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的失势绝对不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开始

薄熙来的失势绝对不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开始

付明泉

就在今年年初薄熙来失势后,海外民运和海外一些希望中国民主化的人,一些民族资本家幻想着中国走上法制民主的康庄大道。他们气势汹汹,恨不能趁机把所谓中国左派和同情中国下层民众生活的思想和思潮一网打尽。他们极力讴歌温总理的伟大和高尚,似乎六四马上要平反了,中国马上要民主了,温总理胡主席立刻就要带领中国走向民主民权民生的伟大社会了。

然而,薄熙来被处理后中央依然一片死寂,而胡主席的政策越来越清楚的是坚定不移的走邓小平的“黑猫白猫”和慈禧太后老佛爷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于国之欢心”的道路。中国甚至连一个洋务派李鸿章式的大臣都不见了,所有的官吏更加坚定的庸碌的一边倒的歌功颂德,夹着尾巴做官,但是在桌子下面变本加厉的更疯狂的敛财了。

江泽民对香港记者发飙时说,“我和华莱士谈笑风生啊,你们去过几个国家,嗯?” 他当时一激动,还说了一句心里话,那就是“闷声发大财”。其实江泽民不用说,中国各级官吏早就这么做了,而薄熙来出事之后,本来唯恐枪打出头鸟的所有浑浑噩噩的中共高官更认准了这点,“民生是小,保官为大”,“闷声发大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已经成了几乎各级官吏的座右铭。这样一样,期望有几个有点新思想能真正用脑袋而不是屁股思考的中共官员更不可能了。

翻开中国历史,你会发现中共官场到了今天,是历史的必然,因为中共体制本质是封建体制,但是又没有封建体制中的科举制度来选拔人才,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最反动,最落后的时期,这是因为中国目前官场是靠“谄媚庸碌和上级赏识推荐”为官场唯一爬升手段的,这就必然使得任何有个性的人,有才学的,有思想的人,有能力的人被边缘化,甚至被打倒被逮捕枪决。

薄熙来的政治思想是一会事,但是他确实在中国社会想了一些官员没有想到,做了一些官员没有做到的事情,在目前世界经济衰退,蛋糕越来越难以做大,而中国社会的分配体系已经出现革命前夜的不平等下,社会分配体系已经成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和主要矛盾所在,在这种情况下,关注“草根阶层”和“下层社会阶层”,关注公平体系和社会分配体系,是必须和绝对首要的问题,也正因为如此,尽管薄熙来本身有很多问题,他的思想和采取的一些政策依然是得到了社会中下层广大民众的强烈支持。

薄熙来后期有很多出风头的事,比如唱红,但是他的打黑和最初的与民众的对话,让下层社会民众有机会与官员当面交流的做法很多人忘记了,比如他当初第一次在出租车罢工后和出租车代表面对面的谈话,最终和平解决这个问题,这正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当局目前最缺乏的东西,因为丢掉了最初的“为人民服务”精神和革命年代的在战火中淘汰制提拔优秀干部的环境下,在中国共产党的干部越来越庸碌的情况下,在中国共产党的干部越来越脱离民众后,在法律还不够健全的中国特色下,这种对话和政策正是最需要的。

当然,有人会说,薄熙来只是为了博取上位才这样表现,之后会残酷的实行专制统治,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他至少任职一方,已经把这个需要解决脱离民众解决民生的问题摆到了中国当今最高执政者和各级执政者的面前,其他庸碌的统治者不是更能演戏么?包括假惺惺的仰望星空,痛苦流涕等等,但是在D车出事,水淹死人前,这个表演者都跑到哪里去了呢?

又有人搬出薄熙来贪污多少云云,即使真如此,其实这和薄熙来本身政策无关,薄熙来如果如此,正说明中国高官几乎都是如此,因为他不过是个政治局委员,那些更高的官吏呢?能不能公开财产,或者看看他们的三亲六故儿子孙子都在干什么呢?有没有纯洁如玉一点没占党国的财产呢?如果仅仅薄熙来一个不干净,完全可以公开其他所有官员财产,以示党国之其他官员们之纯洁,何必躲躲闪闪龌龊不堪的躲在幕后呢?就如两个巨贪官吏,一个啥也不做只能流泪演戏,一个还为民做点事情,两者相比,民众宁可选择后者。

薄熙来的倒台,和中国政治改革一点关系也没有,中国的官场官员,只会走向更加庸碌,更加浑浑噩噩的状态,而中国政治,依然是一样的独裁专制和恶毒,多的,就是更加嗜血,更加没有人性和丧失人类基本的良知,不相信,看看这次北京暴雨就知道了,一场雨淹死多人,9常侍鸦雀无声,都躲起来忙着互掐,以安排为自己子孙保驾护航的自己人,为未来的权力和财富分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