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的雄心

帝王的雄心

付明泉

2011年11月25日

古罗马古希腊的历史永远是好莱坞导演的取之不尽的题材,而其中当然更多的是在刻画表达英雄们和他们雄心。有能力的人拥有了雄心和野心,就会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不论是建设性还是破坏性的。翻开中国历史,虽然有很多君主,有才华并具有野心的帝王并不多见,但是这少数德才兼备,英武神勇的帝王,则在雄心的驱动下,写出了精彩绝伦气势恢宏的史诗。

毛泽东沁园春雪中写下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如果真以完成的功业来论,这几个人还不是一个层次的,但是以野心和雄心而论,他们却真是一个层面的。秦始皇算是中国历史独一无二的,因为他真正第一次统一了中国,建立了一个比周王朝和以前夏商朝大多倍的国家,最重要的是,秦始皇嬴政第一次建立了一个中央集权的真正意义的中国–中华帝国。而这是在公元前221年的事情,这是何等的伟业。所以秦始皇统一中国的事业,算是开创性的,这是后代统一的帝王很难比拟的。

汉武帝不是开国君主,也没有秦始皇统一中国的伟业,但是他的雄心确实可以和秦始皇想比拟,汉武帝之所以名留青史,不仅仅在于他在位时在文景之治基础上使得西汉王朝经济和国力走向鼎盛,还在于他的雄才大略,如果说秦始皇对北方匈奴还是采用修长城以防守为主,那么汉武帝对匈奴人绝对是野心勃勃的试图扫荡和征服的。他在位时期,算是启用将军最多和匈奴交战最厉害时的时期,而这他绝对调配和亲自点将的多次的汉军北击匈奴的战役,如年轻的霍去病将军的率领几万骑兵深入大漠和彪悍的匈奴人的大战从另一个角度也正是西汉帝国实力的展示和汉武帝巨大雄心的真实反映。

唐太宗李世民和宋太祖赵匡胤虽然在文治武功上算是贤君和能君,但是在实际完成的事业上和秦皇汉武确实有大的距离。但是唐太宗的政治韬略和政治野心,却是和前者毫无分别的,李世民保证了唐王朝疆土的持续扩大,能使得西藏逐渐纳入唐朝的版图,从这点来说,李世民确实在能力和野心上不比秦皇汉武逊色,更重要的是,经过唐太宗李世民,当然包括后来中国唯一女皇武则天和唐玄宗的持续努力,唐王朝走向了鼎盛和空前繁荣,唐帝国成了当时世界少数几个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唐帝国至今也成了中国人的骄傲的回忆,比比皆是的唐人街,正说明了中国人对曾经最辉煌时期的梦想试图复兴富强的梦想。

宋太祖赵匡胤算是统一了中国南方,他的雄心止于此。而在对北方,他既无力,也很无奈,最终赵宋王朝则成了被北方少数民族(蒙古人和满族人)亡国两次的国家,而也是汉族为主体中国的军事实力的最为衰败时期,也就是这个赵宋王朝时期了。如果设想那时赶上西方的入侵,那么赵宋王朝该是一届最软弱无能的政府。

在所有这些雄心勃勃的帝王中,隋文帝杨坚算是很不显赫的一个,但是在统一国家上,隋文帝也许是继秦始皇后最伟大的君王,正是隋文帝,第二次彻底意义的结束了从东汉末年到三国两晋南北朝的长达几百年的中国割据混战的状态,隋文帝在雄心驱动下,等待机会,在苦心经营多年,在大量文韬武略的将帅支持下,在正确的战略战术指导下,他以五十万军队彻底灭亡了尚有实力的长江以南陈霸先建立的陈王朝,完成了中国的第二次彻底意义的分裂后的统一。而苟且偷安的陈后主则只能和爱妃孔丽华躲藏到枯井中。两个男人的雄心和能力造成了如此的不同状态。

朱元璋是有雄心的,而他在面对各种起义军的急于割据一方占山头一样的称帝毫无兴趣,他真正做采纳了刘温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策略,而他要的王,则是要整个中国的帝王,正是如此,在谋士武将的支持下,有着绝对野心的朱元璋,最终灭亡元朝,并消灭的各方面起义军,实现了他的一统天下的帝国的梦想。

少数民族中,蒙古人成吉思汗,他的孙子铁木真,满族人努尔哈赤,几个儿子,如皇太极多尔衮多铎,曾孙康熙皇帝,都是野心很大的人。而努尔哈赤的几个儿子,都算是能征善战,野心勃勃的。努尔哈赤在完成满族内部统一后,完全可以在东北建立一个偏于一方的国家,但是他的灭亡明帝国建立一个新的大帝国的野心早在统一东北前就显示出来了。虽然明帝国腐败,但是和努尔哈赤新建的后金王朝相比,依然是庞大和有力量的,双方实力悬殊,但是在野心和雄心的驱动下,努尔哈赤一步步和明朝北方兵团作战,这场战争在他和儿子皇太极多尔衮多铎孙子顺治的持续努力下,终于,努尔哈赤建立的军队最终从山海关进入明帝国的首都,由北向南完成了中国的统一。在和汉族的融合下,最后建立了从俄罗斯今天西伯利亚外兴安岭到广东海南,从今天亚洲西部黑海到中国今天东海岸的一个中国历史上版图最大的帝国——-清帝国。

毛泽东显然拥有这些帝王的雄心,他断然拒绝了苏联人提出的共产党政府和国民政府划江而治的方案,以百万大军过长江的军事战争,彻底让国民党退出大陆,而毛泽东也最终建立了一个继1911年辛亥革命后再次中央高度集权的中国。

帝王式的雄心会造成灾难,就如王莽的改革造成的中国式灾难,这野心和雄心最终的爆发力是建设还是摧毁性的,取决于历史的客观环境,个人能力,历史进程和帝王本身思想的出发点。希特勒试图统一欧洲的思想也许超前,但是他是建立在日耳曼人压迫和屠杀奴役他国人基础上的设想,所以这种设想必定是无法在多个民族势力均衡共存的有千年的历史的欧洲大陆实现的。

帝王的雄心和野心,只要和环境结合一起,不论是建设还是破坏,就会是真正的具有绝对震撼力的改变历史进程的巨大力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