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压抑和扭曲人性时代的青年爱情与事业哀伤的故事—《有只鸽子叫红唇儿》(3)

一个压抑和扭曲人性时代的青年爱情与事业哀伤的故事—《有只鸽子叫红唇儿》(3)

付明泉

相比快快和燕萍那朦胧的而缺乏表达的爱情,快快的好友公鸡和肖玲的爱情,则显得更为大胆直接,也许是公鸡和肖玲都是文科生,更乐于直接的表达,或许是性格所致。而他们的爱情,似乎还没有受到那时的山雨欲来风满楼政治斗争的影响。从他们的那里,我们似乎更能感到跨越那个时代的爱的故事,看看小说中的描述:

叙述着的话:

快快和公鸡他们就这样走过了自己的少年时代。在科学上如同在爱情上一样,探索着那不可知的领域。但是爱情毕竟更容易感知,公鸡朦朦胧胧地爱上了肖玲。公鸡高中毕业那年,肖玲正初中毕业,女孩子在爱情上比男孩子成熟的要早。他们的爱情可以追溯到一九五七年那个新年晚会上。

肖玲的话

我那次就爱上你了?你真坏!我对你那时候还没一点印象,我根本没有注意到你!新年晚会上,罗老师扮的新年老人多逗。棉花做的那么大的胡子,戴着一顶尖尖的老高老高的帽子,还贴了好多飘带,红、黄、蓝、绿各种颜色的彩带一直拖到地上。他走进礼堂的时候,同学们都一起叫呀,笑呀,那时候我哪里注意到你了?我根本没有注意到你。他从礼堂门口进来,径直走上舞台说:“同学们,我给你们带来了新年礼物。我祝福你们又长大了一岁,可我只是更老了,但我并不悲哀,我希望看到你们快快长大,将来为人民做出贡献,你们之中将会出现科学家、音乐家、文学家,也许会有同学成为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未来的冠军,还会有许许多多的先进工作者,出席全国的群英大会。那时候,我就是再衰老,我心里也是高兴的呀!你们说不是这样吗?”你看多逗!大家都猜是谁?可当时谁也猜不出来。他把嗓子压得那么低,后来他把胡子一除,摘下帽子,嗬!你瞧大家那个热闹的劲呀!都喊:“罗成老师!罗成老师!”这小老头多有意思,真是个老小孩子。
那时候我才没有注意到你呢!我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后来音乐开始了,新年舞会多热闹呀!唉,我真希望再过一个那样的新年。可以后,在大学里这些年,却再也没有这样的舞会了。你说,是我叫你跳的?你这个人真赖皮!明明是大个子,你们班的文娱委员走到我跟前来说:“你为什么不带他跳一个呢?他也想学跳舞。”他就把你推到我跟前。我说:“好吧,我教教你。”我带着你,可你多笨,连节奏都踩不准!这种舞可是最简单不过了,我一看就会。你问我参加过多少次舞会?我告诉你吧,除了在我们班上女生之间一起跳,我还从来不参加舞会呢!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舞会。我不跟大男生跳舞,整个晚会我都是跟我们女生跳的,谁让你插进来了?当然,我还是很喜欢你的。你窘得耳根都红了,我好意思不带你跳吗?那时候我无忧无虑,可真没有想到爱你,我只觉得挺好玩的。新年都过了,你在路上突然塞给我一张贺年片,你说是谁?是你追求我,要不,我心里根本没有你。你生气了吗?别这样,我是爱你的,真的,爱你。你就是这样闯进我的生活中来了。可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就是令人痛苦的爱情。我们为什么要爱呢?

公鸡的话

  爱情萌发于一种无条件的绝对的信任,而再要好的朋友也并不总能达到这种极点,这就是友谊与爱情之间的分界吧?

 

而下面公鸡的话,则把我们带回那我们中国很多很多青少年都经历的高考岁月,那是紧张的但是同时又是活力四射的最美丽的年华,而事业选择,生活的努力,发展的迷茫,未来的憧憬,似乎都遥远又在眼前。憧憬和迷茫,乐观和悲叹,爱的萌动和心的禁锢,几乎侵透了每个青少年的心。有迷茫,有痛苦,有渴望,有劳累,但是谁能否定,那是一个最多梦最难忘最美好人生少有的时期呢?

公鸡的话:
  春天来了,临近毕业,忙于准备高考。我第一次面临着对生活道路的选择。我和快快,我们是从来不屈服于命运的。是我们自己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哪怕再艰难,我们也得一直走下去,因为这毕竟是我们自己选定的。 
  我和快快从初中的时候,就喜欢数学,喜欢物理,喜欢自然科学。我们也喜欢音乐,不过谁也没有想成为个音乐家。可我们都夸过海口,要成为像牛顿、爱迪生和爱因斯坦那样的大科学家。同时,我又爱好文学,偷偷地写诗,也想成为个诗人。后来,我发现历来的大诗人都是饱经痛苦的,而我们的时代太平静,大幸福了,我们的国家又在建设中,一切都有待我们去创造,还是科学家大显身手的时代。于是,中学毕业的前一年,我和快快就在一起准备高考了。 
  我们买了各种数学竞赛的试题和从旧书店收罗来的纸都发黄了的各种难题解,也开始啃微积分。因为功课好,老师对我们甚至都有些偏爱。有时,明明看见我们并没有听课,却在那里演算什么难题,也听之任之。 
  到了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学期,我记得那是开春之后,教室外面,满校园都飘的是柳树的花絮。白杨树的新叶像碧绿的缎子一样,在令人发困的阳光下闪烁。那是一节数学课。快快递给我一道习题。这是一道看来似乎非常简单的几何题。圆中间有一个三角,大约是要求求证一条什么定理。整整一节课,我不停地画来划去,用去了好几张纸,仍然没有找到答案。又持续了一节课,我的思路已经枯竭了。柳树的花絮从窗外飘了进来,在我们课桌上滚成绒毛般的一团。我一吹,它们又腾起飞散开来……我突然觉得解这样的习题多么枯燥乏味,而我一辈子将要同无穷无尽的这样的难题打交道,把自己禁闭在试验室和书本里,这将是恼人的。我撂下笔,凝望着窗外,迷漫在阳光下的是点点柳絮,而碧绿得透明的杨树叶闪着缎子一般的光泽,招惹着我。我觉得我的秉性并不适于搞科学。我醒悟到我爱春天,爱生命的气息,爱生活胜过于书本和那些抽象的思维逻辑。下课铃响了,我一个人默默地走出了教室,躲开了快快,到操场旁边的小树林里,踱来踱去。 
  上课铃响了,我回到教室,把习题交给快快说: 
  “这道题我不解了,以后我再对你说。” 
  他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因为我们从来没把对方出的题目原封不动地退回去。 
  整整一个下午我没有和快快说一句话。一上完课,我就到图书馆去了,图书馆专为住校的毕业班的同学开辟了一间准备高考的复习阅览室,是低年级同学不能进去的。阅览室里很清静。我在阅览室里随手翻翻往年的高考复习提纲和各高等学校的专业介绍,这我都很熟悉了。我转了一圈,正准备出去,看见墙上有一幅俄罗斯画家的风景画,那是一条幽静的小路,铺满了金黄的落叶。一只喜鹊刚落在小路上,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翘起尾巴。望着落叶覆盖着的通向林间深处的小路,那只正落在路上的喜鹊,更增添了这份寂静中的诗意。而在宁静的寂寞中的人们的足迹,不正在呼唤一种对美的追求?这较之枯燥的习题、公式、抽象的逻辑思考对我来说,更为诱人,更为神秘!去探索这个领域,不仅是理智,而且是心灵的悸动,我应该去学文学,学艺术。我知道我自己有这份感受和激情。我走出了图书馆,便拿定了主意:从明天起,我就要和快快分手了。这一晚,我非常平静,又带着一种快意,清算了数学、物理、化学和那些难解题,因为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