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为知己者死——人类普遍的精神孤独

士为知己者死——人类普遍的精神孤独

付明泉

如果去掉喧嚣和人趋利避害的的表面,如果抛去那“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世人嚷嚷,皆为利往”的某种现实,这个世界知你者有多少?这个知当然是精神领域的。中国古人给我们的回答是“知己难求”,也用了最极端的语言为:“士为知己者死”,这虽然有战国后期重义重名的影子,但是这句话却超过那个时代,悠悠千年的流传下来,可见此语确实博得了千年众人之心。

士为知己者死,想想,有了一个懂你的人,居然可把人类的生死大事提出来,并使两者在同样的高度,可见人们追求相互理解和能沟通者—-即真懂自己的人—的惨烈程度。士为知己者死相同表达的话还很多。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愁” ,或者“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或者“酒逢知己千杯少”,一直到曾经流行中国的口号“理解万岁”,从某种程度上都是求理解求知己的渴望和某种语言表达。

从流行歌曲也可以看到这点,一首歌《懂你》的名字就让人心动,一首广为流行的歌曲除了曲调的优美,更重要的也在于其歌词的打动人心。而台湾歌手孟庭苇的那句“没有人比我更懂你”也让那忧伤的寻找旧爱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而广为流行。

士为知己者死,这句揭示出了人类的普遍的精神孤独。很多被人称颂或者反对的大人物是孤独的,比如毛泽东的晚年孤独。但是人们在分析人心理的普遍性时,人们往往目光瞄向大人物或者所谓的好人,而往往忽略一些小人物和甚至有点不好的人,鲁迅笔下的孔乙己也是精神孤独的,这个孤独不是所谓古代知识分子和我们学这文章时候的被灌输的政治分析,他的精神孤独正是人类普遍具有的,知己难求的孤独。

喧嚣的工业社会人更多了几分孤独,在这样的社会中生活,功利主义和物欲至上弥漫于整个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和唯利是图某种程度成了全社会的价值观。和贫困的搏斗变相迅速成为为追求奢侈品和醉生梦死的搏斗。人类的精神孤独并没有因为科学的发达和商业的发展有任何变化,甚至只是让人类的精神孤独的沙漠更为扩大。

古代人谈的人生四大幸福就有“他乡遇故知”,想想,这个居然可以和“久旱逢甘雨,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三者相比,而那三者基本都是和物质生活与人类的基本需求有关。而其中的故知,(是知己的老朋友,不是普通的过去的认识的人)一个知字,也可见这知者的难求。

“人世难逢开口笑”,而遇到知己,无疑是开心的重要之一。孔子很早说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也是在讲朋的重要性。而那陋室铭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虽然包含了古代知识分子清高的姿态,倒也更多强调了能和自己“谈的来者”和与“知己”沟通的一面。

无限的热闹和排场背后,表面的高朋满座,祝贺不断,并不能掩饰人类精神领域的普遍寂寞和孤独,正因为如此,曹雪芹笔下红楼梦中喧闹的大观园里,真正能沟通的人并不多,里面的更多男人女人则是物欲望支配或者说是财钱色的奴隶。精神的孤独不因为人地位的改变,财富的增加和名声的大小有任何变化。

佛陀说,每个人,正如孤独行进在旅途中旅人,其人生本质是孤独的。而豪迈的说则有“留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但是事情和事业可以完成,任何伟大的业绩也依然不能替代知己和弥补人类精神的孤独。

“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当故知不多的时候,故人都成了最好的慰籍。而毛泽东离别杨开慧的湖南的清晨,写下的对过去纠纷的“过眼滔滔云共雾,和算人间知己吾与汝”却随着后来他追求的权力而变得模糊,而他的“重比翼,和云翥”在残酷的现实和人性的虚弱下终究化成了一个传说。

士为知己者死,这似乎极端的语言,却真实的刻画了人类的知己难求的精神孤独的残酷的真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