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才是最重要的—-谈中国学术界的官场化现象

官才是最重要的—-谈中国学术界的官场化现象

付明泉

2012年1月17日

大小当个头,不用站岗楼。–中国古训。

千里来做官,为了吃和穿。—中国古训。

随便翻看了包括我母校(原大庆石油学院,现东北石油大学)在内的几所大学的网站,印象最深的就是,中国大学的严重的官场化,大学改名叫地方政治局也许更合适,而中国大学教师更像是普通党员团队。

翻开一个教授的主页,最先是长长的官衔,“…书记”,接着是“中共党员”,第二项是“教授”,第三项介绍是“享受(政府等)特殊津贴”,然后下面是“博士生导师”,再往下是全面介绍他获奖情况的大段文字。然后看到最后,也没看到他的论文,只是说,几年内发表论文300多篇云云。

读书做官论,这是中国5000年文明的精髓,所以大学自然也不例外。杰出校友一律都是高管,高官这些人物,在中国,这是莫大的荣誉。吉林大学不会也不敢把这个获得坚持呼吁中国民主和自由的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校友作为杰出校友来写到任何位置。

有了荣誉,首先要“归于党的正确领导,归于党支部的正确领导,归于书记领导的正确领导。”,但是有错误的时候呢?是不是也该归于党支部的错误的领导?这个时候似乎没人提了,都是个人错误,子不教父之过的古训出来了,既然都是党培养的,党指挥的,那么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就该在这个时候承担责任,不是么?

中国大学,党委领导和如同官衔的“博士导师”者都高高在上,而各级下层教师更像奴隶和平民阶层,不论你技术如何,如果不做官,上面没有做官的担保,那就毫无出路,办一切正常事情都有问题都有障碍,这是中国大学和科学研究机构的真实写照。

世界很多国家的很多官员普遍享有其他阶层没有的某些灰色收入和特殊权力,这是当今世界的真实状态,但是中国的官员现象则到了让人触目惊心的程度,做了院长,就不怕没有博士导师头衔,也不怕没有政府特殊津贴,做了校长,就不怕评不上正教授,这就是中国教育界的真实状态。

世界唯一比中国过分的也许只有中国的邻居北朝鲜了,但是一个几千年的大国,在一党专制党国不分,公私不分的情况下,已经堕落到这样的境地,真让人无语。

我看<感动中国>等很多节目,感动不了,并非我铁血无情,因为我总能感觉那后面根本上都有个无形手,而太多其中人对此不是同流合污视而不见就是为虎作伥,或者无能为力,袖手旁观,煽风点火,胡说八道,这就是今日中国的实际情况。所谓感动者,不过是用几个小人物的玩命奉献和悲惨境地和他们人性的光辉为党组织和政府贴金,然后赚取点善良的人的眼泪,维护光荣正确伟大的党和和谐社会,这就能让人感动么?

中国的现在很多“显贵”“精英”,要在有限的生命,希望把自己打扮成“人类古今之完人”和“人类之能人”,他们要占领知识的最高头衔、要占领权力的最高头衔和同时实惠的大资本家大敛财家和大守财奴,我想未来更夸张的这样的万能人头衔会在中国媒体的履历常见的,那就是“某某某,党委书记,著名教授,物理学化学(或者宇宙学)博士生导师,带500多博士生,发表论文700000篇,某某公司兼职董事长,某某投资企业顾问,操盘手,投资人,作家,书法家,美国喀喀喀大学访问学者,英国对华高级国企管理评委,标兵奖章获得者,篮球协会会长,优秀共产党员,精神(不是精神病)标兵,中央党校管理学博士,学术带头人,目前在大中华医院进修脑科学神经科学肛肠科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