供小弟弟读大学时候,连多出的5元钱也不想出,搬家连个电扇都不想给自己母亲留下,连他老婆毛沙沙都说出了“那边有空调”,这才勉强把电扇留给这个住老房子的家庭。老女未嫁的大妹妹张大雨一直和长兄长嫂极尽讽刺挖苦,甚至当张大民因为小孩入托想试探的想和她借一点钱临时救急,她说出了“我绝对不会借给你”,而当这个大妹嫁人后遇到家暴回到家中,最终依然要靠自己这位长兄来解决问题。 作为三兄弟最小的张大国,高考前胆怯大半夜叫醒大哥求安慰和鼓励,但是在自己考上了大学后马上判若两人,说出了和自己这位大哥不是一个档次的没有共同语言的话,张大民没有太多文化,但是有着强烈家庭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的他,面对狭隘的、清高的、自私的还没有责任感意识的没有经历风雨的弟弟,听到对方说出了“我已经飞出来了”,为长兄的张大民是哭笑不得,他说出了那句很让很多这种自以为是的清高知识分子深思和汗颜的话: “你飞哪儿去了?你是飞出来了,但是我看你又飞进‘蚂蚁窝’了”。

尽管不是所有家庭中的老大都是如此的懂事和能忍受委屈,但是,在这个影片中,我们确实可以看到了中国的“老大难当”的基本事实,在家庭中长兄长姐要做很多奉献和很多付出的,父母也对长子长女寄托了太多的希望,要求他们做榜样,做奉献,更懂事,因而对他们的要求也异常的严厉。老大绝对不是仅仅要得宠和发号施令,更多的是在默默的付出,而还需要时刻等待接受兄弟姐妹的指责和忍受委屈。

长兄如父,长姐如母,我记得一次在火车上,两个旅人,尽管一个是老人,一个是青年人,就因为在家都是老大,一见如故的的谈起老大难当,当时旁边的我还没有完全理解这个话题。今天,当我也即将进入人生的第39年,这么多年我看到大姐二姐的辛苦,听到看到很多家庭的故事:老大对家庭的责任和隐忍能力,看到很多家庭最小孩子的一贯的怨言和娇惯,或者当我看到有些独生子女的完全没有家庭责任感和似乎永远的长不大,当我思考和经历这么多生活的本身,我忽然更懂得了,在多个孩子的家庭,作为长兄和长姐,是多么的不容易,他或者她要受更多的委屈,不要更多的回报,承担家庭更多的责任。当然,这种承担和家庭结构也因此让这些长子长女更成熟,更懂得奉献,更能经受委屈,更有家庭和社会责任感。

在有多个孩子的家庭中,往往是,老大真难,老大真累,老大真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